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殺伐果斷白起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時間,並沒有人動,他們來之前,他們的宗主李天下過死命令,無論如何,必須讓江一他們死在三千里冰原!

可現在,算是怎麼一種局面?自家三少爺被江一作為人質,他們到底該不該退?他們心中很明白刺殺江一這件事的重要性,只要江一和靈塵跑了,不但是他們的末日,同樣的,也是離天宗的末日!

這里的大多數人,都是李天的心腹,都明白事情的分寸,可若是不退,三少爺就要在他們面前橫尸當場,到時候,他們同樣的無法向李天交代……

見無人動,李亦邪怒斥!

"退啊!沒聽到麼?你們都是聾子麼!讓你們退!給我退!"

被長劍搭在脖子上的感覺,可並不好,李亦邪此刻已經有些慌亂,他那里還顧得上什麼大局當先?

"不許退!"

說這話的人,竟是李亦邪身後那個被派來貼身保護李亦邪的侍衛,他在離天宗之中地位也是頗高,原本已經有了退意的離天宗眾人,竟然因為這人的一句話,停了下來!

李亦邪惱羞成怒!

"白起義!你想我死麼!"

"三少爺,對不住了……"白起義握著手中的長劍,"你應該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若是江一跑了,咱們離天宗,可是要面臨西北雪域三大豪門的打壓,到時候,便真的要成為滅門之禍了,不論是我們,還是你,都是離天宗得罪人……"

"你……"

李亦邪剛剛開口,卻又被這白起義打斷.

"離天宗眾弟兄聽令!"

離天宗之人紛紛將目光望了過去,只見這白起義似是頗為不忍一般的閉上雙眼,開口喝道!

"恭送三少爺!讓江一,血債血償!"

說罷,連江一都未曾想到,這白起義的劍,竟然直接穿過了李亦邪的胸膛,刺中了江一的胸口.

李亦邪口角鮮血再也忍之不住,滴落在下方瑩白的雪地之上,目光之中滿是不可思議的怨毒,誰都未曾想到,不可一世的江家三少爺,竟然會死在自己的貼身侍衛手中……

至死,李亦邪都未曾瞑目……

江一慌忙後退,收回星芒劍之余,也抽出了刺在他胸口之處白起義的劍.

江一捂著胸口,鮮血順著江一的指縫流淌,冷笑已然湧上江一的面龐.

"佩服!當真佩服!為了宗門大義,竟然可以直接噬主,我很好奇,若是我的劍下是李天,你會不會殺了他……"

"宗門榮譽高于一切!只要你能死!只要你死了之後,能夠保全我們宗門的名譽,能夠讓我們宗門免受磨難,就算是宗主,該死的時候,也要死!"

"我看,你是想接管離天宗吧……"

江一依舊帶著冷意,而周圍之人尚也未曾從驚愕之中回神,他們都看到了,他們看到白起義為了不讓江一離開,殺掉了他們的三少爺李亦邪……

此刻,李亦邪的尸體就這般隨意的倒在地上,很快,周圍化作一片血泊,卻又凝做冰碴.

李亦邪一直藏在袖子之中的手心此刻終于攤開,一個圓形的珠子滾落而出,其內那豔麗的紅線,正有些耀眼.

"怪不得你們能這麼快找到我們,符咒師……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們是何時將符咒放在了我們的身上?"

並不等白起義開口,江一又是自顧自的說道.

"難道,那場拍賣會根本就是你們自導自演?為的,便是讓我有拿到符咒的時間?"

江一這般說著,一邊抬起頭露出一抹似乎是為了求證一般的眼神,其實唯有江一自己知道,自己這樣猜來猜去,無非還是為了拖延時間,想辦法逃離,可他當真就猜對了,可惜,他自己並不知道……

白起義並沒有回答江一的言語,只是抬起了手中鮮血依舊未曾完全滑落的長劍!

"江一,認命吧,就算你拖的了一時,你也終究要死!離天宗,准備戰斗,斬殺江一,我們回去邀功!"

江一此刻倒是悵然了,看來真的要死了,他此刻真的沒有什麼戰斗的能力了,他最大的籌碼被對方親自殺死了,那自己還能怎樣?

正當江一要認命等死的時候,四周圍離天宗之人,在這種關鍵的時刻,竟然起了分歧!

"白起義!雖說你位高權重,可畢竟三少爺才是我們的主子,我們的行動是為了殺江一,可你卻先親手殺他,還要命令我等?你想要造反不成!"

說這話的人,正是李亦邪一脈的修仙者,在這種時候,竟然開始了爭執.

江一突然感覺到,或許,自己今天可以不死,這種狗咬狗的事情,按理說江一倒是想要好好看看,可今天他卻實在是沒這個閑工夫和時間.

趁著這片刻的爭執,江一突然跳上皓月的脊背,皓月頓時會意,竟是反身一躍而起,猝不及防之下,揚起的漫天雪塵飄灑了白起義一身,白起義下意識的護住自己,卻也就這一瞬間,皓月帶著江一,沖出了離天宗的包圍圈!

三少爺死了,江一也跑了,離天宗的人慌了!

白起義頓時握緊了拳頭!

"鄭鋸弓!你做的好事!若不是你,江一現在已經橫尸當場!"

"我做的好事?我只看到,你殺了三少爺!"

"好好好……"白起義連說三聲,突然掄起手中長劍,竟有大殺四方之意!"殺掉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然後,我們繼續追殺江一!"

離天宗,亂了……

江一已經不知道跑了多遠,總之,此時已經沒辦法辨別方向了,只能隨便尋個方向先逃離了離天宗之人的追殺再說.

而只是一柱香的時間,在之前江一呆過的地方,離天宗的人又留下了三十多具尸體,方才有白起義的聲音響起.

"帶上三少爺的尸體,等殺掉江一,我回去與宗主請罪!"

頓時便有人顫顫巍巍的背起已經被凍的有些僵硬的李亦邪,那白起義也從地面以上撿起了那枚一直在李亦邪手中的圓珠,看著里面那道猩紅的血線,白起義確認了一下方向,當先踏出一步,開口道.

"在這個方向,我們追!"

.

本來想爆更的,想想太累了,又算了,哈哈,江一和靈塵要怎麼逃出去那,看下章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