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遺千年的提醒
g,更新快,無彈窗,!

江家那傳訊之人見到江一正在舍命前來,此刻也是動起了腦筋,畢竟,若真的是坐等來救,江一恐怕很難將他帶回去!

雖然他自己也知道江一為什麼要救他,他很重要,所以,江一來救,擺明了便是有很強的目的性的,可那又如何?少主來救,對他來講,已經是莫大的榮耀.

江一依舊在努力的向前行進,身上已經多出了不少的傷痕,鮮血徐徐流淌,浸透了江一的外甲!

城牆之上,江天命看到這般情形,不由得一陣心疼,怒火心生!他們哪怕用箭,都將箭頭掰斷,可他們青天府那?處處狠手,又充滿戲虐與玩弄,終于觸動了江天命的神經!

江天命突然高舉左手,原本那些正在舉弓亂射的江家護衛軍紛紛停下,而江天命將靈力灌于喉間,突然開口,整個戰場之中,都能聽到江天命的怒吼.

"江家護衛軍聽令!換箭,讓他們知道,我們江家,也並不是軟柿子,任人欺壓!看我指令!落龍弓箭矢所落之處,萬箭齊發!"

江家護衛軍雖心生恐懼,卻還是高聲應下!

戰場之上的人愣了,周圍觀戰的人也愣了,誰也未曾想過,江家,竟然真的敢動手對青天府的人進行絞殺!

江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聽到後方江天命的言語,又是挽出一個劍花,向前推出劍氣,那星芒劍上,縷縷星光劍芒流轉,氤氳著淡淡的殺氣!

"嗖!"

落龍弓的箭,到了!

就穩穩的刺在了江一的身後!下一刻,周圍的江家護衛軍千把長弓突然拉圓!而青天府之人一陣頭皮發麻,紛紛左右散開,江一頓時壓力大減!

江天命的話,所有人都是聽在耳中,他們可不希望,那亂箭,將自己射成刺猬,橫死在這一個並不算高級的家族戰場……

那是恥辱,不止是對他們個人的恥辱,同樣的也是對青天府的恥辱.

見江一身後的人閃開,江天命伸手制止了就要射出的長箭,又是拉開了落龍弓,落龍弓的箭,刺在了江一的身前!

一時間,青天府之人又退,而這次,就連江一都不敢上前了,萬一這被自己人給弄死的,那估計可就真的要成為整個鬼神大陸的飯後笑談了.

江天命見江一也不動了,又是拉出一箭刺在江一左側不遠的地方,隔絕了青天府大部隊所在的地方,江一這才又一次抬步上前!

有了江天命落龍弓得震懾,青天府之人,竟是眼睜睜的看著江一掠過,卻又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攔!

而那青天府隊伍之中,又有人言!

"你們在干什麼?記住,我們是青天府的人!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象征著青天府!不要把懦弱帶出來,殺掉那個毛頭小子!讓世人都知道,就算萬劍當頭,我們青天府依舊凌然不懼!"

話雖這般說,可又有幾人不覺得自己的命值錢?不過倒還真的有人上了,卻也只是一個短暫的接觸,便飛身後退,生怕被那落龍弓定位!

饒是如此,卻也依舊阻礙了江一的步伐!畢竟青天府在下面的人太多了,江天命就算能耐再大,也很難將他們完全攔下,更何況是這種游擊性的戰斗,他們在遠處,根本就沒辦法精准定位!

而若是亂箭護住江一,江天命又怕誤傷了江一,一時間,原本江一又一次提高起來的速度又被耽擱而下.

江一又一次看了看距離,還剩下最後的四分之一,可這四分之一,卻宛如天蟄一般,自己想要沖過去,卻又被青天府之人攔下,甚至強擊讓其後退.

江一咬著牙,強忍著周身上下的疼痛,繼續揮舞著星芒劍!

天空之上,戰斗中的遺千年突然開口.

"劍走輕靈,游走之間,招式無形,劍走狂傲,獨尊于我,招招奪命,劍走霸道,一往無前,棄禦化攻,劍走游身,無懈可擊,敵近殞命."

聽到遺千年突然說的這些話,江一迅速記下,手中依舊在動,卻已然開始在腦中思索,思索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輕靈,狂傲,霸道,游身……

這都是禦劍的方式,各有不同,卻是禦劍之人必學的東西,幾樣配合在一起,攻守兼備.

可是,遺千年所說,無論怎麼聽,似乎他的意思都是在說,完全運用其中一樣,將其威力發揮到極致,或許能夠更強?

想到這里,江一突然變了劍招,劍走游身,無懈可擊,敵近殞命.

那星芒劍,此刻完全游走在了江一的身側,劍光流轉,似乎化為了一道亮黃色的隔層一般,將那周圍之人的攻擊,盡皆攔下!

而正是因此,江一甚至無暇再去攻擊超過自己一尺之人,可江一卻是突然笑了,遺千年的指點,非常到位,自己,已經完全可以暫時擺脫面前的困境,能夠向前走多少,便走多少,只要江家那個傳訊之人被他救回去,便可以弄清楚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戰到底該不該打了……

看著下方人群中的江一,天空之上的遺千年勾起唇角,稍瞬即逝,手掌輕撫虛空,虛空破裂,似乎有這攝人的黑色光芒時不時的在空中流轉,在遺千年的口中,尚還有些不岔的喃喃.

"唉,果然世人說,有一便有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千千萬,這讓我以後可怎麼辦啊,好好的給自己定下了個規矩,才堅持了幾百年,到了西北才幾個月,竟然破例兩次了,都是為了那個小兔崽子,丫的我上輩子欠他的?"

嘟嘟囊囊的,除了遺千年自己,沒人聽得清他到底在說什麼,可是,青天府之人越感棘手了,他們上了一個人的時候,與遺千年戰平,上兩個人,還是戰平,如今上了十多了個,依舊戰平,遺千年……到底有多強?

這,已經不再是他一個人心中的疑團了.

地面之上,江一終于快到了,而那江家傳訊之人趁著身後之人一個勁兒的在在意江一,突然向下一蹲,竟是順勢打了個滾,慌忙站起,從腰間抽出一抹短匕,護在了自己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