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小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好的事情?"江一皺著眉頭,苦思而不得不解"既然以我的資質可以隨意攀登,那就證明我成功的幾率幾乎是十拿九穩,可為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孤先生呵呵一笑,並未言語,可江一猶豫了一下,又是開口.

"不瞞孤先生,在我還未曾出發的時候,我的母親便告訴我不得攀登鬼神塔,如今聽到孤先生也這麼說,難道鬼神塔本身……有什麼問題?"

江一緊緊的盯著孤先生,而孤先生卻一直是笑吟吟的模樣,面色始終如一,並沒有出現江一想象的或許會變換的模樣,可孤先生的回答,卻又是一模棱兩可的答案.

"不可說,鬼神塔既然存在,便有他的道理,至于是什麼,有人在其中攪局,亂了天機,哪怕是一頂一的占卜大師,也推算不出鬼神塔的真正意義……"

這樣的回答,江一沉默了,可孤先生頓了頓,卻是開口了……

"對了,還有一事……"

聽到孤先生突然出聲,江一趕忙抬起頭,他不可能再麻煩孤先生再占卜第二次,所以,孤先生占卜出了什麼要告訴他的話,他必然是要一字不落的全部記下.

孤先生晃著手中的茶杯,頓了頓自己的言語,與江一開口.

"注意你家族之中,你家族里,有小人……"

"小人?"江一眉頭一挑."不知孤先生說的是哪方面?"

"很多……"

只有這兩個字的回複,讓江一又是想起了記憶中那個熟悉的,配合他人暗殺自己的身影.

"與西北三大靈劍被竊,與我被人偷襲有關?"

"你被偷襲?"孤先生突然搖頭笑了起來,讓江一心中一突,難道,孤先生已經知曉自己的身世?可孤先生笑了一會兒之後,笑得江一都有些心虛了,孤先生方才停了下來."總之,那個人牽扯的事情很多,不過,是誰我便不知道了,江小友應該知道,推測的太多,便等于逆天而行,我的實力,恐怕抗不下未來有可能出現的天罰,也便不多言語了……"

這問題孤先生回答了一半,還有一半看上去孤先生知道,卻又不想說出來,江一總有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可已經說到這種地步了,他還能怎樣?再做詢問?似乎……已經不大合適了,剩下的,只能江一自己琢磨.

江一開始暗自在心中盤算那個所謂的小人是誰,自己詢問是否跟自己有關的時候,看孤先生的模樣,江一自然而然的也就想到了,這個人,跟自己的那件事情絕對有關!

身法又熟悉,不是親近之人,便是家族之人,只是自己未曾再一次交過手,若不然,必能找出當時的真凶.

難道是江海?

江一只是這麼一想,又慌忙搖起了自己的腦袋,自己又把自己的想法推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算他出關之後性情大變對自己有了意見,他的修為也不可能比自己高啊……

修為即比自己高,又有反心的,難道是大管家?

江一苦思冥想,能夠想到的,似乎並沒有幾個人,可大管家已經死了,孤先生說家族中有小人,而那個所謂的小人,必然還活著……

到底是誰,這樣的謎團,又一次埋在了江一的心間.

漸漸的,朝陽升起,這個並不大的部落里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從睡夢中醒來,見到孤先生之後,皆是過來恭恭敬敬的行上一禮,方才告退,孤先生也沒有了再多的言語,江一也不曾問,兩人倒也真的就變成了坐在這里喝茶.

幫助江一打探消息的人還未曾回來,江一其實也是有些焦急,又過了十多天了,靈塵沒有一點的消息,他又怎麼可能沒有焦躁的情緒……

不過,靈塵雖然沒有消息,可是,因為江一的存在,這個小部落之中也關注起了關于江一的問題,那離天宗方向的消息傳了過來.

江家,靈家,陳家三家已經一一下了戰書,已經隨時准備就旭,隨時便可到達離天宗駐地之下!這倒是一件新鮮事了,西北雪域平寂太久了,突然的出現了三家聯合准備屠滅一家,倒也在西北雪域平添了不少的熱鬧.

對此,江一只是無奈一笑,他又能怎麼樣那,他干涉不了,也就不再去想,在他看來,三大世家攻打離天宗,若是離天宗不滅,那才應該江一好奇……

轉眼又是三天,這三日的時間里,江一和孤先生基本上一直在一起,兩人年歲雖然相差甚多,卻成了忘年交一般的存在,整日交流一些修煉的問題和心得,江一也算受益頗多.

可孤先生似乎對很多事情都有避諱,一旦提及,便閉口不言,甚至直接笑呵呵的轉身離去,江一無奈,卻也只好避忌.

……

而尋找靈塵的那些人,這日也終于回來了,江一聽到這個消息,不等他們的人來找自己,自己便先找了出去,此刻,這些人正風塵仆仆,原本准備洗漱一番再去找江一,卻不曾想江一已經到此.

江一沒有什麼客套話,直接開口.

"找到靈塵的消息了麼?"

"找到了,找到了……"這人連連重複,顯然這些日子他們過的也很辛苦,江一看出他們的狀態,有些不好意思,卻又忍不住繼續詢問.

"靈塵在那?"

這人還不曾回答,一旁的這個部落中的孩子便有幾人一路小跑了過來,眼神之中竟然出現了不舍之意.

"江先生,是不是你快要走了?"

江一淡淡一笑,摸了摸身側孩童的腦袋,雖然不忍讓他們純真的目光失望,卻還是點下頭來.

"對,我們此次出來便是要前往幽靈學院,如今在這里耽擱了這麼久,也該加快速度了,若不然,恐怕是趕不上幽靈學院的報名了……"

見那暗淡的情緒還是彌散在了這孩童的眸子之中,江一心中總是有些難受,想了想,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玉瓶.

"玉瓶里,有幾十枚療傷丹藥,若是不慎受傷,可服用……"

江一話音落下,身側孩童突然稚聲稚氣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