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劍拔弩張
g,更新快,無彈窗,!

江天命很快就到了,城牆之下,那青天府之人已經列出陣仗,環繞在江家駐地城門之前!

江家城門已然被迫關閉,來往客商歸于兩側不時的指指點點.

"來者,可是江天命?"

下方青天府之人抬起頭來,眯起雙目,看著城牆之上那錦袍男子,不由開口喝問!

"正是,青天府的戰書,我已接到,不過,那青天府四大劍客,卻並非我江家所殺!其實你們心中很清楚,我們根本就沒有殺了他們的實力,何必還要再緊緊相逼!"

江家和青天府之人看起來似乎還並沒有什麼太誇張的表情,哪怕他們有些人此番也並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何事,可那兩側來往客商,卻是差點就驚掉了下巴!

戰書?青天府的戰書?江家到底做了什麼?能讓青天府下戰書來戰?

不過,他們倒也都並未多言,畢竟此刻肅殺的氣勢已經在兩方陣營中顯現,若是那句話說的不對了,開罪了兩家,那可真的就有可能萬劫不複了.

"我們可都知道,江家之中,有萬寶靈尊遺千年坐鎮!殺死我們青天府四大劍客並非不可能之事,我們此次派四大劍客來拉攏萬寶靈尊遺千年,或許會有些言語上的沖突,可這痛下殺手……呵呵,就算是鬼神塔!我們也要討個交代!我們青天府,可不會任人揉捏而無動于衷!"

"哦?"江家駐地之內,突然又有聲音傳來,略顯蒼老,卻是越來越近,終于,有一道灰衣身影,漸漸的走上城牆,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青天府的意思是,這人,是我殺的?"

青天府之人並未說話,可他們的目光之中,卻已經擺明了就是認為這四大劍客是他萬寶靈尊遺千年所殺!

江一同樣的跟著萬寶靈尊遺千年走上了城牆,看著下方那整整齊齊的青天府之人,江一隨著遺千年聲音落下之後,接著說道.

"遺千年前輩一直在我江家之中,根本就未曾外出,至于什麼殺死四大劍客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也沒有這樣得時間,再說了,我們都知道那是青天府之人,又怎麼可能會在青天府的地盤對他們進行暗殺?我們自認為還並沒有到活的不耐煩的時候,還想繼續生存在青天府的領土之中,所以……怕是貴府,找錯人了……"

"牙尖嘴利!找沒找錯人,是我們青天府說了算!"

"這麼說來,非要戰?"

遺千年淡笑著,雙手負于背後,靜靜的望著下方的人群,那抹笑意,轉而有些被輕蔑所取代.

"非要!"

"那好!既然你們認為是我殺的,那就是我殺的!你們,又能拿我怎樣?江家,你們若敢動一絲一毫你們便試試看!不敢說滅了你們青天府,也能讓你們青天府,永無甯日!!"

遺千年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陰沉,依舊是負手而立,看起來沒有一點要戰斗的架勢,可那衣袍卻是無風自起,周圍靈力湧動,已然形成點點靈力漩渦,環繞在遺千年周身之側,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氣勢!

遺千年只是一人,只是放開了自己周身的氣勢,卻讓的那青天府之人不寒而栗,紛紛握緊了手中刀槍,些許膽小之人,已然開始向後輕移……

"你……"青天府這支軍團的為首之人開口."你當真要與我青天府為敵?"

聽到這句話,遺千年突然感到有些滑稽,就連一旁江一,都是有些略懵的樣子.

"真是笑話."遺千年開口."是你們自己說的,我殺了你們四大劍客,你們都大舉來兵了,怎麼……不是與我為敵,難不成,還是想要歸順在江家不成?"

面對這樣的冷嘲熱諷,那為首之人心生怒意,卻不曾明露出來,他知道,自己確實是緊張了,竟是說錯了話語,前後矛盾,可事已至此,也無法再更改了,他也知曉,無論如何都不能落了青天府的名聲,青天府的無上威名,是他們勢必要守護的東西!

"青天府!准備進攻!"

這人不再多言,他也知曉,再多說什麼,也是毫無意義,把這里打下來了,才是硬道理.

到時候,想怎麼決定這江家之人的生死,便怎麼決定這江家之人的生死,雖說遺千年在,可那又如何?終究是雙拳難敵四腳,遺千年能夠擋住一個,難不成還能擋住十個,一百個不成?

他們可不認為他們是那些沒用的靈獸,能被遺千年一吼震退,畢竟他們之中,庸手可並不多,為的,便是防止遺千年加入戰斗!

城牆之上,除了江天命和江一,江家之人紛紛冷汗直流,他們又怎麼敢真正的和青天府之人對碰啊,一旦青天府正式攻擊,他們恐怕想要保證全力施為都難,僅僅是因為,青天府那震懾一方的威名!

"家主,這……這怎麼辦啊……"

江家護衛軍,有一人手提長槍湊上前來,這人也是江家護衛軍一位護衛長,此刻,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後背已經被汗水浸透,頭上依舊冷汗直流,在這冰天雪地的西北雪域之中,更添一絲寒涼,讓人沒來由得,又多了一抹瑟瑟發抖.

江天命此刻也是沒有一點的辦法,轉頭看向遺千年,現在,遺千年是他們唯一能夠指望的上的人了,至于為何遺千年一直住在江家,又願意幫他們江家,江天命始終不知,可江天命也並沒有太過芥蒂,以遺千年的身份,恐怕自己就是把江家家主讓給他,他都不見得看得上,或許,遺千年真的只是想要閑的沒事出來散散心了吧……

"沒事,有我,他們誰動,誰死!"

兩方頓時劍拔弩張!不僅僅是江家冷汗直冒,就連青天府的那些人,此刻同樣的冷汗纏身……

一方震懾于青天府的軍團,一方恐懼于江家方向的遺千年!

兩方誰都未動,誰也不想當出頭鳥,可一旦有出頭鳥出現了,那必然便是兩方大戰的……

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