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雪崩
g,更新快,無彈窗,!

整整三天!江一不斷的逃亡,根本就沒有什麼停下來的時間,自己剛剛停下落腳,後面離天宗之人便緊隨其上的追了上來,一次,兩次,在第三次之後,江一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恐怕那符咒,真的在自己身上某處.

江一開始不斷的丟棄進入離天宗之後得來的東西,可奈何已經有些晚了,離天宗之人似乎已經跟上了江一的步伐,讓江一這三天的時間未曾有片刻的停歇.

江一的傷勢也因為這三日的顛簸變得越加嚴重,而黑豹皓月此刻也是精疲力盡,卻不得不馱著江一不斷的逃離.

說起來,江一倒真的是要感謝這黑豹皓月了,若不然,十個江一,也已經殞命在了這三千里冰原.

……

冰原之外,眼看一道黑豹馱著一個滿身是傷的人跑了出來,這人並不是江一,而是被江一送出的靈塵.

半路之上,靈塵他們也受到了多次的堵截,可幸好,他們逃出來了,他們並沒有像江一那般儲物戒指中有符咒的存在,只要他們逃離了,離天宗的人想要再尋找,便難之百倍……

此刻,靈塵見逃了出來,剛剛有了一抹喜悅之色,還未曾褪去,不曾想突有一道箭矢從遠處飛來,穩穩的紮在了黑豹嬋娟的後腿之上,黑豹嬋娟一聲咽唔,摔倒在地,而靈塵,也同樣的在雪地滾落.

下一瞬間,靈塵翻身而起,握著手中紫龍劍,雖說精神恍惚,卻也要和動手之人一戰!他以為,是離天宗的人追上來了……

可卻有兩道聲音由遠及近的傳蕩到了靈塵的耳邊.

"當家的,是不是打錯了,怎麼有個人啊,難道是修仙者的靈獸?這……這咱們怎麼得罪的起修仙者啊……"

"不會吧……"這道男聲有些慌亂,"靈獸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打倒?咱們先過去看看……"

"好……"

靈塵的眼中,兩道有些重影的人影越來越近,可他手中長劍還未曾揚起,靈塵便又一次的昏迷了過去,黑豹嬋娟勉強護在靈塵的身前,沖著那到來的兩名獵戶一聲嘶吼,那兩名獵戶一見真的有人,又見這黑豹明明已然萎靡不振,卻還是威風凜凜,慌忙後退.

良久之後,那獵戶方才與黑豹皓月喃喃.

"我看那人受了傷?我們不是壞人,給我們看看怎麼樣?"

黑豹嬋娟尚還有些敵意,卻也明白此刻靈塵的狀態,便也放下姿態,看著兩名獵戶將靈塵抬走,也是勉強撐著自己的身體,跟隨兩個獵戶一同離開……

入夜之時,靈塵方才清醒,睜眼看到黑豹就在一側沉睡,自己似乎已然安全,勉強坐起身子,便聽到外面似有人言.

似乎是聽到了靈塵的動靜,外面的人走了進來.

那獵戶笑吟吟的模樣,還未出聲,靈塵便已然定眼去看,確定並非離天宗之人,當先開口.

"不知老伯可有傳訊飛鷹?"

"傳訊飛鷹?那是修仙者的玩意兒,我們哪有啊……"

"那老伯可以告知我那里有麼?十萬火急,耽擱不得……"

他心中清清楚楚,江一還在三千里冰原之中,生死未卜,或許,死的那一面,已經居于多數,可無論如何,三千里冰原的事情,自己必須告知家族!

那獵戶見靈塵很是嚴肅的模樣,與靈塵指了條路,原本,那小家族還有些修仙者的孤傲自居,可靈塵只有一言,卻嚇得這小家族家主都險些匍匐在地,靈塵說.

"我是靈家長公子靈塵,耽擱了我的事情,半月之內,滅你宗族!"

靈塵已經不敢有絲毫耽擱,說起話來戾氣十足,再加上腰間玉佩的模樣,那小家族那還敢多說一個不字?

當夜,傳訊飛鷹便放出三只,內書著三封一模一樣的書信,分別飛向江家,靈家,陳家!

只要三家接到書信,靈塵相信,三家必會派兵,共同圍剿離天宗……

接下來,便是焦急的等待,等待江一的消息,等待江一的歸來……

而此刻,在三千里冰原之中,江一又一次的被困在了絕地,冰山之巔,江一俯視四方,雖說自己居高臨下,可畢竟大家都是修仙者,自己強弩之末跟人家巔峰狀態又怎麼可能相比?

江一開口道.

"看來,真的要命絕于此了……"

可只是這聲音並不高的一句話,在整片山谷之中回響,似乎,整座山峰都在動蕩!江一突然心中一明,已然想到了逃離的途徑,就算跑不了,下面的那些人,也要跟著自己一同殞命……

江一開口與黑豹皓月.

"皓月,用最大的聲音吼叫,我們引起這里雪崩,將這些正在爬山的家伙全部砸死!"

江一說著,面孔之上多出了一抹壞笑,黑豹皓月頓時聽從了江一的話,頭顱仰天,呼嘯緊隨而至!

"嗷嗚!"

"嗷嗚!!"

……

"轟隆隆……"

果不其然,與江一的想法根本差之不多,山體開始崩塌,那正在爬山的離天宗眾人多出了一抹慌亂.

本就是冰雪澆築的山峰,山體原本就無比的脆弱,黑豹皓月聲聲怒吼之中,碎冰,碎石自山頂之處,宛如開渠之水,爭先恐後的湧動而下,那離天宗之人驚愕的目光尚未消退,便已然被這碎石砸中,直接從山頂之處滾落!任由你修為再高,在這不斷滑落的碎冰之中,也只能隨波逐流.

江一和黑豹皓月皆是縮緊了自己的身子,保住自己的腦袋,將自己的身體縮成一個圓圈,盡量的保證自己的要害部位足夠的安全.

山體的崩塌滑落越來越嚴重,終于,江一和黑豹皓月的身體,也湧入了其中,不同于離天宗之人的毫無准備,這一人一豹盡可能的凝聚起周身的靈力,護住自己的周身,雖然同樣的被掩埋在了冰層之下,卻比離天宗之人安全了許多.

四周圍,一片黑暗,江一雖然未死,卻也被壓在了數塊兒碎冰之下,此刻,江一勉強活動著自己的身體,出聲輕喚.

"皓月,皓月……你在哪兒?"

一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