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禍害,遺千年
g,更新快,無彈窗,!

剛一來,江海就被劈頭蓋臉的一陣痛罵,一時間讓那江海也生出了些許茫然,可這茫然稍瞬即逝,再之後,江海似是懊惱一般的低下了頭.

"爹,別生氣了,二弟那麼聰明,一定可以化險為夷的,而之前我一直未在家中,出了何事,確實不知……"

江天命被這江海的一句話,說的一時間說的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冷冷一哼,不再理會江海,繼續發布命令!

江海低頭之時,長發半遮他的面孔,一股壓抑的憤怒自江海的眸子深處一閃而過,江海那寬大的袖筒之中,手臂之上青筋蹦出,雙手緊握!

……

西方的那一片無名冰原之下,江一正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尋找聲音的來源,能夠在這里的,活著的生物,除了自己,或許應該就是四翼風蛇族群的靈獸了吧……

"緊張什麼呀?左行三米,你身體右側的冰晶,可以摳下來一塊,我就在里邊……"

"你是什麼人!"

江一警惕之心依舊不減,雖是邁步向那聲音來源方向走去,卻還是星芒劍在前!

那聲音再也沒有回複,讓的江一就這般站在冰晶之前,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在猶豫之間,那冰晶卻是突然動了……

"哐當!"

一塊冰晶在江一的面前凸起掉下,並沒有江一想象中那般摔得粉碎,完整的一塊砸落在江一的腳邊,根本就沒有江一反應的時間,那看起來黑漆漆的洞口,突然探出一只干枯的手掌!

江一一聲驚叫,星芒劍正要向前劈砍,那干枯的手掌卻已經卡在了他的脖頸之間,一股強烈的拉力讓那江一的身形驟然沖入漆黑的洞口之中,那一塊掉落在地的冰晶,自行漂浮而起,又一次穩穩的扣在洞口之處,將這洞口掩蓋的嚴絲合縫……

"啊!鬼啊!!"

江一自己這般喊著,已經被自己給嚇了個毛骨悚然,星芒劍到處亂揮,卻是未曾劈到一絲半點的實質性的東西.

一抹光亮出現,一處約莫著方圓十多米的空間出現在江一的面前,四下藍光瑩瑩,夜明珠之側,放置了些許碎裂的水晶,反光照射之下,本就不大的空間顯得格外亮堂.

這空間之中僅有一人,看不大清面孔,囔囔塞塞的似乎穿了很多打著補丁的衣物,滿臉花白胡子的襯托下,更顯邋遢……

"你是誰!"

那干枯的手爪松開了江一的脖頸,江一一手揉著脖頸之處些許淤青,一手握著長劍,劍尖向前.

而這看起來邋邋遢遢之人頓了片刻,抬起頭顱,那一雙並不大的眼睛,很是有神,抹抹精光,時不時的在他的眼眶之側流轉.

"我是誰?別急,別急,待會告訴你,不過你要先告訴你,你是不是江家之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江一始終對這人帶有敵意,僅僅因為他就住在四翼風蛇的洞穴之側.

"嘿?!別人我還懶得問那!四翼風蛇是不是准備攻擊你們江家駐地?"

這人聲音之中,已然透出些許玩味兒,聽得江一很不舒服.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何必再問……"

"哈哈哈哈……"

讓的江一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是,這人竟然沒頭沒腦的哈哈大笑,頓時,江一氣不打一處來了,這算是幾個意思?這人到底是誰?難不成真的是四翼風蛇的同伙?

這人似乎看明白了江一的心意,又是干笑幾聲,強行憋住了笑意.

"那啥,說起來啊,這事也怪我,怪我,哈哈哈哈……"

江一怒了,眼看就要不管不顧的提劍上前了,這人又是停下了笑意,伸手指著江一.

"別動,你站那里別動,我告訴你啊,這蛋我都孵了一個多月了,要是出了差錯,你可賠不起,就算拿你手中的靈劍,也不夠賠!"

這人看著江一手中的星芒劍,目光之中也有些許垂涎,不過似乎在他的心目中,他說的"蛋"更為重要一點.

"孵蛋?看來你也是四翼風蛇嘍,正好,四翼風蛇帶人去攻擊我江家駐地,那我就在這里,毀了他的蛋!"

雖然這面前的身影怎麼看都是個男的,或者說,是個老頭,孵蛋……總是感覺有點怪怪的,可這不由自主的便讓江一想到四翼風蛇的蛋……

江一話音落下,那坐臥在地的身影似乎發毛了一般!

"放屁!你才是四翼風蛇!你丫的全家都是四翼風蛇!你見過長我這樣的四翼風蛇?!"

"管你是誰!"

江一一劍劈下,這人一愣,伸手隨意一抓,便將星芒劍握在了手中,江一趁勢扭轉星芒劍,可卻是未曾有丁點的血液從這人的手中流出,江一愣了,回手抽劍,卻是無論如何都是抽之不出,這人的眸子,又一次出現了垂涎.

"真是好劍,怎麼就未曾聽說過西北名劍又多了一把?江家?江家是傲龍劍麼,這一把,看起來絲毫都不比傲龍劍差啊,靈兵榜傲龍劍能排第六,這一把,最起碼,能入前三……"

面對這人的品評,江一未曾有一絲半點聽下去的興趣,又是伸手抽劍,原以為需要用很大的力氣,不曾想江一剛剛使出三成力,這人突然松開手掌,江一向後一個趔跕,摔倒在地!

一個鯉魚打挺,江一站起身子,直視前方!

"你到底是誰!"

能夠如此品評一把長劍,可並非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哪怕是武先生那樣的高手,也只是大致的約莫這柄星芒劍與傲龍劍相差無多,可這人竟然直接扯到了排名?前三?這等精確程度,若此人未有虛言的話,必然是一研究珍寶的行家!

這坐臥在地的身影又是嘿嘿一笑.

"老夫遺千年……"緊接著,這人又是開口補充一般,"所謂禍害遺千年,就是說的我!我就是那個禍害,哈哈哈哈哈!"

"遺千年?"江一喃喃."好奇怪的名字,不過,也好熟悉,遺千年……不對!"

江一驟然抬頭,目光之中滿是驚愕.

"你是萬寶靈尊遺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