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所謂的必要的犧牲
g,更新快,無彈窗,!

反之,似乎那種越低級的傭兵團人數越多,似乎是渴望著用人數抵消和高階傭兵團的差距一般……

可差距就是差距,又怎麼可能被輕易撫平?

傭兵團流動性非常大,正如這些人所說,了不起就跑唄,天大地大,什麼地方不能混?江一心中了然這些傭兵沒有什麼特別強硬的後台,心中最後一絲忌憚,也是隨之淡去.

"東西,我說過,到了我這里就是我的,有本事就自己拿回去……"

江一晃動起了星芒劍,劍尖已然直指向前,隔空點在了這個傭兵團小頭頭的脖頸之間.

那人似乎是受到了挑釁一般,伸手一揮,已然抽出了各自的兵器,後方,有人已經架起了弓箭!

江一和靈塵一個激靈,更加打起了精神,別的還好,那些冷箭,說起來才是最為難防的東西!

"動手,如他們所願!碎尸萬段!"

頓時,周圍之人動了,山下跑上來的不少人身上並沒有散發出強烈的靈力波動,江一和靈塵明白,這些人,大多都在修真境,或許在這里突圍,是最好的途徑.

兩人同時動手了,同時將那劍氣縱橫在了這些修真境之人的身上,那些人一片一片的倒下,血泊漸漸的彙集,開始向山下流淌.

江一和靈塵被漸的渾身是血,卻還是淡笑出聲.

"雜毛傭兵團就是雜毛傭兵團,人再多,也是雜毛!"

這句話,當當正正的牽動了那傭兵團小頭目的神經,厲聲發號施令!

"放箭!"

"三哥,可是咱們的人還在下面啊……"

"我說了,放箭!"

"那咱們的人……"

"就算他們不死在我們的箭下,他們也會死在這兩個小雜種的劍下,殺掉敵人,付出一點我們能接受的代價,也值……何況,我們養了他們這麼久,他們能干什麼?為了咱們而犧牲,是他們的榮幸!"

下方傭兵團之人心中一片寒涼,進要死,退也要死,頓時怒罵出聲,卻見那小頭目陰森一笑.

"放箭!"

那後方的弓箭手動了,突然向天空抬起了弓胎,長箭上弦,"錚錚……"的聲音不斷的在四方回響之時,那飛到極限已然開始向下拋落的長箭此刻開始帶著陣陣破風聲,散落在了江一和靈塵他們的身邊……

兩人不得不抬頭用手中的劍將它們掃開,可周圍那些反應不及時的人,卻就不那般幸運了,驚呼之聲不絕于耳,輕者受傷後退,重者當場身亡!

原本還在攻擊江一和靈塵的從山上下來的人紛紛後退到了一個安全的距離,似乎是在戲弄一般,看著他們做著無謂的反抗,等待死亡!

在山頂的時候,他們沒辦法用弓箭,畢竟火勢太大,箭羽還未射出便會自燃,未傷人,倒是先傷了自己……

此刻不同,只要箭矢不停,兩人就總有力竭的時候,到那時候,等待他們的,便只有萬箭穿身而亡!

山下上來的那些人此刻也是紛紛後退,倒是給了江一和靈塵很大的活動空間,江一和靈塵且避且退,卻是讓的那傭兵團的小頭目瞪大了雙眼.

"你們不許退!若是這兩個小兔崽子不死,你們都要死!"

可是,誰不退?誰也不傻啊,江一和靈塵兩個人不死了他們便都要死,可現在他們不退的話,現在就要死啊……

一時間,為了自己的命,誰還會在乎那小頭目的命令?

那小頭目一時間急了,又是與旁邊之人下令.

"你們都下去,把他們趕上來,堵住這兩個小兔崽子的路!"

"是!"

周圍之人倒是答應的乾淨利落,那山下上來的人一見這樣的情形,就要轉身跑下山,那小頭目又開口了.

"弓箭手給我看著,誰敢往下跑,立刻瞄准,殺掉他!"

那兩排弓箭手應下,見江一和靈塵依舊在抵抗,紛紛抽出了數量不多的破靈箭,准備做出最猛烈的一輪攻擊!

那山上跑下來的傭兵已然包抄環繞在了山下來的那些人身後,基本上已經將刀劍架在了他們的脖頸之上,逼著他們不得不上前!

江一和靈塵的活動范圍再一次被壓縮,而箭矢在空中漸漸的開始爆炸,引得江一和靈塵不時的提心吊膽.

"是破靈箭……靈塵,背靠背,縮小受攻擊的范圍!"

靈塵點頭,湊到了江一的身前,而那傭兵團的小頭目似乎是在看戲一般,坐在一旁的石頭上,捋著自己的小胡子,看著自己的人一個一個的死亡,沒有絲毫的憐憫.

在他看來,這就是該有的犧牲,為了達到一定的目的,該放棄的,終要放棄……

"啊……"

破靈箭的攻擊,終究是震歪了靈塵的紫龍劍,一枚普通的箭矢,就這般插在了靈塵的左臂臂尖,頓時,鮮血順著靈塵的左手滴落而下,那撕裂的疼痛,彌漫在了靈塵的心間,靈塵的面容已經有些抽搐,卻又一次的揮動紫龍劍,保證他們兩人的安全……

江一越來越急,不斷的向四方瞄去,見靈塵受傷,更是有些慌亂,突然,靈塵聽到了江一的低語.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靈塵,不下山了,等會咱們兩個同時回沖,向山上跑,山上有樹林,有火焰,可以借此藏身."

"那好,三二一就走!"

"行,我來數……"

江一看了一眼並沒有在意自己和靈塵的那傭兵團小頭目,已經開口數道.

"三……"

靈塵已經做好了准備,雖說肩膀上插著箭矢,卻並不影響他的移動.

"二……"

江一腳下的步伐已經變了,看似輕微的轉變了一下方向,已經直面那些弓箭手,等會兒只要突圍,必然要從這里動手,而靈塵也悄無聲息的轉過身子,見靈塵也准備好了,江一最後一次開口.

"一,跑!"

兩人宛如離弦之箭,誰都想不到他們突然有了這樣得舉動,可想要攔,卻已經有些來之不及……

只是眨眼之間,江一和靈塵,已經沖到了那兩排弓箭手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