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皓月嬋娟
g,更新快,無彈窗,!

"住手!"

見那皮鞭就要落下,江一慌忙出聲,那靈獸販賣者一愣之間,卻還是停了下來,此刻,江一和靈塵依舊未曾摘下他們的面具,倒是讓那靈獸販賣者有些分不清晰到底該用什麼語氣.

頓了片刻,這靈獸販賣者毫無情緒波動的開口.

"兩位,什麼事?"

"這兩頭黑豹,多少錢,我們要了!"

江一直截了當的說出口,那靈獸販賣者便已然挑起了眉毛.

"不瞞兩位,這兩頭黑豹也是我們的人才抓回來不久,還未曾完全馴服,很有可能會傷了兩位,兩位還是看看別的吧,我這里的靈獸,個個都是精挑細選的,差一點的,我們這里根本就不賣!"

在靈獸販賣者眼中,仿佛靈獸便是物品,同樣的可以分一個精品和次品.

江一搖頭.

"不了,我看這兩頭黑豹便挺好,我們行走遙遠,需要代步靈獸持久性極強,普通的靈獸,滿足不了我們的要求,若是逢城就換,那未免太麻煩……"

"可是……"

這靈獸販賣者還要說些什麼,那兩頭黑豹卻是突然站了起來,這靈獸販賣者頓時轉身,不再于江一和靈塵言語,揚起皮鞭就要揮落而下,卻是見這兩頭黑豹身影一竄,竄到了江一和靈塵的背後,似乎很害怕的模樣,蹭著兩人的脊背,看起來是想要尋求保護一般.

江一呵呵一笑,反手拍了拍黑豹碩大的腦袋,又轉頭于那靈獸販賣者開口.

"現在看來,似乎這兩頭黑豹也很是友善嘛,便賣與我等吧……"

靈獸販賣者一見這樣的情形,一時間也無法多言,稍加商討,便要了江一和靈塵五千金幣,便讓兩人帶走了這兩頭黑豹.

兩頭黑豹,看起來似乎真的很溫順,仿佛就是兩只黑色的大貓,江一和靈塵翻身而上,卻是迎來了兩只黑豹有些不大願意的晃了晃自己的身子,卻又無奈只能馱著江一和靈塵向離天宗駐地之外走去.

所過之處,行人皆是避過,畢竟只是黑豹的體型,便能讓不少人為之望而生畏.

靈塵突然開口.

"江一?"

江一轉頭,有些不解,原本,他正思索著一些事情,卻被這一聲輕呼打斷.

只聽靈塵又是開口.

"嘿嘿,我剛才想了想,要不給這兩只豹子起個名兒吧……"

"額……"

江一無語,就連那兩頭黑豹也是紛紛轉頭,目光之中,似乎可並不友善.

"你那只叫皓月,我這只叫嬋娟."

靈塵說罷,似乎覺得自己起的名字很不錯,讓自己很滿意一般,仰著腦袋似乎在等待江一的誇獎,卻不曾想,得來的,卻是兩只黑豹的怒目而視……

江一滿頭黑線,卻是慌忙拍了拍坐下黑豹的腦袋,自己的第一直覺就是,兩只豹子用這名字……

真的很土,土的不能再土了……

可也不能駁了好友的面子,江一還是出聲詢問.

"皓月,嬋娟?還有什麼別的意思?不都是月亮麼……"

"不一樣,不一樣."

靈塵始終勾著一抹笑意,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些欠揍,靈塵開口解釋了.

"你那頭是公的,皓月好聽點,我這頭是母的,當然要叫嬋娟嘍."

江一頓時長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心中的驚歎毫不猶豫的從口中說出.

"這你都能分的清?"

"那當然!"

靈塵挺著胸脯,自顧自的拍了兩下,越感自豪,而兩只黑豹陣陣咽唔,時不時的晃動著身子,似乎是在琢磨,若不是這兩人之前讓它們少受了頓皮肉之苦,早就撂挑子不干了,愛誰誰去,還分起公母了?

以兩只黑豹的智力,靈塵的話,其實他們已經完全可以分辨得出到底是什麼意思,可不曾想的是,江一竟然好奇了起來……

"咋分的,快給我說說……"

話說好奇心的力量,當真是極為強大,此刻江一滿眼之中,暴露的都是強烈的求知欲,可面對江一的眼神,靈塵竟然不好意思了……

江一眨巴著雙眼,不明所以,卻見靈塵一陣尷尬的咳嗽之後,方才開口道.

"那個……你看嘛,誰平白無故的也分不清是不是,畢竟這黑豹也是哺乳動物,你看它腹部,如果有兩排那啥啥,那不就是母的嘛,我這個有,所以是母的,你那個沒有,不就是公的嘛……"

江一的笑容呆滯了,真真正正的被雷到了,沒想到靈家大少爺,竟然還有這種看啥啥的癖好……

而那兩只黑豹,似乎炸毛了,當街發出兩聲怒吼,若不是江一急忙安撫,反過來咬他們倆,江一都信!

江一差點就不想跟靈塵為伍了,說起靈塵吧,正經起來,正經的沒邊,無厘頭起來,也太雷人了吧……

江一策動黑豹行到了街道的另一邊,不想與靈塵靠近,畢竟太危險,萬一再說個啥,那這剛買來的靈獸就反主,那可就貽笑大方了.

就連回頭去找那靈獸販賣者賠都沒什麼正當的理由……

終于出了離天宗的駐地,江一和靈塵也是長長的出了口氣,方才將面孔之上的面具摘了下來,遙遙轉頭看著越來越遠的離天宗駐地,兩人相視一眼,並未多言,繼續向前.

不得不說,兩只黑豹的脊背很寬闊,也很溫暖,行走的速度,比之他們兩個步行,也是快了很多,趴在黑豹的背上,一抹倦意湧現,江一打了個哈欠,便閉上了雙眼.

離天宗駐地,拍賣場里似乎已經炸開了鍋,那拍賣場三層的貴客,竟然全部不翼而飛,找不到他們半點的蹤跡.

而暗中,卻也已然有一支三十人的隊伍,悄然出城,為首一人,手中拿著一個透亮的玻璃球,玻璃球里,一抹紅色的線條遙遙指著江一他們之前經過的路線.

……

三千里雪原,江一正在沉睡之中,突然感到似乎自己的臉被摔得生疼,睜開雙眼,視線有些模糊,卻也看到兩抹黑色的蹤影在他的視線中一掠而去!

而耳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跑了!啊啊啊啊!跑了,江一,江一!快醒醒,丫的別睡的!皓月,嬋娟跑了!"

"……"

江一欲哭無淚,剛買回來,還沒坐熱乎那,丫的兩只竟然一起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