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線索
g,更新快,無彈窗,!

"戰書?!"

這兩字一吐出口,江家眾人再也沒有了吃飯的興致,青天府的戰書啊,這可不是小魚小蝦,只要青天府真的大軍壓境,絕對可以將他們江家碾壓至死!

根本不廢半點的功夫!

"先不要將這件事情傳播出去!"

江天命開口,那來傳信的江家護衛軍點頭應下,江天命便暫時讓他先下去了,餐桌之上,江天命皺緊了眉頭.

"青天府的戰書,怎麼回事?怎麼四大劍客被我們暗殺?開什麼玩笑……"

"難不成,是青天府想要借這個名頭滅掉我們江家?"

江一此刻也是眉頭緊鎖,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當真是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所有人頓時都講目光轉向了遺千年,可遺千年似乎依舊沒有亂了吃東西的興致.

手中依舊剝著新鮮的靈果,見眾人望了過來,遺千年又是啃了一口,抬頭道.

"擔心什麼?我又不走,放心,我護你們江家周全……"

面對遺千年這樣的言語,江一總是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兒,畢竟遺千年可並非是做好事不留名之輩,連他自己都說自己是禍害,那這又算怎麼一回事?另有所圖?可他們江家,似乎是在是沒有什麼能讓遺千年所圖的東西了吧……

江天命倒是沒有想這麼多的事情,只是開口.

"話雖這麼說,可畢竟我們還是處在青天府境內,青天府對我們產生了敵視,總得來講,還是不大好,畢竟,我們並沒有暗殺青天府四大劍客,他們四人,也並非我們能夠斬殺,不管是真是假,這個黑鍋,我們都不能背,一旦背下來了,想要洗脫冤屈,可當真是千難萬難了,介時,若是其余幾大勢力拿這件事情說事兒,我們江家在鬼神大陸甚至都再也沒有容身之處……"

江天命分析的很客觀,也很全面,眾人略一思索便已明了,確實如此,雖說遺千年能夠保證他們江家不倒,卻不能堵的住人言可畏!

只要真的打起來了,那他們的罪名也就坐實了,想要洗脫,便越來越難!

"那怎麼辦,爹,要不然,我們去和青天府的人說清楚?"

江家文武雙雄,文雄江海,難得也有腦袋短路的時候,竟然也是說出了這樣的白癡一般的話語.

"若是我們說兩句就有用,那我們江家,怎麼可能會只龜縮在這西北寒涼之地?"

江天命略有怒氣,一遇到事情,竟然亂了自己的陣腳,江海此言此行,可謂是讓江天命頗為失望,可此刻,卻並非是呵斥江海的時候,最重要的,還是要想辦法阻止青天府的進攻,卸掉這個黑鍋……

"要不這樣吧……"江一開口."我們先派人打探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就算真的要打,也要打個明白,到底是他們青天府想要胡亂編造一個莫須有的理由滅了我們,還是青天府四大劍客真的死了,若是真的死了,必有幕後黑手,若是這樣的話,或許除了找到幕後黑手,我們沒有任何辦法洗清這莫須有的罪名,不過,最起碼我們也有時間考慮怎麼解決,磨刀不誤砍柴工,我們在這里瞎想也不是辦法,現在就派人去吧……"

江天命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好!"

江天命隨即吩咐了下去,江家之人也行動了起來,明面上,除了江家這些嫡系,還有青天府的部分人之外,誰都不知道戰書的事情,畢竟江家和青天府,都是不想將這件事情流傳出去……

外界看來,依舊風平浪靜,實際上,青天府,真的已然派出了不少人向西北雪域江家進發……

兩天的時間,青天府的人若是全力趕路的話,已經至少走了一半的路程,而江家的人,也終于從附近地域調查出了青天府四大劍客離開之後的一些事情.

這四人之中,確實有人死了,至于為什麼死,無人得知……

只是偶然,有人看到了他們的尸體,緊接著便又發現了青天府的令牌,權衡之下,那些人將他們的尸體送回了青天府之中,緊接著,便有了戰書!

可青天府四大劍客,找到尸骸的,只有三個,還有一個,不知所蹤,不過,看當場的情景,那最後殘存的一個,恐怕也難以活命……

青天府四大劍客的四大靈劍,紅光劍,綠光劍丟失,紫光劍,黃光劍依舊在那殞命的兩人身旁,並未染血,並未折斷……

元紅,元紫,元黃,元綠四大劍客,僅剩元綠失蹤,生死不明……

消息傳回,江天命頓時便滿面愁容,雖說有了線索,可青天府的人真的死了,只是這一點,他們的怒火,便不可能是幾句話的事情就能輕易消彌的了,這該怎麼辦,成了江天命每時每刻都在頭疼的話題……

江一同樣的坐在江天命房中的一張桌子之前沉思,突然想到了一些什麼聯系,驟然抬頭.

"爹,或許,我找到了一點線索……"

"線索?"

雖說傳回的信息話語不多,可真的提煉的話,卻可以擴展很大,江一有了線索,江天命頓時一驚,卻也並沒有過多的意外.

"快說!"

江一點頭,輕咬下唇,似是在捋順自己的言語.

"爹,你看,四大劍客之中,丟了兩把劍,這兩把劍是紅光劍和綠光劍,爹,你看他們的排名,在靈劍榜中多少位?"

江天命不明江一為何突有此言,卻還是回答道.

"紅光劍經過一次鍛造加強,在第七位,綠光劍,現在應該是居于第十四位,可是這些,又算什麼線索?"

"那黃光劍和紫光劍那?"

"一個第十三,一個第十五……"

"對,它們的主人死了,可它們都未丟失,綠光劍的主人失蹤,所以說,綠光劍或許還有可能在元綠的手中,而爹,丟劍的事情,最近這些日子,可並非第一次發生了……"

江天命一愣,隨即一驚.

"你是說,這一次的事情,跟盜走咱們西北三大靈劍的,是同一人,或者同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