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的蛋在哪?
g,更新快,無彈窗,!

江天命看了一眼遺千年.

"勞煩前輩走一趟了……"

遺千年並未多言,抬眼看天,確認了一下方向,拉起江天命與江一的臂膀,抬步一躍,已到虛空之上,遺千年腳尖輕點虛空,下方的景象已然變得模糊不清,只是片刻,他們便已經到了對陣之地的前沿……

此刻,兩方劍拔弩張,下方平原的江家護衛軍紛紛抽出制式長劍,持著盾牌,形成了城牆之外的第一道防線,而城牆之上,不少江家護衛軍握著強弓,箭矢上弦,只要靈獸一脈進攻,長箭片刻便可以做到鋪天蓋地!

城牆內部,還有一部分人安穩人心,在准備著後勤的工作,顯然,他們心中,已經做好了打長久戰的准備!

遺千年緩緩落下,那周圍之人先是一陣緊張,看到江天命和江一之後,從呆滯之中回神行禮.

遺千年淡淡的與江一開口.

"小兔崽子,別忘了咱們兩個人的約定."

"記著那,前輩放心就是,到時候,星芒劍借給前輩隨意研究."

遺千年一笑,並沒有和江一再說什麼其他的話語,若是以往,遺千年恐怕早就耍賴說什麼明明是說好了把星芒劍給他了,可這一次,遺千年似乎並沒有這樣的興致.

大概還是覺得江一這小子挺有意思,再者,星芒劍只是靈劍罷了,他還看不上眼,之所以想要拿來看看,無非是好奇這柄新出世的靈劍罷了,也僅僅是好奇,卻要給江家解決一個大麻煩作為交換條件……

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遺千年覺得江一這小子和他很投緣,他的感知之中,或許日後,他們會再一次見面……

三人上城,縱觀城牆之下的靈獸軍團!

正中央,是四翼風蛇一族,四翼風蛇皇正吐著蛇信,目露凶殘,卻並沒有開始攻擊,它在等候,等候靈獸一脈此番它召集的靈獸全部到來!

左右兩側,朱鼻雪狐一族,極地白熊一族同樣的磨拳擦掌,時不時的嘴角開合,准備在進入江家駐地之後好好的飽餐一頓……

江天命詢問一旁遺千年.

"前輩,如何處理?"

"我去與其交涉."

江天命點頭,見遺千年已然又一次踏步虛空,出了城牆,若是交涉成功了,他們就算白白布置一番也值,若是交涉失敗了,那就有點意思了,或許遺千年同樣的會幫他們攔下並不聽話的西北雪域靈獸一脈……

遺千年並沒有太過靠近,只是立于虛空,遙遙與四翼風蛇皇隔空相望,遺千年開口.

"對面那條小蛇,帶著你帶來的這些靈獸回去吧,免得,大動干戈……"

四翼風蛇皇何等孤傲之輩?哪怕看到面前之人立于虛空,卻也依舊不會被這只言片語給嚇退,四翼風蛇皇一雙三角眼泛著些許慎人的光芒.

"你是誰?江家請來的救兵?呵呵,就算你修為高又如何?凡事總要講理吧,江家殺我子嗣,斷我血脈,我來尋仇,理所應當,就算你修為強又如何?西北雪域,我靈獸一脈若真的團結起來,誰也不懼!"

"哦?哈哈哈哈……口氣真不小."遺千年有些玩味兒的笑意在嘴角彌漫."就算團結又能怎樣那?螻蟻和飛龍的區別,又豈是數量多就能彌補?"

遺千年並不想動手,只是琢磨著讓他們退去也就是了,不曾想自己親自出面,竟然還被這四翼風蛇皇反駁了過來?挑眉之間,遺千年又一次開口,卻也算是實話實說,畢竟真的論起來的話,他遺千年就是自己口中所說的那個飛龍,而這些西北雪域的靈獸,當真宛如螻蟻……

"前輩是高人,還是少管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事情比較好,這是我們兩方的仇怨,斷子絕孫之仇,不共戴天,我……今日必報!"

四翼風蛇皇沒有絲毫的懼意,也不知道是有什麼秘密還未曾展露出來,或者是當真的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自傲到認為自己有滅掉面前這個所謂前輩的實力和勢力……

"斷子絕孫?不不不……"

遺千年總歸還算是脾氣好的了,或者也就如他自己所言,或許真的不喜殺生,若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廢話?讓的城牆之上的江一都一臉黑線,明明有舉手投足之間毀滅這里所有靈獸的勢力,竟然做起了說客的活計,想要勸四翼風蛇皇激發出內心中的善良?

江一無語了,真的弄得跟自己請回來了一尊假的絕世高手一般……

此刻的遺千年,面有笑意,似是又想到了什麼事情,略有尷尬的咳了兩聲.

"你不是還有兩個蛋嘛,孵出來不就有後代了?斷子絕孫……哪有這麼咒自己的?不得不說,你對你自己,真的夠狠的哈,嘿嘿嘿嘿……"

一聽此言,四翼風蛇皇愣住.

"你怎麼知道還有兩枚蛋?你是誰?我哪兩枚蛋,在哪里!"

城牆上,江一不由想起了遺千年坐臥在地孵蛋的姿態,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想笑,可這種嚴肅的情況下又不能笑,不笑吧,又有些憋的難受,看的江天命滿是疑惑,不明所以然……

"咳咳……"遺千年頓了頓."蛋……估摸著差不多快能孵化了吧,嘿嘿,那啥,你回頭再孵一段時間,孵化之後要是能送我只玩玩兒,那就感激不盡了,嘿嘿……"

遺千年撮著手,真的有他想要的東西了,遺千年真的可以做為恬不知恥的典范.

"你說什麼?!我的蛋在哪里!"

"這麼凶巴巴的干嘛呀,自己窩里自己都不知道啊,行了行了,別在這廢話了,我不想動手,趁我沒煩之前,趕緊帶著你手下的這些靈獸離開,若不然,真的動手的時候,四翼風蛇皇?我把你打成死翼風蛇皇……"

雖知是高人,可四翼風蛇皇又怎麼會因為這遺千年得只言片語便相信他的話?輕吐著猩紅的蛇信,四翼風蛇皇開口.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也要為我那苦命的大孩子,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