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噬主?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有一事?"江天命顯然不知道江一想要說什麼,面目之上滿是迷茫,"什麼事?"

見江天命的模樣,江一略有沉吟.

"原本,我在斗獸場中和極地白熊戰斗,斗獸場內突然多道大門打開,十余只靈獸一同沖了出來,我險些身死,真要說起來的話,四翼風蛇反倒是我的救命恩人,它若再晚半刻鍾,或許我已經死在那十多只靈獸的腹中了……"

"什麼?!"

江天命一驚,四翼風蛇離開後,斗獸場內的十多只靈獸他也看到了,可他以為,那些靈獸只是趁亂跑出來罷了,卻不曾想還有這種事情?

只聽江一繼續描述當時的情景.

"當時,我基本用盡了我所有的辦法,沒有任何一人到來,無論我高聲狂呼,還是釋放劍芒,皆是無人相幫……"

江天命一下子就知道了江一想要說明一些什麼,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你是說,海兒想害你?"

"或許吧……"江一也只是說了個模棱兩可,畢竟他也不確定,只是說給江天命聽聽,讓江天命做決定."只是能夠調度斗獸場外江家護衛軍的人並不多,所以,我懷疑最大的,還是大哥,只不過我還是有點不相信大哥會害我……"

江一話音落下,江天命還未開口,卻見遺千年手指敲擊著桌面,嘿嘿笑著.

"有意思,有意思,若不然這樣,我幫你們審一審?"

原本都說家丑不可外揚,江一也並沒有打算和遺千年說這件事,可碰巧在外面卻碰到了江海,遺千年也算是知道了些許,現如今,江天命始終尋找江海的蹤跡,江一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卻聽的遺千年來了興致.

雖說是別人家的家事,遺千年自知管了也不大合適,可天性使然,就是喜歡折騰,讓的遺千年又是插了一嘴,見江天命和江一都盯向了自己,遺千年有些尷尬.

"干嘛,別人讓我幫忙審我還懶得審那,再說了,把當時在你們斗獸場守護的護衛軍叫來問問是誰讓他們離崗不就知道真相了麼?多大點事啊……"

遺千年不以為意,可畢竟江家還指望著遺千年幫忙,見遺千年這麼說,江天命也只能對外下令.

"來人!"頓了頓,聽到外面有人應下聲來,遺千年開口."傳令下去,把四翼風蛇襲擊斗獸場之前的那一支江家護衛軍首領帶過來!"

外面應下,三人便聽那腳步聲越來越遠.

沉默,尷尬的沉默……

江一和江天命尷尬與遺千年插手了這件事情,而遺千年尷尬與江一和江天命始終看著自己……

江天命心中已經有些嘀咕了,如果真的是自己大兒子的話,自己還真的就不知道怎麼處理……

可能夠調度江家護衛軍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少到扳著指頭都能數的過來,加之四翼風蛇到來之後,江海不知所蹤,結合起來,江海的嫌疑,確實不小……

"撻!撻……"

整齊的腳步聲傳來,庭院之外,有人開口.

"江家護衛軍第三分隊第二小隊隊長武乏求見!"

"進來."

江天命出聲,那庭院的大門之處,便出現了一高高大大的身影,一身黑岩戰甲,顯得格外肅殺!

這黑甲身影停在亭子之外,又是恭恭敬敬的欠身.

"參見家主,二少爺."

江天命嗯了一聲,這人抬起頭顱,只聽江天命開口.

"我問你,四翼風蛇來攻的時候,你們是不是不在斗獸場附近?"

"是!"

"誰調動你們離開的?"

"大管家!"

這武乏沒有絲毫的停頓,毫不猶豫的出聲,江天命仿佛心中有塊兒大石突然落地,幸好,幸好不是自己的大兒子……

江一也是長舒一口氣,不是自己大哥就好,而遺千年依舊默默的敲打著桌面,沒有一點的表情流露.

可緊接著,江天命的面色有些變了,江一的面色也有些不對勁兒了,大管家?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大管家調動了江家護衛軍,然後進入斗獸場牢籠之處放出了靈獸進攻江一?

想到這里,江天命沒來由得生出一抹怒意,自己將家族所有的事情都放權給大管家,如此信任,大管家竟然要殺江一?這算什麼?噬主?江天命一捏面前玉杯,"咔嚓"一聲,玉杯被捏的粉碎,順著江天命的手掌縫隙掉落在地,發出一聲聲清脆的聲音.

江天命又是下令道.

"讓大管家過來!"

外面又是應下,這江家護衛軍武乏退去.

"是你們大管家?"遺千年見武乏離去,嘿嘿一笑."真有意思,外面吧,四處皆敵,就算是友盟,也要琢磨是不是會倒戈,內部吧,還有大管家竟然想殺掉自己主子的子嗣?哈哈……"

遺千年見江天命和江一的目光又是忘了過來,頓時止住了笑意,又是嘿嘿了兩聲,陪著江天命和江一一同等待江家的大管家!

可刻許之後,突然有人一路小跑到了庭院之前,江天命伸手讓其進來,只聽這人開口.

"家主,大管家在自己房中服毒身亡……"

"死了?"

江天命一愣,江一也是瞪大了眼睛!

見那人肯定的點了點頭,江天命眯起了雙眸,可那人又是從懷中取出一信封,恭恭敬敬的呈了上來.

"不過,在大管家的桌面之上,發現了這個信封."

江一伸手接過,便讓那侍者下去了,江一這才轉頭看向信封.

只見信封正面,書著.

家主或二少爺啟……

江一轉頭與江天命對視一眼,撕開了信封,開口讀道.

"我以身死,你們又能耐我何?沒錯,我就是要殺掉江一,我就是看他不順眼,又能怎樣?貴為二少爺又能怎樣?幼年之時毀我兒根基,現如今,我報複的機會來了,江一如何不死?哈哈哈哈哈!"

書信僅有這麼多字眼,不掩囂張,江一也才想起,幼年之時,與大管家之子上樹玩耍,意外掉落,被自己壓斷的樹枝戳在了大管家之子膻中之處,讓得還未曾覺醒靈根的大管家之子再也沒有了修煉的機會……

江天命頓時怒極,伸手抓過書信撕了個粉碎!

"來人!把大管家家眷全都給我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