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叢林法則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和靈塵相視一眼,重新戴上了自己的面具,便准備下樓離去了,在江一的直覺之中,這次的拍賣會好像那里有些問題,可卻又說不出來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但最讓江一覺得郁悶的事情,恐怕就是三層的那些人了,有錢人未免也太多了些,那拍賣場幾乎八成的東西,都被他們高價買了去,可江一也只是郁悶居多,並沒有多想.

兩人相攜下樓,那樓梯口的地方,時不時的有人目光掃過,其中帶著的陰戾,讓人沒來由得打起了寒戰.

下樓的人似乎並不多,都是戴著面具,大家誰也分不清到底是誰,可但凡從樓上下來的人,都是被人暗暗的記下了離開的軌跡.

除此之外,最讓那些想要動手之人記的住的,便是那之前拍賣時叫價的最狂的幾個人露出的星星點點的氣息.

江一倒是無奈了,原本以為包廂之內更安全,不曾想卻又多了這樣的一個麻煩,誰又想得到,這場拍賣會拍賣的東西,基本上會被三樓的那些人包圓?

江一也只能淡淡的放出自己的氣勢,身側靈塵會意,也是微微散出了自己的氣息,眾人頓時將目光移過,畢竟,這兩個修為並不高的家伙,和所謂的三層的貴賓,絕對是兩碼事,最重要的一點,他們的身上,似乎並沒有什麼之前叫價人的氣息.

這些准備掠奪之人的心中很清楚,就算這兩個小家伙是三層貴賓中的一員,那些寶貝,也絕不會交給兩個煉精化氣境界的家伙保存.

畢竟,不論是對這兩個煉精化氣境界的小輩,還是對拍賣來的寶貝來說,都太危險……

修為不高,反倒成了江一和靈塵的擋箭牌,兩人順利的出了拍賣場.

拍賣場外,交叉的街道之中,時不時的有身影略過,殺人越貨的勾當,看起來似乎是那樣的稀疏平常.

江一輕皺眉頭.

"這……不得不說,大陸的律法,真是寬松,雖說已經出了拍賣場,可畢竟還在離天宗境內,這般明目張膽,也沒人管管……"

靈塵也是苦笑.

"這些事情,怎麼可能是我們能夠掌控的,咱們鬼神大陸的七大統禦勢力都公布的有同樣的一條法則,勝者為王,生者,才有說話的權利,所以,弱肉強食吧……"

"話雖這麼說,可畢竟太過混亂,修仙者都是人心惶惶,又能出多少高階修仙者那?"

面對江一這樣的話語,靈塵拉著江一到了道路一旁,一邊搜尋著記憶中離天宗駐地販賣靈獸的地方,一邊與江一開口.

"這樣雖然死的人是多,可同樣的,每一個能夠提升到大陸巔峰的修仙者,都是鐵血修羅,進可攻,退可守,勝可乘勝追擊,敗可遠遁千里……"

江一長歎一口氣,是又如何那,這樣鍛煉出來的人,嗜血,殘暴,冷戾,無情……

想到這里,江一又是輕歎.

"雖是這麼說,雖然叢林法則熬出來的人確實很強大,可每個人也都冷酷嗜殺,又如何能夠做到真正的統禦,揮下之人各有各的心思想法,一言不合,便以殺心視人,又怎麼能做到真正的團結一心?"

在西北雪域的時候,自己是江家二少爺,平日里看不到這些事情,可出來了,卻是將這人性險惡又看了個淋漓盡致.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只是聽說,應該是與鬼神塔有關,或許,等咱們登臨鬼神塔塔頂的時候,成為神眾之人,自然能夠知曉其中的一切……"

"登頂鬼神塔?"江一喃喃,剩下的半句話並未說出口,可他卻依舊記得,在自己被武先生錄取之後,自己的母親黎落就告訴過自己,萬萬不可攀登鬼神塔……

到底是為什麼,江一始終不得而知,也沒辦法詢問他人,這件事情,只能一直憋在自己心里,而翻看關于鬼神塔的典籍,基本上可以總結為寥寥數字.

權傾天下,無上尊崇……

除此之外,除了鬼眾的命運似乎比較悲慘,一旦登上鬼神塔,便真的可以號令天下……

江一搖了搖頭,不再去思索這些事情,現在他要做的,還是前往幽靈學院,進入幽靈學院之後,自己才有更快達到證仙地步的可能……

江一和靈塵七拐八拐的到了離天宗駐地邊角之處一販賣靈獸的地方,這地方,就仿佛是江家的斗獸場一般,區別所在無非是,江家斗獸場中的靈獸,野性仍在,他們活著,便是為了報複,能夠殺死挑戰他們的人類,便是他們最大的目的!

而這里不同,這里的靈獸盡皆被馴服的宛如小綿羊一般,不同于真正歸順于人類成為伙伴的靈獸,這些靈獸,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它們活著,便僅僅是為了接受人類的奴役,成為人類指尖的玩物,成為人類代步的工具.

江一行走在兩側牢籠中間,那兩側的商販熱情的介紹著自己那靈獸怎麼怎麼好,可靈塵和江一卻是絲毫不為之所動.

他們兩人在家族之中自小便看有不少關于靈獸屆的書籍,這些靈獸,也都能認得出.

"斑苓松鼠,當寵物倒是不錯,只不過,實在是沒有這個閑心思去養……"

靈塵淡淡的笑著,繼續緩緩向前,而江一的口中,正碎碎的嘀咕著.

"淺水珊牛,壯是壯,就是跑的太慢了,玫瑰馬,好看是好看,就是弱不經風太膽小了……"

江一看起來很是挑剔,似乎並沒有那個靈獸能入他的法眼一般,正在琢磨要不然隨便挑一個算了,反正也只是代步用罷了,卻是突然聽到遠方,似乎有什麼猛獸發出了一聲怒吼……

"嗷嗚……"

江一眼睛一亮,拉著靈塵便向那個方向跑去,遙遙的,江一看到這靈獸販賣商人,正舉著皮鞭,似乎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面前的兩只黑豹……

這兩只黑豹畏畏縮縮,顯然也是被收拾怕了,匍匐在地,時不時的發出聲聲咽唔,再也不敢發出之前那般威武的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