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南宮無常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惱羞成怒,一把掐在靈塵的脖子上.

"我掐死你!怎麼不笑死你!"

一時間,江一和靈塵扭打在一起,滾到雪地之上,直到兩人都被對方揍的鼻青臉腫了,方才起身,明明自己都疼得呲牙咧嘴了,卻還是指著對方的臉哈哈大笑.

其實,有時候兄弟的情誼就是這樣,打打鬧鬧中,反而越加升華,江一和靈塵鬧夠了,就要准備趕路了,喚了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幾聲,它們卻始終不曾理會江一和靈塵,可真的上前吧,江一還當真就有些陰影,于是乎,江一順手就在地面之上抓起一把雪,雙手用力壓成一個雪團,瞄准了黑豹皓月的頭,便丟了過去……

准頭吧,還是相當好的,黑豹皓月頓時怒氣沖沖的轉頭,可轉頭的一瞬間,江一看到黑豹皓月面孔之上那種人性化的驚訝和扭曲,一張大口微微張開,像極了人類之中的驚愕之態.

那原本准備怒吼反斥江一得吼叫,被憋在了黑豹皓月的嗓子眼兒之中未曾發出來,只是哼唧出了個很是輕微的音調,便已然落下,黑豹嬋娟一時間不明其意,也是轉頭,同樣的驚愕,一時間竟是未曾認出這兩個"豬頭"到底是誰……

最終,江一和靈塵還是帶著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離開了,幾乎是用了最粗暴的方式,這兩個大家伙原本不願意,可是吧,江一和靈塵此刻已經鼻青臉腫了,也就不在意什麼所謂的個人形象了,硬是又和這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打了起來.

兩只黑豹的修為,總的來說比江一和靈塵稍微差上一點,畢竟江一和靈塵還可以用靈劍輔助他們的攻擊,所以,到最後的時候,江一和靈塵基本上就是一人拉著一只黑豹的尾巴離去……

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痕跡,還有兩道深深的爪痕……

再之後的幾個月里,江一和靈塵還當真就沒有遇上什麼事情,越是向南,江家和靈家的名號便越是不好用,兩人倒是樂得如此,反正沒人認識了正好,他們鬧騰起來也更加的無人顧及.

再一個來講,他們都是年輕的修仙者,身邊又有兩只黑豹跟隨,眾人也只會覺得是什麼大家公子,能避則避,不會不長眼的非要去硬碰上一下.

也正是因為這兩只黑豹,路途之上,江一和靈塵幾乎未曾再碰到任何的強盜和靈獸攻擊,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事情了,兩人游山玩水,竟然是吃胖了不少……

距離青天府幽靈學院,還剩下最後十天的路程,而距離幽靈學院的報名,還剩下十三天……

江一和靈塵也計算好了時間,他們兩人自小在西北雪域長大,甚至可以講,基本上就未曾出過家門太遠的地方,面對這樣一個花花世界,也是有些流連忘返的感覺.

也幸好兩人自小接受的教育不一樣,並沒有太過驚奇于一些他們未曾見過的新鮮事物,若不然,當真是他們被人騙走了,說不定還幫人家查錢……

這日,江一和靈塵在客棧之中吃飯,將兩只黑豹丟在了城外讓他們隨便去捕獵些什麼,畢竟城內帶著黑豹,有時候很不方便.

可正吃的盡興,突然聽到有人提及幽靈學院的事情,便也下意識的去聽了聽.

"唉,幽靈學院的學費又貴了,年年漲價,真是……"

"行了,你又不是出不起那個錢,再說了,多少人為了一個家族里有人進入幽靈學院而砸鍋賣鐵,就這十萬金幣,你們家大業大的,怕什麼……"

聽到這句話,江一剛剛入口的酥餅竟然被江一下意識的吞下,頓時被憋的臉紅脖子粗,好不容易喝了口水將酥餅咽了下去,卻見靈塵正在吐著舌頭,用自己的手掌輕輕的閃動……

顯然,靈塵也驚到了,竟是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兩人同樣的想法便是,十萬金幣,丫的咋不去搶吶……

可是,武先生也並沒有告訴過他們這件事情啊……

這可不是個小數目,雖說家族出的起,可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情,又怎麼可能會隨身帶幾十萬?一路游山玩水,兩人的花費,還有兩只黑豹的吃食,這可是一筆很大的花銷好吧……

江一和靈塵對視一眼,顯然有些疑慮湧現,交換了一個眼神,江一和靈塵一同起身,到了這之前說話的兩人桌面之前.

"不知……我們能否坐下?"

桌上的兩人看到江一和靈塵突然到來,一人有些不悅,一人卻是勾著淡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兩位若是不嫌棄,請便便是……"

江一和靈塵拱了拱手,坐在桌面一側,只聽江一開口.

"兩位是幽靈學院的學生?"

兩人皆是搖頭,其中一人說道.

"現在不是,不過,過了這次招生之後,便是了……"

"哦……"江一點了點頭,"那之前聽兩位說什麼幽靈學院學費的事情?不知道兩位可否說清楚一些?"

"你們要知道這些做什麼?"

話音剛落,江一已經取出了武先生給自己的那張入院卷軸.

這兩人一愣,原本尚還有些冷漠的面孔一瞬間變得親和起來.

"原來,你們也是幽靈學院老師們邀請來的學生?"

"是!"江一和靈塵同時點頭,便又自報家門."我叫江一,這位是我的摯友靈塵,不知兩位,如何稱呼?"

"南宮無常,這位是血墨,我們在半路之上認識的!"

一直都在淡笑那個短發少年開口,聲音很溫潤,聽起來讓人有種沒來由得親和.

這般一說,兩方也算是認識了,江一方才又是開口.

"我們兩個,此次便是一同被錄取的,只是未曾聽聞有什麼交學費的事情啊……"

"額……"南宮無常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不是都交代了麼?我和血墨都接到過這樣的通知啊,莫不是錄取兩位的老師忘了?"

江一和靈塵無語,想起武先生五大三粗的模樣,忘了?倒還真的就不無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