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青天府
g,更新快,無彈窗,!

"那現在他們人那?"

靈塵又是詢問出聲,那江家之人回應.

"應該是回江家內部了,靈公子若是想見的話,我等可以為您通稟一聲……"

靈塵搖了搖頭.

"不用了,既然這里沒事了,我們就先回去了,對了,不要說我來過這里……"

尚不等江家之人再有多言,靈塵已然回身上馬,帶著靈家之人離開,離去之時,面孔之上的呆滯,尚還不曾消逝.

周圍被江家求援的勢力也在這一天之中紛紛到齊,又紛紛散去,他們來,只是因為江家讓他們來!

若是不來,江家不滅的話,對他們來說,日後就有了大麻煩,所以,哪怕是明知道有可能是派人去送死,各大勢力也必須要派點人過來送死……

而江家中,有一絕世高手相幫的消息,因為這些人的到來,很快傳遍了整個西北雪域!

有人說江家是在故意造勢,傳播了一個假的靈獸攻城的消息,騙他們前來,等他們到來之後,不見靈獸蹤影,只見到了並不大的戰損,兩種消息的偏差之下,造勢有高手相幫,必然是要有所動作,很有可能要圖謀的,就是整個西北雪域……

也有人說,江家已經登臨西北雪域的巔峰,完全沒必要再去做什麼沒必要的造勢,就算他江家想要吞並整個西北雪域,也要問問青天府同不同意吧,再怎麼說,就算江家再強,也要受青天府統禦!

總之各說各的,各自心中也都有猜測,可像靈家,陳家這樣的大家族,卻並不認為江家是在說謊,相對來說,他們的消息同樣的很靈通,也有不少客商來往于江家駐地,一人說靈獸真的攻城了,或許還有人說是誰誰買通了他,可所有人都這麼說那?

江家之內有一絕世強者的消息,就這般越散越遠,終于,傳到了青天府之中.

青天府,鬼神大陸四大天府之一,鬼神大陸最原始的四大勢力之一,數萬年來經久不衰,哪怕後來鬼神塔降世,也並沒有撼動四大天府的地位!

青天府內,藏經閣中.

一青袍男子正翻閱著一些典籍,這男子看上去豐神俊逸,一頭烏黑的長發散落與肩膀之後,星眸劍眉之下,高挑的鼻子,纖薄的嘴唇,青袍之上,繡有登云白蟒!

"府主,西北雪域最近有一消息傳的沸沸揚揚,不知府主可曾聽說?"

"哦?"這被喚作府主之人頭都未曾抬起,依舊翻看著手中的書籍."什麼消息,說來聽聽."

"傳聞,西北雪域,江家,最近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一個絕世強者,西北雪域四翼風蛇皇帶著一干靈獸軍團攻擊江家駐地,被這一人一聲怒吼震退百丈,使得靈獸軍團敗退……"

這青天府府主翻看典籍的手停了下來,抬起頭看向自己的貼身近衛.

"消息,可靠麼?"

"可靠,小人已經派人又去西北雪域確定了一下,確有此事,不過,未曾深查……"

"江家……"青天府府主捏著自己的下巴,停頓了一下."查!看看這人究竟是誰,若是無勢力群體,能為我們所用,便帶回來給我看看,若是不能,就殺……"

"是!"

……

江家,在江家之中莫名的多出了一個絕世強者之後,隨之也就熱鬧了起來,各方勢力紛紛與江家示出友好之意,以往有些陰奉陽違的,此刻也是紛紛放低了姿態,就為見一眼那所謂的絕世強者!

只要能見到一面,萬一跟這絕世強者有了眼緣,日後行走江湖之中,或可再相見那?介時,便可以以故友高攀,有絕世強者為之開路,那以後自己能走的路也就要寬很多了啊……

黎落在靈獸軍團敗退之後已然蘇醒,得到消息江一已經安全歸來,剛剛松了一口氣,又聽聞江一到了戰場之上,險些又一次昏死過去,倒是嚇了江小玥一大跳,好在很快江一他們就趕了回來,黎落方才略有埋怨的說了江一幾句,江一也是不得不賠笑著低頭認錯,黎落方才放下心來……

遺千年暫時住在了江家,按照遺千年的話,中土太膩歪了,沒意思,還不如西北冰天雪地的好玩兒那,說不定挖個冰塊兒什麼的,都能挖到一片礦脈,或是什麼什麼人留下的寶藏,在中土……只要有人經過的地方,早就被挖了個遍,想要找到遺留下來的寶貝,太難……

而這段時間,劉氏也曾拖著江天命帶著江海來見了見遺千年,劉氏的意思是,自己的兒子已經沒辦法進入幽靈學院了,看能不能拜個名師,日後也算一條好的出路,而西北雪域再好的名師,恐怕也及不上遺千年千百分之一吧……

于是,江天命便帶著江海來了.

他們到的時候,遺千年正哼著小曲在江天命給他准備的那處小院之中修剪花草,見江天命帶著江海過來,遺千年也是漫不經心的開口.

"什麼事兒啊……"

江天命也就直言了,他知道遺千年不喜歡什麼彎彎饒,有話就直說,要是讓遺千年自己猜的話,那這事兒也就黃了……

"前輩,這是我的大兒子,名喚江海,也是江一的大哥,特來帶給前輩看看,看能不能收為弟子,日後也好有個出路……"

遺千年手中的剪刀頓住.

"弟子?"遺千年抬頭,看向江天命."我為什麼要收他?"

"這……"

江天命話都未曾說完,遺千年又是開口.

"他的修為有江一高?"

"沒有……"

"那他的天賦有江一好?"

"也沒有……"

"再或者他的地位比江一顯赫?"

"還是沒有……"

"那什麼都沒有,我干嘛要收他,江一我都懶得收,我還收他做徒弟?不行不行……"

遺千年拒絕的干脆利落,江天命倒還好,可江海卻是暗暗的握緊了拳頭,心中怒吼.

"江一!又是江一!為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把我的事情和江一比?為什麼我比不上他!我比他更努力,為什麼世人都只知他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