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前輩,你的蛋……
g,更新快,無彈窗,!

"要不是……我……"

遺千年怒氣沖沖的樣子,可話到嘴邊了,卻又說不出來了,江一興致勃勃的看著遺千年,唇角勾笑.

"哦……"江一拉長了聲音."歸根結底,還不是打不過四翼風蛇嘛……"

"放屁!"

"那你怎麼不殺了它那?"

"那是,那是因為……"

又是嘟嘟囊囊良久,依舊未曾說出,江一帶著玩味兒開口.

"沒事,我會幫你保密的,世人皆說萬寶靈尊遺千年的修為已經到了仙人之境,可現在來看,也就不過只有煉氣化神左右的修為嘛……"

"放屁!"遺千年一下子跳了起來,怒氣沖沖的指著江一!"老子早年立下誓言,跟什麼級別的人戰斗,用什麼級別的修為!同級戰斗,人能打的過靈獸?有本事你去打啊!"

"沒能耐就沒能耐唄,脾氣還不小……"

江一嘟嘟囊囊,卻也看到了那遺千年原本屁股之下兩個拳頭大小的,晶瑩剔透的藍色四翼風蛇蛋.

江一的嘟嘟囊囊遺千年聽得清清楚楚,還不等江一再有話語說出,遺千年突然拉住了江一的手腕,腳尖一點地面,已然踏步虛空之中,極速前沖!

短暫的黑暗……

"蓬!"

冰晶爆炸的聲音在江一的耳邊響起,原本嚴絲合縫堵在通道之前的那塊兒厚厚的冰晶被遺千年一腳踢爆!

江一直到這時方才反應過來,不帶這樣的吧,自己就隨便激了遺千年一下,遺千年就發飆了?

江一不由得偷著樂呵起來,若真的如此簡單的話,激將法用的好,這可就是一絕世強者的保鏢啊!

"額……前輩,蛋,你的蛋……"

"你的蛋!!"

遺千年雙目瞪得渾圓,嚇得江一一個激靈,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行行行,我的蛋,額……我的蛋……"

江一還想再說什麼,被遺千年這麼一瞪,又是憋了回去,遺千年突然抬頭看向通道的頂端,一個疾沖,便已經到了通道的中間!

江一只覺眼前一花,聽到頭頂之處有冰晶爆裂得聲音響起,聽到耳邊有聲爆傳來,自己便已經飛在了遙遙的高空之上!

遺千年飛得很快,江一一條臂膀被遺千年拉在手中,刺骨的寒風不斷的刺激著江一的神經,讓得江一的臂膀都有些發麻了,卻不敢再多有吭聲……

這是江一第一次在高空中居高臨下的探望四方,盡是白雪皚皚,可畫面同樣轉變的很快,沒過多久,便已然有了人行的蹤跡.

下方過往行之人也是多多少少的感覺到了天空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一掠而過,可抬頭去看的時候,卻是什麼也未曾看到.

"你們有沒有覺得,剛才什麼東西過去了?"

"不知道,我也有感覺,我還以為是幻覺那……"

"不會是四翼風蛇皇已經帶著雪域靈獸一脈到了吧,之前……"

"別胡思亂想,真的是四翼風蛇皇沖進去的話,我們也攔不住,交給家主他們就好了,咱們,還是好好守住這里,如有異動,趕緊給家主他們發信號才是!"

"嗯,大家小心點吧……"

……

江家駐地.

兩道身影突然憑空炸現,又憑空而立!

左側身影拉著右側身影的肩膀,控制著其身影不曾下墜,遺千年開口道.

"小兔崽子,這就是江家?"

江一點頭.

"正是……"

說這話時,江一的嘴唇都在發顫,極地冰寒,哪怕江一身著數層皮夾,這般高速之下,寒風入骨,也是受之不住!

"哼,四翼風蛇怎麼那麼慢,我就拉著你在這看著四翼風蛇帶著靈獸一脈毀了江家吧……"

"啥?!"

江一長大了嘴巴,卻又牽動了僵硬的肌肉,弄得他嘴角生疼,卻又不得不高呼出聲!

"我這人,最受不了激將法,又最討厭別人對我用激將法!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跟我看著江家毀滅,第二,跟我比斗,贏了,我答應你一個條件,輸了,把你的劍給我!"

"你……"

什麼叫居心國策?江一明白了……

原本以為自己激將法激到了遺千年,不曾想弄來弄去,遺千年還是在琢磨著自己的星芒劍?看著遺千年那副奸商的嘴臉,江一恨恨的咬牙!

"劍給你看看可以,但是不能給你!"

條件,江一是必須要講的,劍給他了,自己用啥?雖說日後有可能能再弄一把更好的劍吧,可萬一自己回到自己的世界時候需要用到星芒劍那?到時候再找遺千年要?那可就麻煩多了……

"嘿嘿嘿,沒問題!"

這答應的速度之快,快到江一都覺得自己上當受騙了一般.

"等到四翼風蛇退了或者死了以後吧,若不然你拿著我的劍跑了,我上哪找你去……"

"我是那麼不靠譜的人?你隨便去打聽打聽,我萬寶靈尊啥人品?"

江一口頭未說,心中卻是嘀咕.

啥人品?人人避而遠之,能有啥人品……

"那我不管,等四翼風蛇退了或者死了之後,劍隨你看,若不然,就算你把我拆了,也找不到我的星芒劍!"

"哼……"

遺千年看起來似乎有些斗氣,而下方地面之上,已有不少江家的高手彙集,遺千年飛行的高度很高,高到下方高手也只是看到兩道人影而並不能認出他們是誰,可江家人都知道,或許危險即將到來,任何可疑之人,都不容松懈!

更何況,天空之上突然來了兩人,良久立于高空,誰知道是敵是友?總之,必是高手!若是敵,就完了……

江一看到下方聚攏的人群越來越多,也看到他們劍拔弩張,似乎很是緊張,不由出聲.

"先下去吧,估摸著距離四翼風蛇來攻還有段時間,先去喝點茶水暖暖身子."

遺千年未有多言,緩緩降低身型,而江一在半空之中向下方開口.

"傳信于我父親,我已平安歸來,讓我父親備好茶水,就說,有貴客上門!"

下方之人一看其中一人是江一,還未曾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便聽江一有了此言,愣神片刻,慌忙應下,轉身按照江一所說去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