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尖牙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海拜師遺千年的事情,可謂是不歡而散,江一也並不知道這件事情,只是每日依舊在自己的院中修煉,偶爾翻閱一些修煉古籍,或是尋找些關于三大靈劍失蹤事情的線索.

離天宗的李天被多次明查暗訪,卻是始終未曾探查出任何不妥的地方,江一已經漸漸的放棄了對李天懷疑,而其余幾人,三大家族也都派出了暗衛,日夜死守,期翼著能夠早日查出真相回到家族複命,畢竟這種冰天雪地的追蹤那些行走于刀尖劍芒上的殺手,可並非是一件安全的事情.

江家駐地,這日突然到了四個青衣之人……

這四人看起來只是行走于江湖之中的劍客,面色冷穆,看起來不怎麼平易近人,這一行四人皆是背負一把長劍,長劍不論是質地,還是形狀,看起來都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或許就是顏色上的偏差了吧.

四人進入江家駐地之後直接就住了下來,便再也未曾出來行動,就算吃飯,也是在客棧一層的大廳之中,偶爾向食客詢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哪怕江家對外來修仙者監視很緊密,這幾個人的行為,也沒有引起江家護衛軍中任何人的注意.

江家,原本江一正在練劍,畢竟距離那三個月的啟程時間已經越來越短,過一天,便少一天,能提高一分的修為,對他來講,相對也就是一種幫助,江一自然是不會錯過的,他相信靈塵同樣在努力,江一也是心中較勁兒,一定不能被靈塵趕超了過去.

原本,兩人是摯友,卻因為三大靈劍丟失之後,兩人關系變得有些尷尬,這些日子,倒也失了來往,可江一相信,在靈塵的心中,自己同樣是靈塵欲要超越的目標.

江一的劍尖在空中勾勾點點,參悟修煉心得,口中喃喃.

"墨,點于宣紙為畫,墨,點于虛空為華,墨可為劍,畫盡生殺奪予,劍可為墨,勾點七情六欲……"

江一突然收起了星芒劍,立于院落之間,細細沉思,眉頭緊皺,良久之後,似是突然領悟,淡淡的笑意勾上唇角.

"原來,器修之中本就有魂,魂修之中同樣有器,怪不得器魂雙修方能攀登大道,怪不得天地人三階功法受盡追捧……"

"啪!啪!啪!"

鼓掌聲從江一的身後響起,遺千年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長廊的長凳之上,手中掛著一個酒葫蘆,面色微醺,顯然已經喝了酒.

"西北第一天才,哈哈哈哈,比我想象的要天才一些!這麼早便可有如此領悟,同齡之中,少之又少,哈哈哈哈,小子,好好修煉吧,我倒是突然渴望看到你未來的成就了,不過,你們江家駐地,最近似乎來了些客人,這些客人,似乎並不是太友善,外出行走,萬事小心……"

遺千年說完這些話,揚起手中的酒葫蘆又是大灌一口,抬步行走,縮尺成寸,遺千年的身影只是在江一的眸子中一晃,便已然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江一皺眉,此番遺千年到來,似乎更是想要提醒自己,或許有危險已經進入到了江家駐地之中,可又是誰這般不知死活?

江一實在想不明白,畢竟遺千年之威尚還未曾散去,周圍大小勢力皆是對江家避之不及,忌憚,可謂是深入了周圍大小勢力的人心,誰會在這種關頭帶著敵意進入江家駐地?

遺千年並未明言那些人在哪里,江一琢磨了片刻,正要去與江天命知會一聲,讓江天命加強一下江家駐地之中的守衛力量,卻不曾想江天命已然從大門踏入了江一的庭院之中.

江一慌忙迎上.

"爹!"

江天命頜首,看到自己這二兒子,溫和的笑意湧上唇角.

"小一,凡事勞逸結合,也不必太過強迫自己,修煉之事,根基雖然重要,卻多在頓悟,強迫修行,反倒無益……"

"我明白的,爹."

江一輕抿雙唇,正要與江天命提及遺千年之前說與他的話,卻見江天命伸手從懷中取出一物,巴掌長短的匕鞘承載著一枚匕首被江天命遞了上來,江一一愣.

"這……爹,這是何意?"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說的沒錯,可同樣的,還有一句,一寸短,一寸險,險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敵人!日後不在家族之中,爹沒辦法庇護于你,萬事只能靠自己,你為劍修,所以戰斗之時更多的人注意的是你的劍,若是冷不丁的抽出匕首攻擊,敵人必然防不勝防,也是多出幾分勝的希望!"

江一接過了江天命手中的匕首,一手拉開!匕首周身為一晶瑩剔透的白玉狀材質,匕首中央,似有一線,其內綠光盈盈,匕首並不像普通匕首那般有匕鋒的存在,周身極為圓潤光滑,可唯獨匕尖之處,一點寒鋒,攝心寒骨!

說是匕,不像匕,看起來,倒更像是一柄尖刺!

"這……怎麼看上去有些眼熟?"

江一四下翻看著,觸摸著滑潤的匕身,與江天命低語,江天命點了點頭.

"這柄匕首的主要材質,便是四翼風蛇皇的獠牙!打磨之後,鑲嵌匕柄,便基本成型!四翼風蛇皇的獠牙中央有一藏毒的凹槽,這倒是讓這柄匕首更多了一個藏毒的能力,那中央的綠線,便是腐骨之毒,你隨身攜帶,隨時以備不時之需,行走在外,爹娘也好安心."

江一點頭,將這匕首重新放入匕鞘之中,隱在了腰帶中央,自此,在江一心中,這柄短匕,名喚,尖牙!

尖牙出,神鬼哭!

真的說起來,四翼風蛇皇的獠牙,自然是絕頂尖銳之物,做出的匕首,自然是極為恐怖!

將這尖牙送于了江一,江天命便要離開,卻被江一一把拉住,江天命一愣,轉身看向江一,江一伸手將江天命引與長凳之上,輕咬下唇,沉聲開口.

"爹,遺千年前輩剛剛來找過我,他說,江家駐地之中,來了幾個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