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被證實的猜想
g,更新快,無彈窗,!

"快過來!"

江一一聲輕吼,那江家傳訊之人便已經抬步欲要向江一的方向靠攏,那之前看押江家傳訊者的青天府之人,一個愣神之間,慌忙晃動手中大刀,向前劈砍.

原本,就算江一真的到了他的身前,他也想要將這江家傳訊之人當做俘虜,到時候,就算江一到了又如何?可誰曾想,只是關注著江一的狀況,竟是讓手中這個"俘虜"給跑了?

江一化守為攻,向前突刺,努力的想要穿透人群,與那自家傳訊之人彙合.

好在那傳訊之人也是頗為配合,與江一點頭之間,同樣的揮舞起了手中的佩劍!

相對來講,這傳訊者的修為要比江一高上一些,只要能夠擺脫背後那個青天府原本看押他的人,江一身側那些煉精化氣之旋照境的青天府修仙者,他皆能應對!

"嗖!"

落龍弓的箭,又到了!

城牆之上,江天命已然看到了自家傳訊者脫離了青天府的鉗制,正要與江一彙合,而落龍弓所指,便落在了兩人中間.

那中央的人群慌忙散開,不等其余人長箭射出,江天命揮了揮手示意停下,便又揚起落龍弓,打向了別的地方.

總之,江天命打那,其余的江家之人緊隨而到!

趁著短暫的時間空隙,那江家傳訊者終于與江一彙合,兩人背靠背,面朝八方,用盡全力的揮舞著手中長劍.

那江家傳訊之人的耳邊,突然傳來了江一的話語聲.

"怎麼樣,讓你們查的事情,進展如何了?"

周圍青天府之人也是聽到了江一此言,有些納悶,都到這種時候了,還有心思在戰圈之中詢問問題?不過,他們也沒有過多的去考慮,畢竟有人來救,也就證明了這江家傳訊者值錢,手中必然有江家想要的消息.

只聽那江家傳訊之人開口.

"查清楚了,二少爺,靈劍榜上,除了第一靈劍魚北劍,第三靈劍鎮魔劍,其余靈劍皆已失蹤,並且,有兩柄靈劍的主人,據傳已經殞命."

聽到這里,江一眯起了雙眼,環顧四周,突然一聲大喊!

"停!不要再無謂的戰斗了,我有青天府四大劍客被殺,不是我們江家所為的證據!"

江一話音落下,無論是正在戰斗之人,還是正在觀戰之人,皆是又一次的瞪大了雙眼,戰斗之人驚訝于這所謂的證據,而觀戰之人,卻是驚愕青天府居然認為江家斬殺了他們的四大劍客?雖然在開戰之前,兩方話語中也有提及,可畢竟真正聽到的旁觀之人,卻是少數.

青天府的為首之人身子向後靠了幾步,立穩身形,轉頭看向江一.

"小子,不會是你想耍什麼花樣吧?借著這個機會,不費代價的便回到城牆之上?"

此刻,江一已經停手,同樣的按下了江家傳訊者手中的長劍,周圍青天府之人湊了上來,將江一他們兩人圍在了正中間,城牆之上,江天命一言不發,只是拉滿了落龍弓,搭上了墨羽箭.

"我們都已經停手,並且,現在你們的人把我們圍在了正中央,若是耍花樣,你們的人,刀劍隨便向前一刺,便能近我們的身子,根本就毫不費力的便能將我們兩人格殺當場,青天府……難道連這點自信都沒有?我們,不過是煉精化氣階別的修仙者罷了,青天府難不成會怕我們?"

江一的言語,便是他們現在的處境,同樣的,也有些許諷刺之意,青天府的人雖然聽出來了,有些不爽,可首領不曾讓動手,他們也一動未動.

"好,相信你,有什麼證據,說!"

青天府此次帶兵的首領壓低了聲音,想要看看這江一到底要說什麼,只要不是他想要的結果,連同之前那句略帶諷刺之意的言語沖突,他們不介意將江家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碎尸萬段.

天空之上,遺千年同樣的停了下來,此刻,連同遺千年在內,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盯向了江一!

遺千年已經做好了隨時去救江一的准備,畢竟他也不知道青天府到底會做什麼,只是知道,若是青天府想要殺江一,他們便一定敢!

江一拍了拍身側的江家傳訊者.

"知道我為什麼冒死救他麼?若是你們青天府晚來一刻鍾,或許我們根本不會開戰!自從你們青天府把戰書下到了我們江家之後,我們便展開了對這件事情的調查,青天府四大劍客確實死了,可據我們所知,尚有一人失蹤,而死亡的三人之中,還丟了一柄劍……"

"說重點!"青天府那帶隊之人顯然聽得有些不耐煩."我們不是來聽你講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的,我們只要證據,有證據,便暫且放過你們江家,沒有證據,呵呵,今天,就是你們江家的滅門之日……"

江一淡淡一笑.

"莫急,我要說的,就是那丟的那一把劍,敢問,丟的劍,是紅光劍吧……"

那青天府帶隊者點了點頭,依舊面露陰霾之態,不言不語,繼續讓江一開口.

"紅光劍,在靈劍榜上,排名第七!而靈劍榜第六的傲龍劍,第八的紫皇劍,第九的邪殺劍,都在我們西北雪域,而這三柄劍,同樣也丟了……"

"可是,這並不能說明什麼吧,再說了,誰知道你們西北的這三柄靈劍是不是真的丟了?"

"若是不信,你們大可以去查."江一頓了頓."而正是因為丟劍,陳家邪殺劍繼承者陳百名被人暗殺,我繼承了江家傲龍劍,同樣遭遇了一次暗殺,險些殞命,而這一次,又是這樣,人死劍丟,結合在一起之後,我曾設想是不是有人在收集靈兵榜上排名前十的靈劍?于是,我讓人去查了,而查到的結果,就在你們之前扣押的這個人手中,所以,我來救了……"

江一說到這里的時候,又一次停了下來,那青天府之人此刻似乎很是迫切的想要知道接下來的答案一般,開口催促了一下.

"那結果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