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星光之中有星芒,星芒劍上轉星光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慌忙睜開雙眼,抬眼上看,靈塵的身影,正橫在了自己和那跳起的狼身之間,見江一看向自己,靈塵勉強勾起一抹笑意.

"既然死,那我先,讓你內疚一會兒也好……"

身形掉落,江一一把伸手接住,奇跡般地,狼群有了片刻的停頓時間,那原本跳起的狼身在另一處落下,轉而望向眼神空洞的江一.

江一的手在顫抖,這就是自己的兄弟,生死關頭,明明有跑掉的機會,卻是挺身來救,就算此番他們大難不死,這靈塵的背後,恐怕也會留下幾道不可消彌的疤痕.

可他們真的可以大難不死麼?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江一可不會相信這件事情.

天空之上,皓月被那烏云遮住,原本就昏暗的天空,此刻更加朦朧,天空之上,繁星點點,雖然並不清晰,卻也有了可循的蹤跡.

江一此刻輕輕的放下了已經有些迷茫的靈塵,提著星芒劍環顧四方,四方冰霜戾狼一時間也未曾攻擊,可江一卻是動了,揮手高舉星芒劍,向前方劈砍,口中低吟.

"你想先死?哈哈哈哈!別想!有我在,我必會讓你看著我先亡,如你所說,讓你多內疚一會兒也好……"

狼嚎陣陣響起,在這空曠的冰原傳出很遠很遠.

天空之上,突然有星芒閃爍,一時間竟是隱隱蓋過了皓月的亮度,與地面之上江一手中星芒劍遙相呼應,星芒劍紊時間光芒閃爍,那天空上的星辰,流轉出一抹光輝一般,點落到了江一手中的星辰劍!

江一能夠感覺的到,似乎有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附著在了星芒劍上一般,可卻也只有一擊之力,他心中很清楚,只要這一劍劈砍而出,自己就再也沒有了發動第二次攻擊的能力……

江一不由得偏頭看向了不遠處目露陰森的冰霜戾狼頭狼,高舉星芒劍,控制著星芒劍的勢,向那頭狼方向劈砍!

"星光之中有星芒,星芒劍上轉星光!"

不同于紫龍劍的紫龍虛影,這星芒劍的勢,似乎就只是一道金黃色的光影一般,卻夾雜著絲絲毀滅的氣息,在雪地之上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跡,劈砍在了頭狼的狼身之上!

一聲淒厲的吼叫傳來,突然這吼叫變得越來越弱,所有冰霜戾狼皆是轉頭去看,見那金黃色的光華閃過之後,那頭狼也已經橫尸當場……

江一勉強保證自己的身軀不倒,又是佯裝攻擊一般的向四方冰霜戾狼揮動星芒劍!

沒了頭狼的一眾冰霜戾狼,此刻宛如一盤散沙一般,四散逃離……

聽那腳步聲越來越遠,江一終于忍不住向後方倒去,仰望天空,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江一感覺自己周身靈力似乎因為剛才那一擊揮霍一空了一般,一種強烈的虛脫的感覺,便開始在江一的周身蔓延.

江一有些困乏的想要閉上雙眼,可他又知道,在這冰天雪地之中,若是這般沉睡過去,就算沒有靈獸出現把他們叼跑,他們也要活活的凍死在這里……

靈塵可是暫時已經沒有了活動能力,江一必須要自己逃離的同時,帶著靈塵一同逃離.

這里有打斗的現象存在,又有了血腥之氣,若是有其余靈獸尋著血氣追了過來,他們兩人,便再也沒有了驅逐的能力,如今,他們能做的只有離開,離開這個之前的是非之地.

江一勉強持著星芒劍站起身子,一搖一晃的靠近靈塵,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療傷丹藥,塞入靈塵的口中.

此刻,靈塵的神識也有些飄忽不定,因為失血過多,此刻雙眼更是有些朦朧,江一自然是明白他的現狀,卻粗暴的將其一把拉起,只見靈塵突然瞪大了雙眼,面色刹那間變得煞白,豆大的冷汗順著靈塵的面頰滑落,怒罵之聲,已經環繞在江一的耳邊.

"江一!我……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救命恩人的麼!你是要殺了我麼……"

面對靈塵的怒吼,江一嘿嘿一笑.

"要不是怕你真死了,誰愛拉你誰拉你去,快走,這里血腥氣重,要趕緊離開,熬到天明,就安全了……"

靈塵依舊呲牙咧嘴,看向四方.

"咦?狼那……"

靈塵的聲音雖然虛弱,卻已經暫時有了一絲活動的氣力,當靈塵為江一擋下了那致命一擊之後,靈塵的意識便有些飄忽,他可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怎麼自己醒來之後,那些足以讓他們全部死在這里的冰霜戾狼全部消失了?

"狼?被哥打跑了……怎麼樣,哥厲害吧……"

江一一邊踉踉蹌蹌的拖著靈塵向遠方行去,一邊小心翼翼的用地面上的積雪蓋住靈塵身上滴落的鮮血的氣息.

"厲害個屁!要不是我幫你擋了一下,你早就死了,還有個屁機會殺狼,到底是咋回事……"

"嘿嘿……"江一一邊拍了拍靈塵受傷的肩頭,讓的靈塵頓時對江一怒目而視,要看就要爆發,江一開口."突然領悟了星芒劍的勢,星芒即天上星辰的星光,或許,我這星芒的勢,只能晚上用吧,有點雞肋了……不過還好,威力不錯,哈哈哈哈……"

看著江一一臉的笑意,給靈塵的唯一感覺就是……

丫的,這家伙真欠揍!

兩人相互攙扶,一路說笑,時不時的拍著對方的傷勢,看起來是在耍壞,可事實上,兩人心中都清楚,兩人的狀態都不好,為了能夠保證自己的神志清明,最好的辦法便是疼痛!瞬間傳導在周身的痛苦,會讓他們那已經開始懶惰的神經驟然蘇醒.

夜,漸漸的逝去,雪原之上最危險的時間只剩下了最後的一小段.

黎明前的黑暗……

江一和靈塵終于尋找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冰洞,恢複自身的傷勢,好在他們在黎明之前在沒有遇到其余靈獸的攻擊,可若是他們就以這種受傷的身軀繼續行走在雪原之中,危險性,可謂是倍倍翻增!

豔陽正西之時,兩人方才從療傷之中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