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四翼風蛇的小算盤
g,更新快,無彈窗,!

"死戰?"四翼風蛇的聲音宛如九天雷霆,震得人耳邊嗡嗡作響,"誰要跟你死戰!江天命,你記住,等我再次回來的時候,必要將你江家,夷為平地!"

所有人都以為四翼風蛇要離開,江天命已然按照設想的四翼風蛇離開的路線射出了長箭,只要四翼風蛇經過,必然刺入其皮肉之中!箭矢之上的毒,也同樣的會在四翼風蛇的身上蔓延.

可這一箭,卻是落空了!

"嗖!"

長箭穿空而過的聲音尚還回響在眾人的耳邊,那射出的箭矢,便已然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際!

江天命一驚,又是搭箭上弓,卻是怎麼也沒想到這四翼風蛇竟然並沒有離開,四翼風蛇的頭顱突然下潛,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中,竟是一口擒住了尚在虛弱之中的江一!

周圍之人上還未曾反應過來,江一已被奪走,四翼風蛇破空而去,遙遙留下一句話,卻是震的江天命原本都已然拉滿的長弓又緩緩的松下.

"江天命!你若敢留我,我讓你這兒子,陪我一同殞命!"

江天命不得不相信了四翼風蛇的話,江一就在四翼風蛇的口中,馬虎不得!

見四翼風蛇飛遠,江天命帶著強烈的不甘,狠狠的一腳跺在了高牆的牆沿之上,道道裂痕自江天命腳下向四方蔓延,江天命握緊了弓胎,隨即下令!

"江家護衛軍聽令!"

下方,原本尚有混亂的人群紛紛望了過來,端端正正的站起身子,等待江天命的示下!

"柯力!帶江家護衛軍第一分隊,第二分隊配合江家八大護法守護江家駐地,抵擋靈獸來犯,其余人,封鎖靈獸活動之地,逐一排查,如靈獸之處有異動,殺!發現四翼風蛇一脈,殺!發現二少爺,若是性命垂危,斬殺周圍任何靈獸!若是二少爺身死,屠了周圍百里靈獸一脈!"

"是!"

江天命完全動了殺心,一連串的殺,讓得一眾江家護衛軍都是倍感寒意!

江天命意思很明確,除了救下江一,還要趁四翼風蛇在未曾聚攏大部分靈獸之前,將它的計劃破壞,讓它沒有聚眾攻擊江家駐地的實力!

圍點打援,逐個擊破!

江家駐地以西,一片周年積雪不化的冰封之地,這里,正是這四翼風蛇皇的棲息之地!

某處,那冰層之上,有一洞孔,江一在四翼風蛇的牙縫之處看的很清晰,那四翼風蛇,突然自空中折向,順著洞孔之處直接鑽入了冰層之下!

四翼風蛇並沒有殺掉江一,也沒有把江一一吞而下,至于為何,江一暫時不知,只是難免一陣心驚肉跳,畢竟是在蛇口之中,是生是死,由一條蛇來決定!

四翼風蛇的口中,腐臭之氣已然熏的江一有些睜不開雙眼,雖然取出了星芒劍,奈何在這四翼風蛇口中,根本就不給他伸展開來的機會,江一也曾努力的劃拉四翼風蛇的蛇信,原本已有血腥之氣透出,卻是聽到四翼風蛇傳來話語.

"再敢亂動,我現在就活吞了你!"

江一原本的動作停住了,他可不懷疑這四翼風蛇話語的真實性,真的這般死了,那可真是分外憋屈!

這四翼風蛇棲息的洞口很深,也很黑,江一已經看不到半點的光亮,哪怕這周圍皆是冰層,也已然透不過高空之上的陽光!

江一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總之已經有些喘不過氣,正在江一覺得自己快要被憋死的時候,這四翼風蛇突然將江一給吐了出來!

周圍,冰晶環繞,有些許指節大小的夜明珠鑲嵌在碎冰之中,供給著千米冰層之下的光輝,看起來晶瑩剔透的地方,卻讓江一無論如何都沒有心情去欣賞……

"小子,勸你乖乖的在這里不要亂跑,如若不然,我要你好看!斷牙之仇,我隨後必報!不過,我兒子的仇.我要你江家血債血償!"

說這四翼風蛇不聰明?又怎麼可能……

最起碼,這四翼風蛇給自己留了退路,就算自己攻擊江家駐地失敗了,自己還有江一這個俘虜,自己便還有卷土重來的機會,把江一殺了,那兩方就是徹徹底底的死仇了,贏了還好,若是輸了,不僅丟了在百里之內靈獸之皇的寶座,很有可能還會因此殞命!

四翼風蛇說完之前的話,轉身便離開了,他可不相信江一能夠從這個地方逃出去,就只說這千米以下的冰層,就算江一知道這里的通道又如何?能不能爬上去,都還難說!

這四翼風蛇開始去籌集自己的兵馬了,正如他所說,要讓江家血債血償!

江一又怎麼可能坐以待斃?見四翼風蛇離開,躡手躡腳的到了這洞口之前,尋著自己的記憶,開始行走在自己來時的路上,抬頭望去,那洞口,只是一個斑斕的小點,看的,那般不清晰……

而就在江一頭痛怎麼出去的時候,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在這千米冰層之下響起……

"小娃娃,想出去?可並不容易……"

江一突然一個激靈,星芒劍順勢而出,斜指洞底!

"誰!"

……

冰層之上,四翼風蛇又是轉頭看了一眼洞口,似乎有些不放心似的,又是聚起冰晶,封在了洞口之處,只留些許縫隙,供應空氣的通行,免得下方江一憋死,做完這一切,四翼風蛇轉身離去.

在他的勢力范圍之中,他獨處這片冰原,想要調兵遣將,卻也只能自己前往.

……

江家.

此刻的江家,已經完全行動了起來,江天命有條不紊的發布著一條又一條的命令,下方之人急匆匆的便去執行,從始至終,江天命始終黑著臉……

黎落蘇醒,卻是得知自己的兒子被四翼風蛇抓了去,又是昏死過去,江小玥不得不留守在黎落的身邊……

江家大殿,江海終于出現了.

"爹,怎麼回事?咱們江家有什麼大行動麼?怎麼一下子調動這麼多人馬?"

江天命此刻本就在焦躁之中,見這江海來的這般不合時宜,不由怒斥!

"怎麼回事?有正事的時候不見你蹤影,事情過去了,你弟弟生死不知,你還能如此屏的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