第八十九章 路家有女喚霓裳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最後一人心中已經明白,大勢已去,從江一他們計算好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而偷襲開始,他們便已經再沒有了任何的機會……

這最後一名傭兵團的首領慘然一笑.

"即如此,我死,你們也別想安安全全的跑出去……"

說罷,這最後一名傭兵團首領從懷中取出一枚煙花一樣的東西,江一他們根本就來不及阻止,這人已經拉開了上面的拉環,一道亮藍色的光芒劃過長空,又是一聲哈哈大笑,這最後一名傭兵團首領抽出腰間一直未曾取出的短刀,在自己脖間一劃,口中發出"嗬嗬"得幾聲之後,身體向後傾倒,自此身死道消……

"剛才哪個東西,應該是通知山下的那些人的,咱們怎麼辦?"江一看著周圍的狀況,與那搖光鞭的主人開口."最起碼,不能繼續在這火海里呆下去了,再這樣下去,就算我們靈力護身,也遲早會被蒸干……"

"跟我來,從後山下去,咱們繞一大圈出去……"

搖光鞭的主人突然這般開口,江一和靈塵慌忙點頭,他們是人生地不熟的,可相對來講,搖光鞭的主人看起來經常在這邊活動,或許能夠帶他們安全的跑出去……

一行三人一龍跑的很快,約莫著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已經到了不遠處的另外一個山頭,在這里,暫時沒有火焰包繞,江一和靈塵,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遙遙的看著他們剛剛沖下來的山頭,此刻那邊似乎人聲鼎沸,幸虧他們跑的及時,若不然,可還真的就被他們包繞在一起攔了下來……

且不說到時候能不能突破,就算能,也是多了無數的麻煩.

此刻,江一和靈塵席地而坐,恢複著自己的傷勢,搖光鞭的主人靠在一旁的樹干上,一邊恢複體力,一邊給江一和靈塵護法.

良久,江一和靈塵睜開雙目,見搖光鞭的主人伸手遞上一枚玉瓶.

"里面的丹藥,可以保你們傷勢恢複之後,不留禍根."

兩人點頭謝過,各自倒出一枚吞入口中,方才有了時間和搖光鞭的主人他們言語,可他們還未開口,搖光鞭的主人卻已經問出了聲.

"你們兩個,白天的時候,我不是讓你們趕緊離開了麼?怎麼還在這里游蕩?"

"有些事情,所以未曾離開,不過我們若是走了,姑娘今天晚上就危險了,不是麼……"江一呵呵一笑,看著搖光鞭的主人,"兩次相見,也算有緣,不知姑娘如何稱呼?"

面對這樣直接詢問名字,搖光鞭的主人倒也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端架子,上前幾步,席地而坐到了江一和靈塵對面.

"路霓裳!"

江一和靈塵各自拱手,自報家門.

"江一,靈塵,有禮了……"

"江一?"路霓裳聽到這個名字,眉頭一挑,有些發愣,隨即是在確認一般的開口."西北雪域,江家江一?"

"正是."

對于路霓裳知道自己的身份,江一雖然有些意外,卻也沒有去回避這個問題.

"你們此行,是前往幽靈學院?"

"是."

江一又是應下,見那路霓裳又笑了.

"這般說來,日後我就是你們學姐嘍?"聽到這般言語,江一和靈塵方才了然,原來路霓裳也同樣是幽靈學院之人,可還沒有來得及詢問什麼問題,路霓裳又開口了.

"武先生當初讓米老師給我捎回來一封信,說是要我轉交給西北雪域江家江一,不過,我這一次出來的急,未曾帶出來,還有十幾天幽靈學院就要對外招生了,介時,你們到幽靈學院時,我再轉交給你吧."

江一點頭,有些好奇武先生到底想要把什麼轉交給自己,卻也未問,看上去,路霓裳也是不知道里面到底寫了什麼東西.

"路……路姑娘."

江一思索良久,實在不知道如何稱呼路霓裳,憋了半天,也就憋出來一個姑娘,這路霓裳倒也沒有什麼生分的感覺,直接自顧自的說道.

"叫我路霓裳就好,或者路學姐吧……路姑娘,聽著挺不對勁兒的……"

"那好,路學姐."江一頜首之間,詢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路學姐怎麼會大半夜的把這里給燒了?之前聽聞,是為了救幽冥骨龍?"

"沒錯."

路霓裳點了點頭,伸手招了過來幽冥骨龍,那幽冥骨龍竟是搖身一變,化為了一白衣女子,面色雖然蒼白,卻也算姣好,也明白江一和靈塵今天晚上對他們幫助頗多,欠身行了一禮,卻為說話.

江一和靈塵頓時嚇了一大跳,能夠化為人形的靈獸,不是已經……

而為什麼,這一只似乎並沒有那樣的戰斗力?

路霓裳猜都不用猜,便明白江一和靈塵此刻的心意.

"這一只幽冥骨龍有些特殊,她的父親是人族,他的母親是幽冥骨龍,所以,一出生便是人族的形態,卻也可以化為幽冥骨龍,可真正的修為並不是很高,說起來,她的母親也算是我們青天府的護府神獸,她母親擺脫我讓我帶她加入幽靈學院之中,今年她會跟你們一同加入幽靈學院,成為這一屆的新生,你們可以叫她玲瓏,這一次,正是因為玲瓏外出之時被這個傭兵團的人發現,想要圈養為坐騎,我發現了之後,便趕來相救,然後才有了之後的燒山什麼的事情……"

說到最後,路霓裳吐了吐自己的小舌頭,似乎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樣得舉動,已經不能用彪悍來形容了,放火燒山,一般的人,還真的就做不出來.

江一和靈塵倒是沒有在意,看路霓裳可愛的模樣,略有呆滯,卻有些慌亂的回過神來.

"那……路學姐,再怎麼說你也是青天府的嫡系,就沒多帶幾個人?若不是我們也被逼的只能上山,看到你們的狀況,今晚大家真的就只能一起玩兒玩了……"

"我以為,額……誰知道這些傭兵團的人不知死活要殺我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