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青天府的動向
g,更新快,無彈窗,!

靈塵頓時懵了,有些看怪物似的看向江一,眼中充滿不可思議.

"江一,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

江一滿頭黑線,腦門之上青筋暴起!

"滾!你丫的腦袋才被驢踢了!"

"行行行……"靈塵賠笑,"那啥,就算咱倆買不起,湊湊熱鬧也好啊,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長長見識總行吧……"

"若真的有媲美地階的寶貝,你覺得,李天會不會拿出來拍賣?"

江一突然這麼一說,靈塵愣住,面孔之上的笑容凝固,隨即又是笑了起來.

"別鬧了,江一,拍賣場是隸屬于青天府的建築,就算他們離天宗再有能耐,還能偷偷帶走有人要拍賣的地階寶貝不成?就算是李天,想要的話,也帶拍賣吧,再說了,拍賣場,寶貝多,價高者得,就算買不起壓軸的,萬一碰上什麼合適的戰技或是什麼寶貝那?"

江一依舊有些警惕,奈何靈塵又是嘟嘟囊囊的說了一大通,引得江一一陣頭大之後,江一終于應了下來.

"我……那行吧,不過,三天,咱們兩個要小心一點,萬萬不可輕易出客棧的大門!"

"知道知道……"

靈塵嘿嘿一笑,不再多言,隨便尋了家客棧住下,江一和靈塵便開始進入了靜修的狀態.

他們此行,一來是為了前往幽靈學院,二來,便也是為了曆練,那日常的靜修,必不可少!

連續兩天,兩人都未曾邁出這房門半步,哪怕是吃飯,都是店家小二送上來的,這天,江一和靈塵也琢磨著想要去探探進來大陸之上的消息,便相攜下樓,到了那客棧一層的餐桌上,尋了個僻靜的地方,一邊吃著午餐,一邊聽著周圍之人的談話.

可大多數,都是在說什麼關于拍賣會的事情,也有很多人,都是聽了消息從附近的地方趕來,准備一睹壓軸寶貝容貌.

兩人皺眉,沒探聽到什麼有用的消息,正要離開之際,突然有人在他們附近的桌子上說了句關于青天府的事情,引起了兩人的注意!

已經快要起來的身子又一次穩穩坐好,兩人裝模作樣的吃著盤中的花生豆,喝著清甜的果酒.

"聽說了麼,青天府的人,好像和亂荒閣打起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誰知道那,畢竟人家是大勢力,人家想干什麼,又怎麼可能讓咱們隨便傳道?"

"這不是好奇嘛!"第一聲開口那人倒著壺中美酒,"聽說還是從西北雪域江家那里出來之後,青天府突然就和亂荒閣動手了,雖然規模不大,可是已經死了不少人的……"

"難道是因為前段時間鬧的沸沸揚揚的青天府四大劍客殞命的事情?畢竟江家現在還在,也就證明這件事情應該並不是江家做的,要不然就算萬寶靈尊在,恐怕江家也被滅了,大勢力好面子,現在看來,應該是查清楚當時到底是什麼人干的,開始動手了吧……"

"應該是這樣吧,哈哈哈哈,不過也就咱們猜猜,反正這樣打下去,越打越大,管他們那,來來來,咱們喝酒!"

……

江一和靈塵頓時皺起了眉頭,江一使了個眼色,靈塵會意,兩人起身,便向那樓閣之上走去.

待的兩人進入房間之後,關好房門,方才開口.

"青天府和亂荒閣動手了,因為四大劍客?"

"這樣說的話,難不成是亂荒閣取了我們幾家的靈劍?可是,不應該啊,亂荒閣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長,可也是咱們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力之一,沒必要偷咱們的靈劍吧,他們若是想要,一聲令下,我們不是就要乖乖的上交?再者說了,若真是他們,你我身為兩把劍的主人……還能夠站在這里說話麼?"

江一咬著下唇,聽靈塵把話說完之後,陷入了自己的記憶之中,良久之後,回過神來,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對勁兒啊……我記得清楚,當初動手的人,身法我很眼熟,可是,我眼熟的人,修為不及我,修為比我高的,我都可以驗證出並不是他們……所以,我也一直都很納悶,弄不清楚,為何會有人窺視我們的靈劍,用靈劍,到底來干什麼?如果真的牽扯到亂荒閣的話,如果說不是有大事要發生,我死也不信……"

江一能夠猜到的,其實靈塵也都猜了個差不多,可無論如何,他們還是想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殺江一的人究竟是誰?總是在有了一點線索之後,被另一條線索打斷,江一一個勁兒的猜測,又一個勁兒的推翻……

"算了,如果真的有大動作,咱們必會得知,或許咱們的靈劍重現的時候,就是我們得知真相的時候,現在想的再多也是枉然,先考慮一下我們明天參加完拍賣會之後離開的路線吧,離天宗的人應該至今都沒有發現我們,我們相對來講,應該很安全."

這點,江一倒是沒有否認,也已經和靈塵商量好了采買代步靈獸到時候直接離開!

每次拍賣會結束後,只要有珍貴的東西現世,日後三天之內,必然會有血雨腥風出現,他們並不打算采買那所謂的壓軸寶貝,也不想參與到無端的戰爭之中,故此,離開,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跑得快了,會被人追殺,說是有重寶在身,跑得慢了,也會被人追殺,說什麼是在等待支援……

所以,能不能把握好那個時間,很重要……

江一也暫時的將他們聽到的事情拋諸腦後,等待拍賣會開始的時間.

次日清晨,天還未亮,外面已經鞭炮齊鳴,鑼鼓喧天!

江一和靈塵從靜修之中清醒,戴上了個斗笠,向拍賣場方向前行……

不過,此番他們這樣看起來異常的舉動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畢竟大街之上,皆是這樣的打扮,誰也不想自己拍賣得來寶貝,被人看到了面孔,引來事後追殺,誰都喜歡寶貝,可誰也都憐惜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