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誰來背黑鍋?
g,更新快,無彈窗,!

"結果是,排名前五的靈劍,已有三柄失蹤,而這三柄劍的主人,已有兩人殞命……"

江一不卑不亢,將他認為的證據全部說了出來,只聽那青天府為首之人淡淡開口.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搗亂?"

"是與不是,你們一查便知,我們江家也不想做無謂的戰斗,也不想做什麼替罪羔羊,更不想跟你們青天府硬碰,真的比起來,我們江家在青天府中居于末流,硬碰青天府與找死無異,我們也不想開罪青天府,可……"

說道最後的時候,那最後的那一個可字,江一只是動了動唇角,卻根本未曾發出聲音,江一在心中暗道.

可我們江家,遲早要勝過你們青天府,來報今日不分青紅皂白便前往攻殺之仇……

江一明白,想要做到與青天府對抗,太難了,可自己必須要想辦法證仙,或許證仙之後,便有了與青天府對抗的資本,到時候,必要讓青天府之人,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賠禮道歉!

江一把他們江家的姿態放的很低,什麼居于末流,根本就是胡扯,西北雪域第一世家,就算在鬼神大陸,在排名前百的勢力,家族內,必然也有西北江家列于其中……

而江一這麼說,無非是此刻為了迎合一下青天府,給他們戴戴高帽子,保全他們江家,畢竟,青天府的憤怒,他們江家,承受不住……

青天府那為首之人眯著雙眼,沉思良久,偏頭與旁邊之人吐出一字.

"查!"

周圍的幾名青天府之人動了,而圍繞著江一和那江家傳訊者的青天府之人,也在他們此行為首之人的命令下散開,讓江一和那人暫且回到了江家駐地之內.

遺千年同樣落到了城牆之上,江天命收起了落龍弓,與下方青天府之人遙遙相望.

"若是不曾離去,那邊暫且留我江家小歇如何?"

反正已經查到了事情的真相,江天命奔著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概念與青天府之人開口.

那青天府為首之人搖頭拒絕.

"進江家就算了,若是你們給出的證據是假的,吃了你們的,喝了你們的,反倒讓我們再動手時不好意思,我們駐紮在城外就好,若是你們敢耍什麼花樣,呵呵……後果,你們心中清楚!"

說罷,青天府那為首之人伸手一揮,便帶著青天府眾人在江家駐地一旁的一片空地之上搭起了帳篷,准備在此駐紮,順便等待查線索之人的回歸.

帳篷剛剛搭建完成,突有一傳訊飛鷹從哪帳篷群中飛了出去,那黑色的利爪之上,綁著一張白色的字條,飛向青天府的中樞之地……

他們要將這里的事情傳訊給青天府府主,也好隨時定奪一些決定,畢竟有些決定對了還好,若是錯了,出現損失的話,青天府中戒律嚴格,只是他一個小小的中隊長,可承擔不下……

江家駐地又一次恢複了通商,可來往之人卻是人心惶惶,生怕兩家什麼時候再打上一場.

江家之中,江一和江天命並沒有反身進入江家大院,反倒是和遺千年一起,出了江家的駐地.

三人行走在雪地之中,進入了青天府駐紮的地方.

他們也想探探口風,看看青天府對于這件事情到底有多堅決,還有一個目的便是……

查出偷劍的真凶,將其繩之以法,若是他們西北三家能夠參與其中的話,江家自認為絕不會落後!

畢竟他們三家的信息網還是小了一點,可青天府不一樣啊,鬼神大陸七大掌局勢力之一,他們的關系網,遍布整個鬼神大陸,想要查這件事情,比起他們江家,要簡單無數倍!

青天府駐地之外,眾人剛剛將帳篷群收拾妥當,排出了巡邏之人,以防不測,可這些人剛剛走出來,卻見江天命帶著江一和遺千年,已經到了帳篷群之前.

見到這青天府之人走出,江天命略有欠身.

"麻煩通報一下你們此行的首領,就說我們想要與他一見,也好細細說說關于我們最近知道的一些事情."

原本,那巡邏之人想要把他們趕走,卻還未曾開口,便聽到帳篷群里面有聲音傳出.

"讓他們進來吧!"

那巡邏眾人略有皺眉的讓開道路,供江一三人進入其中.

最中央的那個帳篷,看起來要比周圍的帳篷大很多,江天命與江一,遺千年三人拉開了帳篷的門簾,內部便有一股暖意傳來.

帳篷之內,正前方有一桌案,青天府那此次帶隊之人正席地而坐,低頭在面前的桌案上書寫著一些什麼東西.

聽到了外面的動靜,這青天府此番帶隊之人直接開口.

"隨意坐吧."

三人點頭,坐在了左右那兩個並不大的桌案旁邊,良久之後,青天府這人才抬起頭.

"有什麼事,說吧."

可說完這句之後,這人便又低下了頭顱,在面前紙張上書寫著什麼東西.

江天命與江一對視了一眼,只聽江天命開口.

"此番,主要是想詢問一下貴府此次前來,便只有要滅掉我們江家這一個目的麼?"

青天府這人手中晃動的毛筆停下,又一次抬頭.

"你們來,便是詢問此事?"

江天命搖頭.

"也是,也不是,還有些事情恐怕要拜托一下貴府才行……"

"哦?"

青天府這人似乎來了興致,呵呵一笑,放下了手中毛筆,唇角輕輕勾起,又是開口.

"真有意思,不要忘了,我們,現在依舊是敵對關系,那怕你們給出了或許是證據的證據,可我們依舊要查實,若是你們提供的是假的,呵呵,那我們青天府此次前來西北雪域,確實只有剿滅江家這一個目的……"

"是真是假,我相信總有公道,我也相信青天府不會讓我們背這個黑鍋,不是麼?"

這青天府之人挑著眉毛,唇角輕動.

"是,只不過,若是實在沒人背這個黑鍋的話,呵呵,介時……"

青天府這人不說話了,饒有興致的玩弄起了自己的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