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腹黑
g,更新快,無彈窗,!

轉眼間,又過數天,江一和靈塵已經不知道又走了多遠,可當他們翻過一片低矮的小山之時,突然看到遠方,他們正要經過的那天道路之上,似乎有一片黑壓壓的東西在緩緩移動.

江一慌忙拉住靈塵趴在雪地上,壓低了身形,靜靜的觀望.

"前面……怎麼回事?"

定眼看去之後,江一和靈塵才算是看清楚,那黑壓壓的一片,盡是武裝整齊的修仙者,配備著同樣的馬匹,在這雪原之上游戈.

"看這戰甲的模樣,應該是離天宗的修仙者,他們在這里做什麼?"

靈塵語罷,卻是讓江一皺緊了眉頭,他不想去向壞的方向想,可這又算是怎麼一回事?攔截?

江一轉頭與靈塵商議.

"怎麼樣,咱們過不過去……"

靈塵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攤開了手中地形圖,手指在地形圖上輕劃.

"若是不從這里過的話,我們需要直接繞過離天宗駐地,到時候,我們最起碼要多半個月的路程,且若是繞路的話,無論從那個方向走,危險性都比離天宗駐地這里危險數倍……"

江一又豈能不知?畢竟除了離天宗駐地范圍,離天宗的兩側皆是天險之地,進的去,不見得出的來……

可沒搞清楚狀況,他們又怎麼敢以身犯險?再者來說,江家和靈家與離天宗的關系都還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模樣那,他們本就不打算真正的拋頭露面,離天宗卻在這麼早的地方設下了兵團,總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兒.

"若不然這樣吧……"江一輕舔了舔自己自然被凍的霜白的下唇,看向那離天宗的兵團,繼續開口道."咱們兩個喬裝打扮一番,不以我們的真面目示人,蒙混過去……"

"這樣……行麼?"

靈塵還是覺得江一說的未免也太簡單了,可江一卻是點頭回應.

"應該沒問題的,若是他們對我們有敵意,要對我們進行攻擊,我們喬裝打扮之下,他們最起碼也要先弄清楚我們的真正身份,這樣,我們也有了反應和逃離的時間,若是沒有敵意,我們便更容易過去了……"

"那好!"

靈塵雙唇一抿,卸下背後的紫龍劍,暫時交到了江一的手中,平日里,他常隨身背負,若是喬裝打扮,露出劍,難免引人過多生疑.

而江一,也是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取出兩套看起來有些破舊的衣裳,便與靈塵相繼換上.

別的材料,他們倒是沒有,只能亂了束發,從雪地深處挖出泥土,均勻的塗抹在各自的臉上,轉變了自己的膚色,剪下頭發,沾在唇角充做胡須,盡量的勾著腦袋,裝作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向那離天宗兵團所在的方向走去……

見遙遙的,有兩個看起來身材佝僂的年輕人走來,那離天宗的兵團之中,有一身著大紅披風者伸手一揮,便有人抬步上前,到了那江一和靈塵的身邊.

江一和靈塵見到這人影行近,盡可能的保證自己的平靜,輕抬眼之間,只聽那過來的離天宗之人開口.

"兩位,要去哪里?"

江一頓了頓,壓了壓自己的聲音,回應道.

"這位大人,我這弟弟體弱多病,最近得了什麼什麼風,總之,我們當地的郎中說,是必死之症,還會傳染……"

江一話都未曾說完,突然感覺自己腰間一痛,卻又不敢聲張,只能強忍,偏頭去看,那靈塵眼角有些抽搐,正不動聲色的撇了江一一眼,卻又很是配合的咳嗽了幾聲……

那離天宗之人一聽說是死症,又會傳染,這突然咳嗽起來,面色突然一變,慌忙後行,那面孔之上原本的笑意盡皆收斂,轉頭向那大紅披風男子露出了為難之色.

可江一看的真切,那大紅披風男子遞過來一個眼神,這近前之人便不得不又一次的轉過頭,而江一,則是適時的繼續回答離天宗之人之前詢問的問題.

"這不,聽說離天宗之中有位丹師大人能夠治這種病,我就琢磨著帶我這苦命的弟弟去看看,看看能不能保住我這弟弟的一線生機……"

江一一邊說著,一邊聲淚俱下,時不時的抹著眼睛,看樣子當真就快要哭出來了一般.

靈塵心中怒罵江一,卻也知道,當下,應該顧全大局,發絲遮蓋的面孔之下,靈塵一個勁兒的翻著白眼,裝作真的快要垂死的樣子.

那近前的離天宗之人轉身離去,江一和靈塵都是聽到,在這人轉頭離去的一瞬間,嘟嘟囊囊的說了句.

"真是晦氣……"

不知道這男子與那大紅披風男子說了些什麼,這大紅披風男子皺了皺眉頭,便遙遙開口道.

"你們兩個,過去吧……"

江一慌忙點頭應下,便拉著靈塵一步一搖的繼續向離天宗駐地方向走去,過往之時,離天宗的兵團紛紛讓開道路,這大紅披風男子盯著兩人又是看了少許時間,沉默不言.

待兩人走遠,這大紅披風男子突然掏出懷中的一張羊皮卷軸,拉開之後,其上有兩個面孔的畫像,栩栩如生,正是剛剛經過的江一和靈塵.

這大紅披風男子又是回頭看了一眼,唇角勾笑,不知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向一旁吩咐道.

"去,傳訊給宗主,就說,江一和靈塵,已經過去了……"

"過去了?"旁邊之人突然伸手指向那兩個遠去的病怏怏的身影."老大,你是說他們?"

"是,就算再喬裝打扮,身上的氣勢也是無法改變,修仙者就是修仙者,和普通人相比就是不同,病秧子的體內擁有充沛的靈力?說出去誰信?何況……他們也並沒有做到真正的易容,眉眼之間,依舊是江家江一,靈家靈塵……"

那詢問之人點頭,轉身招來傳訊飛鷹,便即刻書了張字條,綁在鷹腿之上,放飛了出去……

此刻,江一和靈塵依舊不知道他們已然暴露,依舊一步三搖的走著,生怕那離天宗的人看出什麼蛛絲馬跡,畢竟,是敵是友,到現在為止,也依舊未曾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