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難不死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遠處,突然有冰層裂開的聲音,江一心中一驚,慌忙停止了呼喊,他不知是敵是友,若是離天宗的人,被他們找到,那自己絕對死定了……

可一聲低吼傳來,江一又是心中一喜,他明白,黑豹皓月沒事,它已經爬出來了,未等江一再有呼喊,只是片刻的時間,江一只聽自己頭頂上方,似乎有尖銳的爪鋒正在抓抹著壓在江一上方的冰晶.

當又一屢太陽的光芒從冰晶的縫隙中傾撒而下的時候,江一眯了眯雙眼,見黑豹皓月,正用它那有些暗淡的眼睛盯著自己.

黑豹皓月的狀態同樣的並不算很好,那尖銳的爪子,因為幫江一劃開冰晶,變得有些血肉模糊,江一勉強活動著身子從冰晶之下爬出,一人一豹就這般癱軟在冰晶層之上,氣喘籲籲,再也沒有一點活動的力氣.

……

七天之後,豔陽高照,難得這三千里冰原有了大晴天,江一和黑豹皓月終于在這冰晶的縫隙中恢複好了自己的傷勢,三千里冰原,本就少有人及,這里的狀況,除了江一和黑豹皓月,根本就無人知曉.

在江一和黑豹皓月能夠勉強活動的時候,為了確認自己的安全,這一人一豹已然尋找起了離天宗眾人的尸身,找到的並不多,可找不到的,江一也相信,絕不可能活!畢竟,這厚厚的冰層,想要突破,可並不容易……

那日,江一同樣找到了白起義和李亦邪的尸體,看著李亦邪食指之上那個閃閃發光的小戒指,江一順手取下,可當他的魂力探入之時,卻被拒之于外,根本查探不了內部的東西.

江一莞爾一笑,也是了然,這儲物戒指皆是可以設置禁制,若是主人未死,有人擅動其儲物戒指,必會被儲物戒指的主人發覺,可現在李亦邪已經死了,就算動了,又能如何?

可同樣的,以江一現在的魂力狀態,似乎還開啟不了這儲物戒指的禁制,無奈,江一暫時放棄,七天的時間,傷勢終于養好,江一又一次拿出了李亦邪的儲物戒指.

流光一閃,似乎有什麼聲音在空間之中震顫了片刻,這江一的魂力,便已然能夠進入了李亦邪的儲物戒指之中.

隨著一件件東西出現在江一的感知中,江一突然眉頭一挑,喜上眉梢,口中低語.

"這也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吧……七瓣鎮神蓮,佛手花,翼烏草,還有那塊兒神秘的礦石……"

江一越看越激動,這些,大多數都是在那拍賣會上,江一頗為心動,卻又被人高價買下的東西,竟然全部都在李亦邪的儲物戒指這里!

最讓江一激動的,恐怕就要數那一塊兒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的神秘礦石了,江一很是好奇的將其取出,放在自己的手心之處,細細打量.

這東西並不重,比江一想象的要輕的多,可江一只是輕輕一捏,這神秘礦石竟然宛如土塊兒一般,被江一捏成了粉末……

那神秘礦石之上流轉的光滑,突然消散,這塊兒所謂的神秘礦石的最後一絲奢華面紗,也被消彌殆盡.

"怎麼回事?"

江一大為不解,慌忙伸手,想要將那粉末接于手中,卻又發現,這不過是最為普通的塵土罷了……

"這……這……"

以江一的智商,其實他已經想明白了,只是他實在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這所謂的媲美地階戰技的神秘礦石,竟然就是一塊兒隨手可得的路旁土碴……

江一完全想明白了一切,離天宗搶奪靈劍,又殺害西北三豪門的公子,有了這些前因,想必他們剛剛進入這離天宗駐地,便已經被監視了,正如自己之前所猜想的那樣,那場拍賣會,便是為他們准備的,目的,便是為了將符咒名正言順的送到他們手中,好在他們進入三千里冰原之後,進行追殺……

可要靈劍究竟干什麼,江一又不得而知,這點他始終想不明白……

而能夠殺死第一靈劍主人,還有膽敢殺害青天府四大劍客的人,絕對的都是離天宗身後撐腰勢力亂荒閣,可亂荒閣究竟要做什麼?或許,會有什麼大行動?

可又為什麼一定要將他們趕盡殺絕,這一點江一同樣好奇,亂荒閣帶走了自己的靈劍,自己就算發現了,難不成還會不知死活的搶奪不成?至于什麼怕江一他們報複之類的,江一說出來他自己都不信,亂荒閣若是怕他們,也枉為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力之一了……

越想越頭痛,江一便也不在思索這件事情,對于那塊兒神秘礦石竟然是假的,雖是有些不甘心,卻又不得不認命,此刻,江一伸了伸懶腰,喚了一聲還在打盹兒的黑豹皓月,開口道.

"皓月,你能找到怎麼樣出去的路麼?"

黑豹皓月有些慵懶的抬起自己碩大的腦袋,點了點頭,江一淡笑出聲.

"那咱們出發吧,在這里耽擱下去,已經沒什麼必要了,咱們要趕緊去找找靈塵,還有嬋娟……"

一開始的時候,黑豹皓月並沒有什麼大的舉動,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的興致,一動都懶得動,可聽到了最後的那兩個字的時候,似乎突然聽到了什麼讓他興奮的事情一樣,一竄而起,便已經用自己的腦袋推著江一的背,讓其向著他確認好的方向前行.

江一頓時哈哈大笑,大難不死的喜悅,加上這黑豹皓月有些滑稽的面孔,讓江一發自內心的有一種放松.

這冰山倒下了不少,在山底又形成了厚厚的一層,離天宗眾人的尸體皆被掩埋其下,倒是讓這里成為了離天宗之人的墳塚.

下了陡峭的無名雪山,不等江一多言,這黑豹皓月咬住江一的衣服,向後一甩,江一便已經穩穩的落在了黑豹皓月的背上,黑豹皓月頓時邁開了步子,周圍景象一掠而過,江一一個反應不及,灌了一口的涼風,卻也無奈的壓下了身子,這三千里冰原之上,便有了一道黑色的矯健身影,日夜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