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從耍酷到摔了個狗吃屎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我們不要,江先生要爬山涉水走很遠很遠,我們有孤先生保護,不會受什麼大傷的,江先生要用到丹藥的地方更多!"

江一心頭一顫,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句話,直擊江一的心間,江一一抹笑意從心間抒發而出.

"放心,若是有時間,我還會回來的,丹藥我還有,你們便留著吧,除了這些,此次外出我也沒帶什麼別的東西,等我再次回來的時候,一定帶上嶄新的兵器,讓你們都成為真正的修仙者……"

這樣的承諾,看起來好像有些幼稚,可江一心中卻又清楚,他說的,已經是這些孩童心中最大的願望了……

似乎是要告別,這些孩子都有些不舍,竟是一時間沒有喜悅之意湧上面孔,又有一孩童低語.

"我們聽孤先生說,江先生是要查一些以前的事情對麼?"

江一眨了眨眼,似乎尋找那個暗殺之人也算是從前之事吧,便也點了點頭,緊接著,就聽到又是稚聲稚氣的承諾.

"等我們學好了本領,一定幫江先生一起查以前的事情!"

話音稚嫩,卻很堅定,周圍不少人紛紛符合.

"對,等我們學好了本領,就幫江先生!"

……

孤先生此刻也已到來,似乎專程是為了給江一送行,見到這樣的情形,笑吟吟的上前.

"看得出,最近這段時間,你和這些孩子們相處的很好嘛,江小友,不考慮考慮再留在這里小住幾天?"

周圍一雙雙明亮的眼睛眼巴眼望的看著江一,江一咬了咬下唇.

"不了吧,終究要分離,我也擔心靈塵的安危,再一個,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等我們趕到,或許幽靈學院的報名就要開始了……"

孩子們又是失望了些許,孤先生卻是點頭笑了笑.

"那好,只不過,做事萬要三思而後行,一路小心……"

江一點頭,又是轉身詢問那回來傳信之人,得知靈塵的方向在他們要前往幽靈學院的大道附近游革,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是啊,自己怎麼沒想到?雖然走丟了,可不論怎麼說,他們也是計劃過行走的路線的啊,而在那必經之地等待,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終究,江一還是離去了,雖然他呆在這里的時間不長,卻很受這里人的歡迎,那些部落之中的孩童遙遙相送,做著最後的告別.

待江一離去之後,孤先生回到房間之中,桌面之上,有一棋盤,盤上黑白子各十余枚,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奧妙蘊含其中,而推動了幾枚棋子,棋盤突然一閃,只聽這孤先生開口喃喃……

"天機難算,當真難算,莫不是我那里算錯了?"

可這聲音越來越低,便只留下了尚在沉思得孤先生獨自一人坐在自己的屋子里……

黑豹皓月得速度很快,江一總感覺黑豹皓月似乎用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一般,感覺有些好笑,似是打趣一般的開口.

"皓月,這也才半個多月而已,你就算再急著見到嬋娟,也不至于表現的這麼明顯吧……"

可隨之換來的,便是黑豹皓月一聲低吼,竟然當真是不好意思一般的降慢了速度,惹得江一哈哈大笑……

孤寂的冰原之上,留下一串江一的笑聲,轉而緩緩逝去.

……

道路之側,靈塵已經在這里等待幾天了,幾天之前,他接到家族的回信,江一無事,他便趕忙到了這里,他不確定江一是不是已經過去了,但他更願意相信,等不到自己,江一應該不會獨自離去……

正在冰洞之中沉睡的黑豹嬋娟突然起身,一雙原本朦朧的雙眼此刻充斥著喜悅之意.

"嗷嗚!"

靈塵不由得嚇了一大跳,轉身看向黑豹嬋娟,正要提醒一句在這種地方不要隨意發出太大的聲音,卻不曾想不知那個方向,已然又傳來了一聲威猛的,與黑豹皓月幾乎一模一樣的聲音.

"嗷嗚……"

靈塵突然興奮了,眸子突然亮了起來,是黑豹皓月!這意味著,江一跟著他,已經一同過來了?

順著黑豹嬋娟的目光,靈塵轉頭看去,路面的盡頭,一個黑色的小點正距離他越來越近,從模糊到清晰……

那黑豹皓月的背上,江一正笑嘻嘻的與靈塵擺手,黑豹皓月的速度很快,好似三步跨兩步之間,便已經到了靈塵他們的近前,又一次見到靈塵,江一正欲要帥氣的從黑豹皓月的背上跳下,卻不曾想,自己剛剛做好准備,黑豹皓月卻是突然停了下來……

那前腳落地便止住身形黑豹皓月,讓得江一一個不注意之間,原本准備帥氣的跳下來,卻變為了從黑豹的背上打著滾兒摔落在地……

然後……

然後就名副其實的摔了個狗吃屎……

靈塵愣了一下,有些吃驚,轉而變成嗤笑,再也不曾停下,江一那個羞啊,真想就這樣頭楮在雪地之下不出來拉倒,至少靈塵再笑,也看不到自己得窘迫,可這樣真的行麼?

顯然……

不行.

靈塵伸手拉起了江一,看著江一滿頭是雪,笑意更濃,原本久別重逢的那種激動,被這一摔,摔的了無蹤影……

江一那個氣啊,轉頭去找黑豹皓月,想要好好的將其收拾一番,去報自己這窘迫之仇,可當自己轉身的時候,黑豹皓月早已經不在了自己的身後……

江一回身觀望,頓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讓自己這樣窘迫吧,可以忍,好歹裝模作樣認個錯啥的是吧,實在不行,跑的遠遠的也就算了,一溜煙兒的跑去找黑豹嬋娟,一副賤兮兮的模樣伸著爪子摟著黑豹嬋娟的脖子是幾個意思?

江一氣沖沖的過去了……

剛剛站在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的身後,兩頭黑豹竟然同時轉過了頭,面露凶色,呲牙咧嘴,似乎只要江一敢說什麼話,立馬就敢上來咬一口……

江一握緊了拳頭,又不得不松開,這種時候,只能說,不得不慫……

這一時間,靈塵的笑意,更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