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陰謀
g,更新快,無彈窗,!

突然抬價兩千,所有人都是一個愣神,開始考慮自己的錢袋夠不夠自己揮霍,而江一皺了皺眉頭,轉而望向靈塵.

"一萬五以下就要,超過了這個價錢,就放棄,怎麼樣?"

靈塵點頭,見那下方的拍賣師已經喊出了一萬金幣兩次,江一突然開口!

"一萬三千金幣!"

"噗……"

下方拍賣場之人紛紛抬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面目之上驚愕不減,暗歎世上還是有錢人多,那拍賣師笑彎了眉眼,開始詢問有沒有人高于這個報價,而靈塵,剛剛喝入口中的茶水,卻是噴了出來……

"你……你……有錢燒的啊你!"

江一眨巴著自己的雙眼,似有無辜.

"你剛才不是同意了麼?一萬五以下就要,我報的價錢,沒超過一萬五啊……"

"我……"靈塵翻著白眼."那你就一下子提這麼高?一千一千的提還不如意?一下子提三千!你咋不上天那!"

"我這不是為了震懾住他們嘛!"江一雙手抱懷,"你看著吧,沒人會再出更高的價錢了,要是有的話,我……"

江一話未說完,之前那個略有邪意的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

"我出兩萬!"

江一眼睛一瞪,慌忙閉嘴,尷尬的笑著,可靈塵卻是饒有興致起來,不依不饒的看著江一.

"呦,你不是能耐麼?你不是震懾住人家麼?你不是說沒人會再出更高的價錢麼?來來,要是有的話,你怎樣,來,說出來我聽聽!"

江一無語,長歎一口氣.

"本來我是想說,如果有人出更高的價錢,靈塵就是我小弟來著,誰知道還沒說出口,人家已經報價了,唉……"

"滾!"

靈塵怒吼,而下面,已經震驚于這竄升到兩萬金幣的價格,這件七瓣鎮神蓮,也就以兩萬的價錢,收入了三層那邪音男子的手中.

第二件拍賣的東西,也終于被推了上來.

看起來,只是一羊皮卷軸,卷軸之上,似乎有符文閃動,只聽拍賣師介紹出聲.

"第二件,為離天宗三長老所制造的一則卷軸,這則卷軸的主要作用,便是抓捕靈獸為己用,低價五千金幣,每次出價不得少于五百金幣,價高者得……"

依舊是一片驚愕,又一件有價無市的東西,怎麼這次拍賣會,淨是些難尋的寶貝?不過想了想,眾人也就釋然起來,畢竟,為了顯示壓軸寶貝的強大,這普通的拍賣品,自然也要貴重一些才對.

鬼神大陸之上,駕馭靈獸為己用,有三種方法.

第一種,是靈獸心甘情願的讓人族修仙者統禦,相對來講,是一種兩方公平的契約,可靈獸界,卻少有如此歸順于人族的靈獸.

第二種,是用以強大的實力,鎮壓靈獸,若是靈獸想活,自然會接收擊敗它之人的統禦,若是靈獸剛強,至死,也不會聽從與一個人族的話,所以,用這樣方法的人最多,可能夠駕馭靈獸的人卻是少之又少,畢竟,靈獸的倔犟,造就了他們的甯死不屈……

第三種,便是這樣的卷軸契約了,一旦用出,會有七成的成功率,一旦成功,靈獸的靈魂便會受到契約的牽制,除非使用者解除契約,否則,那靈獸將會永遠的被迫臣服于使用卷軸之人……

故此,這卷軸也是格外的珍貴.

這一次,江一沒有猶豫,也沒有與靈塵商議,直接開口了!

"一萬金幣!"

一聽江一一上來便將這低價翻了一番,不少人已經放棄了這次拍賣,他們也知道,敢這樣做的人,手中的財力,或許並非他們能夠比擬.

可還是有人開口.

"兩萬金幣!"

面對一上來根本就無視什麼最低加價五百金幣的事情,成倍成倍的翻價錢,眾人突然有點感覺司空見慣了,這原本一場拍賣會,似乎變成了一場有錢人的游戲,可事實是,每次拍賣會進展的時間一長之後,自然而然的就會變成有錢人的游戲……

"三萬!"

"三萬五……"

拍賣場上越來越激烈,可拍賣場的後台,卻有兩人在一房間之中,聽著外面的聲音,其中一人開口.

"呵呵,李宗主,真是沒想到你能這般大手筆……我若猜的不錯的話,這幾乎所有拍賣的東西,都來自你們離天宗一家之手吧,我之前看了看拍賣物品的表格,幾乎沒有一樣不是難尋的東西,你這若是拍賣出去,就不會心疼?"

"心疼?"李天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我有什麼可心疼的,這東西轉來轉去一大圈,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自己手里,我會心疼?"

"哦?此話怎講?"

李天聽著外面的聲音,倒也沒有隱瞞面前少年想要詢問的問題,回答道.

"三層的人,都是我的人,一層之中,同樣也有不少我離天宗的人,所有好東西,我們自己人都高價拍下,錢,還會回來,東西,也依舊會回來,我有什麼可心疼?無非是抽取一些中間的費用給拍賣場,那點東西,我還根本就不看在眼中……"

"哦?這樣說的話,前輩就不顧忌江一他們一件都不拍了?"

"怕什麼,只要我說的壓軸寶貝不出現,我就不信他們會離開,只要他們不離開,總會拍下些東西的吧,他們不拍,拍賣會便一直進行!好東西不給他們,差一點的給了他們又何妨?反正到時候將他們殺了之後,那東西,也依舊是我的……"

李天露出一抹陰側側的笑意,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此刻握緊了拳頭,面目之上滿是自信,似乎覺得他這次的計劃天衣無縫,刺殺江一和靈塵的行動,也已然志在必得……

"那我,便等著李宗主的好消息了,呵呵……"

"放心就是……"

拍賣場後台的談話,沒有第三個人知道,此刻江一也是興致勃勃的在與人競價,一邊在琢磨著到底值不值的問題,可最終,依舊是抵不過別人的價錢實在太高,而不得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