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以一敵百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搖了搖頭,將這些雜亂的思緒暫時拋諸腦後,也未再多言,開始勉強盤膝坐好,恢複自己的傷勢,可剛剛坐定,遠方突有聲音傳來.

"就在這附近!給我搜!"

……

"這麼快!"

江一一愣,頓時明白,想要安安靜靜的療養傷勢,恐怕是做不到了,接下來,他們能做的,或許就是逃亡,或許只要出了三千里冰原,他們的處境才會變得稍微安全,不過,只要出去了,只要有城池,自己就可以和家族傳信,只要家族大兵壓境到離天宗,他們就真的安全了……

靈塵還未曾從昏迷中蘇醒,而兩頭黑豹也剛剛把肉脯吞入腹中,突然聽到了外面這樣的言語,兩只黑豹一時間也是望向外面,看起來似乎也是有些發愣.

江一和靈塵不知道,可這兩頭黑豹心中卻是清清楚楚,它們已經跑了足夠遠的距離,一般情況下,已經很難被人這麼快就找到,兩只黑豹不得不站起了身子,仿佛它們和江一,靈塵就成為了一條繩上的螞蚱一般,離天宗的人追來了,它們同樣的也不安全.

江一沒有叫醒靈塵,只是將靈塵放在了一只黑豹的背上,拍了拍那只黑豹的腦袋.

"拜托了,帶他出三千里冰原,只要出去了,帶著他找到城池,我們才會真正的安全……"

這黑豹抬眼看著江一,似乎聽明白了江一的言語,又是看了一眼另一只黑豹,兩頭黑豹眼神對視之間,在對方的脖頸之上蹭了蹭,那"嬋娟",便"臨危受命"……

靈塵的身體被江一用繩子固定在了嬋娟的身上,又是拍了拍嬋娟的腦袋,嬋娟帶著靈塵,猛地竄出洞口,奪路而去!

相對來講,人類找不到一個地方的方向,靈獸卻可以輕而易舉的分辨,而外面,已然有人看到了黑影竄動,大呼之聲,便已經傳蕩到了江一的耳邊.

"他們在那!我看見了!追!"

"別急,似乎只有一個,分一半人去追,剩下的人,跟我繼續在這里搜!"

外面有人應下,當即便分做兩隊,一隊向嬋娟追去,另一隊,緩緩的靠向洞口,那積雪被踩踏的聲音,也是越來越近!

江一一抹自傲的笑意出現在自己的唇角旁邊,靈塵出去了,以黑豹的腳力,三千里冰原,或許並不是一個什麼大的數字,而普通靈獸,恐怕也抵不過黑豹的速度,只要領先追兵找到城池,靈塵就安全了……

想到終于將靈塵送了出去,江一不由得長舒一口氣,他甯願自己死,也要保全自己的兄弟,江一也心知肚明,若是之前的處境是自己昏迷,那靈塵同樣的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讓黑豹帶著自己逃離!

此刻,江一與黑豹輕開口.

"你……會和我並肩作戰,對麼?"

這黑豹已然可以聽得懂人類的語言,點了點頭,陣陣咽唔發出,其實它明白江一根本就沒有了戰斗的能力,可為了靈塵能夠逃出去,它必須要帶著江一,向另外一個方向奔襲.

外面的人,似乎已經聽到了黑豹的低吟,紛紛抽出了自己的兵器,靠的越來越近,看到外面的情形,江一倒是不再避諱了,抬步便要向外走去,一邊口中低語.

"皓月……雖然你不喜歡這個名字,可現在,我還是想這樣叫你,若是待會情況危機,你自己離開,去找嬋娟,然後……靈塵,就拜托你們了……"

江一說罷,手指似是輕點虛空,星芒劍現,劍鳴回響,那亮黃色的光芒,便已然在四周彌漫.

江一,終于從那洞口之處走了出來,而黑豹,緊隨著江一的步伐,一步跨出,立在江一的身邊,身上那種來自洪荒的蠻橫,已經在黑豹低吟之間在四周圍聚集.

"江一……呵呵,真沒想到你們還能逃出去,只不過,這一次,你無論如何都要死,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容許你出了這三千里冰原……"

江一始終勾著那抹淡淡的笑意,似乎這一切,並不能威脅到他,而讓他產生絲毫的壓抑,他的原則,能戰則戰,不能戰,便逃離!

跟上一次不一樣,上一次的時候,他們根本跑不過離天宗這些人,這一次,他的身邊有皓月,或許,皓月可以帶著他逃離,若能生,他也不想死,若非要死,江一選擇自己死……

星芒劍已然在空中挽起劍花,可無論如何,星芒劍的勢,似乎都無法發出,江一也是無奈,總感覺星芒劍有靈劍之實,卻無靈劍之勢……

面前的人很多,已經不僅僅只剩李亦邪帶著的那些殘兵敗將了,很顯然,李亦邪又一次調動了宗中兵馬,而離天宗中,自然也是知道江一和靈塵的重要性,刺殺他們兩人的事情,萬萬不能傳出,所以,他們必須在三千里冰原殞命……

可一次的逃離,已經讓離天宗的宗主李天宛如驚弓之鳥,他不敢失誤,成了,他們的計劃也就圓滿了,敗了,他們便會直面西北雪域三大勢力!李天並不相信亂荒閣的人會派兵幫忙,畢竟亂荒閣,此刻也在青天府的攻擊之中而自顧不暇,何況,他們只是一個棋子,是生是死,或許,還並不會引起亂荒閣的注意.

又是生死之局,江一這一次不敢妄動了,他想要離開,可這里已經被包圍,他想要直接騎上皓月逃走,可他也明白,他必須要在這些人之間打出一個缺口……

缺口,並不容易,人層很厚,在江一的目測之中,恐怕已經有百人之余,江一不由淡笑,這離天宗宗主李天,倒也真看得起他們,這百余人中,竟有數道,江一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實力.

皓月聲聲咽唔,蹭了蹭江一的身體,示意江一坐到自己的背上去,江一愣神片刻,翻身而上,頓時,似乎便要有了以一敵百之態……

江一收起了笑意,環視四方,開始不斷的琢磨,到底,從那個方向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