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賭孵蛋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萬寶靈尊,在鬼神大陸上很有名氣,可真的說起遺千年是誰的話,怕還真是少有人知.

之所以說萬寶靈尊有名,是因為萬寶靈尊有一個特殊的嗜好,看到別人的寶貝,就走不動路了,特別喜歡收藏各方有名的兵器,而只要遇到了,若無生死大事,必要纏著兵器的主人打上一架,而賭注,便是那兵器!

若是萬寶靈尊贏了,兵器歸萬寶靈尊,若是萬寶靈尊輸了,萬寶靈尊答應兵器的主人一個條件,只不過,若是條件太大的話,萬寶靈尊弄不好會鬧個情緒什麼的,時不時的再來找你打一架,一直把你的兵器贏過來為止……

所以,大多數的情況下,鬼神大陸的人,對萬寶靈尊可謂是避之不及……

至于萬寶靈尊的修為,世間傳聞甚多,但具體是什麼修為,卻少有人至,有人說,萬寶靈尊已經證仙,因為有人看到萬寶靈尊和仙人戰斗而不敗!

也有人說,萬寶靈尊最多不過煉氣化神之心動境,因為有人看到萬寶靈尊和煉氣化神之心動境修為之人戰斗,戰斗的結局是,萬寶靈尊敗了……

所以,萬寶靈尊得修為,便是一個謎團了……

不過,傳聞之中,更傾向于萬寶靈尊應該在仙級以上,說萬寶靈尊戰斗的時候,對手什麼修為,他便用出什麼修為,萬寶靈尊戰斗過的最強者是仙,那他,自然也是仙!

"呦?還知道我這個名號啊,不錯不錯,不過既然你知道了,嘿嘿……"

萬寶靈尊遺千年突然搓起了自己得手掌.

"你看,世人都知道我愛打賭,反正在這里這麼無聊,要不然咱倆賭一局?"

江一一愣,連連後退,反手就將自己的星芒劍藏在了身後,他知道,萬寶靈尊看上他的劍了,這怎麼行?

雖然江一一直有一個目的,便是證仙,雖說很想詢問萬寶靈尊關于證仙的一些事情,可現在的情況,哪容得下他去問啊……

"唉唉……你別跑啊,我告訴你,沒我的幫助,你是怎麼都出不了這個地方的!"

江一伸手一揮,星芒劍憑空消失,方才心有余悸的又看了一眼萬寶靈尊.

"前輩,賭……就算了吧,小輩就這麼一把劍,前輩手中,名劍頗多,就不要再窺視我的這把了……"

"哼……"遺千年似乎頗有不岔."一般的靈劍,我還看不上那,就算你江家傲龍,我也懶得多看一眼,不到仙劍級別,拿來有什麼用,鈍的要死,剔牙麼?!要不是我沒見過這把劍,我才懶得跟你賭那……"

在世人眼中受盡追捧的靈劍,在遺千年這里被貶的一文不值,江一的嘴角都有些抽搐了……

鈍?剔牙?

江一崩潰了……

而世人避之不及的和萬寶靈尊打賭的事情,竟然被萬寶靈尊說的頗給江一面子了一般……

"不賭,堅決不賭……"

江一的立場很堅定,愛咋咋滴唄,我不答應,你還強迫我?最起碼,你也要找得到我得劍才行吧……

"這樣,你看,我也沒辦法起身跟你打,若不然咱倆賭孵蛋?我這里有兩枚四翼風蛇的蛋,我給你分一個,咱倆誰先把小蛇孵出來,就算誰贏,怎麼樣?"

遺千年笑眯眯的模樣,眨巴著綠豆一樣的眼睛,似乎覺得自己很是天才一般……

江一暈了……

賭孵蛋?!

虧他想的出來!

雖然不想賭,可江一還是下意識的詢問出聲.

"前輩,這四翼風蛇的蛋,為何會在你這里?"

一說到這,遺千年似乎有點尷尬,燦燦一笑,抓了抓自己亂哄哄的胡子.

"那啥,這不是實在閑的沒事,就跑西北雪域來轉轉嘛,一時興起,就琢磨著抓個小靈獸玩玩,正好碰到四翼風蛇孵蛋間隙外出了一次,我就把這兩個蛋偷過來了,咳咳,畢竟孵四翼風蛇的蛋,要在極寒的地底,沒辦法,我就只好在這打個洞孵蛋了……"

遺千年突然頓住了,胡須之下老臉微紅.

"當時吧,四翼風蛇已經有了一個孩子,是一尾風翼蛇,咳咳,他要咬我,我順手就把它縷直了扔了出去,然後聽到外面似乎有人把它帶走了,再之後,四翼風蛇回來,兩枚蛋和風翼蛇都沒了,自然暴怒了,各種查啊,我在這聽回報聽得耳朵都出犟子了,然後查到,風翼蛇,在你們江家,咳咳……"

江一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一開始還想不明白為何江家人會抓風翼蛇,現在這看來,都是這萬寶靈尊的原因嘍?偷了人家的蛋,又把風翼蛇扔了出去,估摸著江家人也只是弄到了一條半死不活的風翼蛇吧……

可就這麼撿了條風翼蛇,硬是捅出現在這麼大一個麻煩,靈獸一脈,公然和人族駐地開戰……

"這麼說來,前輩,你可是害苦了我們江家啊,若不然這樣吧,我們江家很大度的,也不計較這些事情了,你把我送回江家,然後大顯神威把四翼風蛇弄死,這件事,也就算了,我還可以給爹爹說,奉你為上賓,怎麼樣?"

江一笑眯眯的湊了上去,眼睛之中滿是笑意,遺千年原本一動不動的身體不由得打了個寒戰,皆是被江一這肉麻兮兮的話給嚇得.

江一心中很清楚,這人就算並非是仙,也絕對是高手,總之,若是能為己用,對自己江家的幫助,自然也是極大!

"少來,你們自己把風翼蛇撿回去了,關我屁事啊,再說了,我還偷了兩枚蛋那,怎麼沒見四翼風蛇殺我啊?"

"前輩,你若這麼說就不講理了……"江一雙手抱懷,"還不是四翼風蛇不知道你在這里?等著,等它回來了,我就大喊把它引到這里,你看它殺你,還是殺我?"

"呀呀呀?!小兔崽子,威脅我?"遺千年仰著腦袋,"我可不怕,就那條小蛇,我兩個指頭都能捏死它!"

"我才不信那!如果能捏死,為什麼不早點捏死,也省的偷偷摸摸的在這里孵蛋?"

江一搖了搖頭,可這遺千年卻是不願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