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尖牙顯威
g,更新快,無彈窗,!

冰原之上,兩道人影越來越近,皆是白衣飄飄,格外俊逸,此刻,其中一人正絮絮叨叨,說些什麼靈獸就是不靠譜兒一類的言語,而另一人,似乎終于聽煩了……

長劍從這人手中彈出,這少年順手拉住劍柄,挽出一個犀利的劍花,開口道!

"來吧,靈塵,打一架吧!"

"為啥?"

"因為我想揍你!"

"為啥?"

"你有完沒完!還不是怪你,什麼皓月嬋娟,那是豹子唉,你取名字好歹霸氣一點吧,你這算什麼破名字,現在好了,把我們丟到冰原里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連這里是哪都看不出來,你還好意思說?來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為啥?"

江一正要憤怒于此刻宛如十萬個為什麼一般的靈塵,突然聽到遠處有了其余人的言語.

"不用問了,也不用你死我活了,你們兩個,一起死!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兒好好的說道說道,這人啊,還是不能太有名,樹大招風,人傲易折……"

江一和靈塵驟然轉頭,收起了以前的嬉鬧,而靈塵也是抽出了背後紫龍劍,已經做好了戰斗的准備,他明白,來者不善.

"你們是誰!"

"是誰不重要,嘿嘿嘿……重要的是,有人想要你們的命啊,不巧,我們也想要……"

那聲音之中,有著一抹玩世不恭夾雜,稍稍帶有的邪邪的味道,讓江一突然想起了在拍賣會中,那三層包廂里那個一擲千金的家伙.

"要我們的命?我如果沒猜錯的話,拍賣場中,此次拍到東西最多的人就是你吧,就算有人想殺人奪寶,也是想要你的命,我們一未有重寶在身,二未得罪任何人,這有人想要我們的命是什麼意思……"

"就因為,你是江家的少爺,這個名頭,夠了麼?"

江一眯起了雙眼,已然聯想到了前前後後的一切.

"你們,是離天宗的人……"

"是,就算承認了,又如何?反正你們也擺脫不了必死的結局……"

江一仿佛突然抓住了靈劍丟失引發一系列事件的線索一般.

"那這麼說的話,盜取我江家傲龍劍,靈家紫皇劍,陳家邪殺劍的是你們,暗殺我和陳百名的,也是你們?"

"呵呵呵呵,套我話啊……"這為首男子看起來倒是沒有一點的顧忌."對啊,就是我們干的,可是,指使我們的人,你們也惹不起啊……"

"亂荒閣?"

江一又是吐出了一個勢力的名稱,倒是讓面前之人眉心一動.

"是又如何?若是你老老實實的呆在江家,我們倒也沒辦法跟你過多計較,怪就怪在,明明有活路,你們卻偏偏要往死路上走……"

江一明白了,自己的猜測,也終于被完全的證實,可自己能不能走出這里,卻也同樣的難說了……

雖然還不知道殺自己的人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們要靈劍到底要干什麼,可現在,恐怕並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間了……

"殺我們,恐怕,不太容易……"江一笑著搖了搖頭,看向靈塵."你說對吧,靈塵……"

"當然!想殺咱們的人多了去了,他們算老幾?"

"那,看來咱們兄弟還是要再並肩作戰一次了,只不過,是生是死,就看天命……"

"看什麼天命,就算天命說,要我們今日必死,也要逆天改命!"

"好,逆天改命!哈哈哈哈!"

江一和靈塵三言兩語之間,便已然豪氣沖天,背靠背而立,面向了那離天宗的三十輕騎.

"我說三二一,咱們兩個一起動手,有機會你就沖出去,給家族報信……"

靈塵的耳邊,突然傳來了江一的聲音,聲音很小,卻足夠讓靈塵聽得很清晰,周圍之人只是看到江一的嘴唇在動,卻是聽不到到底說的什麼話.

可江一的話音落下,緊接著,在江一的耳邊,又傳來了靈塵的言語.

"要走也是你走,咱們兩個,相對來講你的修為更高一些,逃掉的幾率更大,不用管我,我幫你殺出一個缺口,然後你離開!"

生死關頭,兩人推推搡搡,竟是為了誰留下送死……

"有你這樣的兄弟,死而無憾,哈哈哈哈!既然如此,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生,咱們是兄弟,大戰八方,死,咱們還是兄弟,血殺幽冥!"

"好!"

兩人突然這樣的言語,惹得離天宗帶隊之人一聲輕蔑的笑,卻並未言語,不知為何,就是未曾動手,似乎是仗著人多,根本不懼怕江一和靈塵一般,而江一,開口了……

"三……"

聲音又一次被壓的很低,兩人的目光已經開始變得犀利,看向周圍三十輕騎,已然充滿了殺意,沒什麼好顧忌的,別人想要殺自己,難不成自己還要手下留情不成?

"二……"

江一並沒有停頓太多的時間,他知道,時間停留的越長,對他們越加不利,而此刻,江一的手中,握著星芒劍劍柄的手掌已然沾滿了汗水,星芒劍上,已經發出了淡淡的劍鳴……

"一!動手!"

江一動了,靈塵也動了!

面對兩人猝不及防的出手,離天宗三十輕騎頓時措手不及,江一揮動著星芒劍,腳下步法連變,時不時的還催動著控身之法控制著自己周身肌肉的運轉.

江一猛的躍起,星芒劍狠狠地劈砍而下,順勢,江一已然立在了離天宗這輕騎騎來的馬頭之上,馬頭晃動,江一另一手在腰間一抹,那四翼風蛇皇獠牙做成的尖牙短匕便已然出現在了江一的手掌之間,江一反手在那離天宗之人脖間一劃,那人脖間鮮血湧動,轉而化為幽綠,就此殞命……

毒,這是尖牙短匕中,藏的為數不多的毒……

只是劃破皮肉,一個猝不及防,煉精化氣之旋照境的修仙者,在同級的戰斗中,一招殞命……

"你用毒!"

江一勾著淡笑,面對這樣的怒喝連退數步,將那尖牙重新存于腰間,星芒劍迎上面前攻擊之人,譏笑著開口.

"就許你們以多欺少,就不許我用毒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