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告狀
g,更新快,無彈窗,!

闌珊亭……

江天命可謂是坐立不安,心中總是有些焦躁,雖說江一回來了,卻依舊在擔心江家駐地的問題,他已經派人前往靈家和附近的另外幾家尋求支援,可恐怕真的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就算他們都帶人過來,只是這時間,江家都不見得等的及,何況多少家族等待著取締江家的地位,江家倒了,反倒能給他們創造機會,就算江家全滅,跟他們又有什麼關系?

其實江天命最怕的,最怕的,還是那種陰奉陽違.

江一遙遙的看到了江天命在亭子之中有些呆滯,揚聲開口.

"爹!"

江天命回神,抬頭去看,見江一已經帶著一個邋邋遢遢的老頭向他的方向靠近,面孔上帶著呆滯的焦慮被喜悅取代.

"小一……"江天命抬步便向亭子之外走去,"太好了,你沒事就好!"

一邊說著,江天命已經將江一拉扯了過來,上下打量著江一,看江一有沒有什麼傷勢的存在,見江一完好無損,又是長長的松了口氣.

江一雖有無奈,卻很是享受這種被關切的感覺,面孔之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在江天命檢查完畢之後,拉扯著遺千年與江天命開口.

"爹,這一次還是多虧了這位前輩,才讓我從四翼風蛇的巢穴中跑了出來……"

江天命慌忙拱手,這才開始打量江一所說的貴客,一時間,江天命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貴客臨門,自己竟然忘了,可畢竟自己兒子安危在他看來更為重要.

江天命沖著遺千年拱了拱手.

"多謝這位前輩施手搭救我兒……"

"順手而已,順手而已,哈哈哈哈……"

遺千年看上去似乎頗為隨和,江天命也並沒有因為遺千年的外貌而對遺千年生出不屑,他深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三人齊步踏入闌珊亭之中,一壺茶,四玉杯,江天命水倒八分,茶香四溢,放下水壺,伸手與遺千年做了個請的姿勢.

"前輩請,這茶,可是中州的好茶."

遺千年吸著鼻子聞了聞,顏面之上沒有半點表情流露,只是輕聲開口.

"還行吧……"

一時間,讓得江天命頗為尷尬,還行?還行是什麼意思,江天命心中清清楚楚,無非是客套話,免得對方面子難看罷了.

江一不由苦笑,自己家族中覺得再好又能怎樣?畢竟人家什麼寶貝沒見過?見江天命的神情,江一開口.

"爹,就別跟他說什麼好茶了,不論什麼東西,咱們覺得再好的東西,都不見得能入這位前輩的法眼……"

江天命頓時變得嚴肅起來,江一這麼說,已經開始提醒他,這個人,比他想象的更不簡單……

遺千年有些燦笑,江一又是說道.

"這位前輩,外界稱其為,萬寶靈尊!"

江天命一愣,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似乎又有些生澀.

"萬寶靈尊?"江天命喃喃."萬寶靈尊?好熟悉的名字……不對!萬寶靈尊遺千年?!"

江一攤了攤手.

"對."

看著正在抿著茶水的遺千年,江天命的目光,已經完全變為了敬畏,至于萬寶靈尊遺千年為什麼會來西北雪域這種貧瘠之地,江天命不得而知,江一為什麼會認識萬寶靈尊,又將其請了回來,江天命就更是不明所以了,只不過,他知道,或許江家有救了……

別人或許抵不過四翼風蛇帶著靈獸一脈的攻擊,可萬寶靈尊,應該絕對可以!

江天命突然起身,躬身與遺千年.

"前輩,請救我江家危機!"

"不用你說,我已經答應江一那小子了,等著吧,等四翼風蛇來,我幫你們把它擊退也就是了,不過不要奢望我把它擊殺,一來我有誓言在先,不會違背,二來,我不喜殺生."

萬寶靈尊說這話的時候,始終連眼睛都沒抬起,就這麼毫不客氣的抓起桌面上的果脯,塞進自己的口中,而江天命聽到萬寶靈尊這樣的答複,喜上眉梢.

"多謝前輩,多謝前輩!"

只是擊退,江天命已然感激不盡,有萬寶靈尊的震懾,哪怕僅有這一次,可只要出自他江家,不論是周圍勢力,還是四翼風蛇,皆是要拿個掂量!

"不用,我和江一那小子有約定在先,他不食言就好,丫的食言了我打斷這小兔崽子的狗腿!"

剛沒正經說幾句話,這萬寶靈尊表又沒了正形,江一不由汗顏,江天命也只能陪著笑臉.

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江一最想知道的,還是萬寶靈尊遺千年的修為問題,可萬寶靈尊卻是始終未吐一言,似乎這件事情就是他的忌諱一般,避之不及,每當提起,萬寶靈尊必會轉移話題.

問了兩次,江一也只好放棄了……

江天命的目光始終左右環繞,眉頭時不時的輕鎖一下,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江一見狀,已然心中有數.

靈獸攻擊的事情萬寶靈尊遺千年已經答應了下來,根本不用操心.而江天命在尋找的是什麼,江一很清楚,正要尋找自己大哥江海為何不來.

江一出聲了.

"爹爹在等大哥?"

江一直言吐出,江天命略有愣神之後,點了點頭.

"是,我叫人傳信給他,說有貴客上門,讓他一同陪客,怎麼這麼久了,他還沒來?"

"真是等大哥啊……"江一淡淡一笑."那爹爹就不用等了,半路之上,我們碰到了,大哥回去了."

"回去了?"江天命挑眉."怎麼,他有什麼事情?"

江一搖頭.

"並不是他有什麼事情,是他和我之間,似乎有點事情,雖然我還不大確定,但還是要和爹爹說一聲……"

江天命正了正神色,看著江一,而江一則開始組織自己的言語,無論怎麼說,總弄得跟自己告狀一樣,讓的江一怎麼說,都有些說不大出口,沉默片刻之後,江一咬了咬下唇,還是說了出來.

"爹爹知道斗獸場中我被四翼風蛇帶走,可還知道斗獸場內,在四翼風蛇到來之前,還有一事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