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傲龍劍的劍穗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皺著眉頭,見有人下去按照江天命所說去執行了,有些苦笑搖頭,當年的那些事情,說起來倒也真是意外,可江家也給出了不少的補償,如今大管家這里又出了這樣的事情,倒是讓江一不知道要怎麼對待大管家的子嗣等人了.

"爹,你准備怎麼處理大管家的家眷?"

"殺!"

江天命嘴角開合,只是一字,充滿暴戾!

江一又是搖頭.

"這樣的話,難免家族之中人人自危,爹,此番並無大事,將他們全部逐出家中,也就算了……"

江天命並沒有按照往常那般應下,聽到江一此言,開口反對.

"不,為家主者,必須心狠,仁慈之輩,不堪家主之才,而且,絕對不能養虎為患!"

江一雖要勸慰,可一時間卻又不知從何開口,一旁的遺千年淡笑.

"天道輪回,有生有死,你強,你可以視他人如草芥,可妄動殺念,殺人之前,先傷自己……"

遺千年說這句話的話音之中,似帶深沉,似有滄桑之意,江天命與江一正細細品味之間,又有人傳信歸來.

"家主,二少爺,大管家一家老小全部失蹤,而大管家兒子的居所門前,我們撿到了這個……"

這人雙手將手中那一縷劍穗呈上,江天命與江一抬眼一看,先是一愣,緊接著便又拍案而起!

兩人口中,同時吐出了相同的字眼!

"這是傲龍劍的劍穗?沒錯,就是傲龍劍!"

兩人都先是有些疑問,似乎有些拿捏不清,可聽到對方都這麼說,頓時將那疑問轉變為了肯定!

江天命和江一呆滯了,兩人相視一眼,想到前些天這西北雪域三大世家那個驚天大案!

三大靈劍失蹤,陳百名在這場大案的戰斗中隕落,原本這件事情已經由明轉暗的繼續調查蛛絲馬跡去了,卻突然發現了傲龍劍劍穗的蹤影!

江天命和江一絕不會認錯這劍穗,那劍穗上,有一混鋼鐵片,江天命親自留下的江字,尚還未曾消彌,一筆一劃,尚還印在江天命的腦中,絕不會認錯!

就算這個劍穗是偽造的,可最起碼知道一點,或許大管家的子嗣知道這三大靈劍失蹤之謎……

江天命攝過劍穗,握在手中,雙目渾圓,咬牙切齒!

"查!掘地三尺,也要把大管家一家老小給我抓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頓了頓,江天命似是補充一般,"不,我只要活的……"

此刻的江天命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氣勢,這麼久沒有丁點的音訊,突然有了消息,江天命又是想起當時之事,更生怒意!

下方之人顫顫巍巍的離去了,除了准備備戰的江家護衛軍,此刻尚還能夠調度的江家護衛軍紛紛行動起來,封鎖整個江家駐地,開始于靈家和陳家傳信,協助一同尋找大管家一家老小!

原本,靈家和陳家以為是江家又一次傳來了請求支援的消息,不曾想突然聽聞是有關他們三家靈劍之案的事情,辦事效率紊時變高,開始四散向西北雪域各大友盟聯系,封鎖西北,共尋那些或可說是畏罪潛逃之人.

……

"看來,他們早有准備."江一看著院子之外時不時行過的江家護衛軍,卻又有疑惑之意湧上心頭."不過,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啊,爹,你說大管家能夠指使高手去攻擊陳百名和我麼?還有,他們要三大靈劍做什麼?就算他們偷出去了,又有什麼用?"

"你是說,他們的背後,或許還有別人?再不然,就是有人趁著我們處理這件事情對他們進行栽贓?"

江天命何許人?江一隨口一提,江天命便說出了這般話語,緊接著,便見江一點頭.

"也只是這般猜測,不過,若是他們背後有人,那只能說,這件事情恐怕牽連很大,或許會是一個陰謀,而如果有人栽贓的話,咱們江家內部,內鬼……恐怕並不少!"

江天命同樣想到了這辦事情,此刻握緊了拳頭,砸在桌面之上,又想到遺千年在側,頓感失態,略有不好意思的與遺千年遞過去一個眼神,又是開口.

"看來,咱們江家內部,也需要好好的清洗一番了……"

江天命暗暗的下了決定,只要此番事了,便是江家重新洗牌之日,介時,但凡有嫌疑之人,恐怕江天命還真的會甯可錯殺一萬,也絕不放過一個……

又一次的江一被暗算,卻又一次的引出了三大靈劍的事情,江一陷入沉思之中,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複雜,原本腦海中認為是凶手的那離天宗宗主李天,還有靈塵等人此刻似乎都變得有些沒那麼大的嫌疑了,而江家內部,到底是誰動了手腳,江一始終在思索,哪怕此刻正與遺千年和江天命喝茶,江一的思緒也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難道是我大哥?"江一在心中喃喃,回想起自己來的時候自己在江海的耳邊說了一句挑釁的話,可江海卻並未有所反駁,又想起江海以往和現在對自己態度的轉變,江一又是喃喃了一句."難道,真的是他麼?"

江一趕忙慌了慌頭,還是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他不想將這件事情牽扯到江海的身上,他也不願相信,畢竟記憶中,江海對他,真的挺好,哪怕現在有了轉變,江一還是選擇相信江海……

或許,是夾雜著之前斗獸場一事對他冤枉之後有些許愧疚吧,或許,也有那團記憶之中夾雜的情緒在作祟吧……

江一還不曾回神,卻突然聽到外面有鳴鼓之聲,頓時嚇了一大跳,回過神來,一個激靈之間,與江天命和遺千年一同站起!

"是四翼風蛇來攻?"

"恐怕是的……"

江天命握緊了拳頭,顯然還是有些緊張,直面四翼風蛇的時候,江天命無所顧忌,因為那一次,自己敗了,也就僅僅是自己敗了而已,可這一次,若是敗了,賠掉的,很有可能是江家一整個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