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遺千年的痛處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里!"

江一略一思索,還是決定將自己的秘密說于遺千年,他相信遺千年的人品,他也相信,就算自己告訴他了,他也不會把自己當小白鼠給解剖了看看星芒劍到底儲存在哪里吧……

江一伸手一揮,星芒劍憑空出現在自己的手中,其上光華流轉,聲聲清脆的劍鳴,回蕩在屋子之間.

遺千年緊緊的盯著江一星芒劍出現的方式,卻和儲物類法器一般無二,這……又算怎麼回事兒?

只聽江一解釋道.

"當初我被人暗殺,僥幸未死,醒來的時候,傲龍劍丟失,卻遇到了一高人,贈我星芒劍,可這星芒劍,似乎能夠溶于我血脈之間,游走在我身體之內,所以,不需要儲物類法器承載,我的劍,就在我的身體里!"

遺千年突然聽得沒頭沒腦起來,可卻也開始在心中回想,他想到,有人以前也能將自己的兵器融入自己的血脈之中,想到這里,頓時一驚,不由開口追問,那聲音,隱隱的,竟然有些發顫.

"哪位高人,名喚什麼?"

"不知……"江一又怎麼敢瞎編亂造?萬一遺千年去查了,偏偏還查到這麼一個人,那就太尷尬了,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問三不知,任你問天問地,我就知道不知道,回答你所有的問題……

見遺千年似乎是在沉思,江一又是接了一句,遺千年似乎生怕漏掉什麼似的,慌忙抬起頭,緊緊的盯住了江一.

"那高人只說于我有緣,也只贈我一劍,別的,倒是什麼都沒幫我,任由我在極地嚴寒之中自生自滅,我也是回來之後,才意外發現,星芒劍竟然可以融入我的血脈之中,這件事情,我未曾跟任何人說起,還望前輩于我保密!"

遺千年點了點頭.

"好!不過,既然哪位高人與你有緣,或許還會再相見,若是再相見,麻煩幫我托句話,就說,萬寶靈尊想見他,若是他拒絕,也要幫我問一下他的名號,還有他現在在什麼地方,拜托了……"

遺千年的神色有些暗淡,讓江一頓時有些傻眼,自己就編了個謊話,怎麼還牽動起遺千年的傷感了?

"若是再見,必然幫前輩傳話,只是不知,前輩可是想到了什麼?怎麼……"

遺千年長吸一口氣,強打了打精神,口間輕開,可眼神之中,卻有一種深思之色.

"曾經,我有一位兄弟,他也可以將自己的兵器融入自己的血脈之中,可後來他神秘失蹤,我以為他死了,尋找了數十年,依舊不知所蹤,我殺了他的仇人,我以為是他們暗殺了他,可最後我只是查到,他進入了仙鬼山,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而能夠將兵器融入自己血脈的,普天之下,除了你,我只聽說過他一人!所以……"

江一點頭,他明白了,什麼都明白了,自己就是這麼一陣瞎編,竟然還能扯到遺千年的一個兄弟?也能將兵器融入自己的血脈,難不成……

江一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難不成,他也是和自己一樣,意外的來到了這片大陸?!

至于意外的又一次失蹤,最後出現的地點在仙鬼山,難不成,仙鬼山有他回去的辦法?

江一有些激動了,仙鬼山,他是知道的,就在鬼神大陸邊緣地帶的一座山脈,傳聞,那座山脈的另一側,被人稱作仙界!

對于仙界的認知,江一的記憶中,還有各種各樣的記載里,都只有兩個字眼,仇人!

所有人都以證仙為目標,而對面明明是仙界,為什麼卻都是仇人?為什麼要成為仇人?江一始終想不明白,只是史書記載.

數萬年前,整個世界只有一個仙界,可仙界之中卻容不下鬼神大陸現在的一些領袖,將他們孤立而出進行打壓,那些領袖不甘于受盡欺辱,登高一揮,帶著一干忠于他們的修仙者與仙界領袖對抗!

可畢竟他們的人在少數,被仙界的人一直打到了西北地界,便有了青天,黃天,蒼天,烏天四大天府,久而久之,慢慢的演化之後,形成了現在的鬼神大陸!

鬼神大陸所有領袖的共同目的,便是推翻仙界暴.政,重回仙界,成就一統兩界大陸的無上榮光!

至于到底是什麼原因,江一不想太多的計較,他只想回去,哪怕這里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妹妹,可他還是想要回去,想要知道父母們的失蹤之謎……

只是隨意的一說,卻讓遺千年情緒越加低迷,只見遺千年又是取出一枚戒指,一冊書籍,丟于桌面之上,便于江一說了一聲,轉頭離去……

江一看著遺千年略有蕭條的背影,沒想到那個活寶一樣耍混的怪老頭,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戒指,江一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空間的力量,伸手稍一摩擦,江一便感覺到了那戒指之中幽邃的吸力,其內,有一片並不小的空間,邊角處堆放著一些雜亂的玉瓶,江一探入靈力,控制著玉瓶從這儲物戒指之中現于外界,將遺千年給他的那兩枚丹藥放進了玉瓶內,伸手一揮,又重新將玉瓶放回了儲物戒指.

接著,江一才轉頭看了看遺千年放在桌面之上的書冊,藍色的書皮之上,書有五個字.

百煉控身術

江一輕輕的就書籍翻開,其內並不是什麼修煉的功法或是戰技,只是一些控制周身肌肉血脈的法門,只見簡則上書!

百煉控身術:周身百骸,皆有控制之法,奇經八脈,更有修煉之術,五髒六腑,精血皮肉,盡為難修之處,且戰斗之時又是易傷之處,由此,方生控身之法,鍛煉周身肌肉筋脈,五髒六腑運轉,內在強健己身,外在抗敵攻擊!

這一本書,當真可謂是雪中送炭,江一最缺的是什麼?便是控身之法了,而家族中的控身之法,無非是身形走位,名為控身,更為步法,而這一本不一樣,這一本更多的是強健自己的肉身,以求達到控制周身上下任何一塊兒肌肉,血管運動的法門!

比之那些步法控身,高深無數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