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落龍弓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江天命揚起了手中長弓."落龍弓,打蛇,似乎有點大材小用……"

可就是這一句話,似乎是戳中了四翼風蛇的痛處一般,誰都看得出,這四翼風蛇有化蛟的跡象,有句話在蛇類靈獸之中吃的很開.

不想做龍的蛇,不是好蛇.

然而,這四翼風蛇已然踏出了第一步,化蛟,雖然未曾有蛟爪,蛟角生出,可四翼風蛇相信,只要他的修為更進一步,必能化蛟成功,所以,四翼風蛇更喜歡別人稱呼他四翼風蛟,然而,這江天命的話,似乎就是在揭他的短一般……

本來這四翼風蛇就是古怪脾氣,自家孩子又被江家擄了過來,若不是自己勢單力薄,根本就不會給江天命說話的時間便在江家駐地之內大肆破壞,可現在,江天命卻又是觸動了四翼風蛇的神經,四翼風蛇已經有點不想再顧忌什麼狗屁理智的問題了.

四翼風蛇動手,自然而然的,不會給江天命絲毫的准備時間,背後四片並不大的肉翼扇動,頓時風起云湧,塵土在地面之上揚起,碎石已然飛向高空!

江一此刻已經強行砍斷了斗獸場大門的鎖鏈,略有踉蹌的跑了出來,確是在出來的瞬間,被風沙迷了眼.

江一伸手蓋住自己的眼睛,在那指縫之間,依稀看到四翼風蛇露出了尖銳的獠牙,帶著些許碧綠的寒芒,順著風塵,開始向四方彌漫!

江一大驚,開口大喊!

"父親小心,四翼風蛇已經開始散發自己的毒了!江家護衛軍聽令,封鎖!結界封鎖!萬萬不要讓這些毒素彌漫全城!"

江一直接下令,此刻的狀況容不得他有絲毫的猶豫,全城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他們是修仙者,一時半會倒還不會被這毒霧毒死,可外面很多居民沒有丁點的修為,毒霧彌漫,必死無疑!用不了多久,江家駐地之內,很有可能便會化為一片毒地!

江家護衛軍即刻聽令,頓時開始布置陣法,將這里的環境封鎖了起來,這毒霧,也就只能流轉在了這陣法之中!

江天命不再客氣了,這四翼風蛇已經動了毒,已經起了殺心,自己若是再不提高警惕的話,一旦四翼風蛇跑了,再想找到,千難萬難,而四翼風蛇卻是隨時都有可能回返偷襲江家駐地!

只見江天命驟然拉開了長弓,射向四翼風蛇的大口,意在用這個四翼風蛇最薄弱的地方作為突破口,將其斬殺!

江一在下方行動起來了,此刻,唯有江一可以主持大局!

江一伸手從江小玥那里接過黎落,靈力探入,見並無大礙,只是暫時昏迷之後,又是交與了江小玥之手.

"小玥,帶著母親先離開!"略有停頓,江一繼續開口!"煉精化氣之旋照境以下之人,全部撤離,傳我命令,廣發避毒丹,務必讓這里為中點,十里之內的人全部服下!"

"是!"

眾人紛紛應下,已然開始按照江一的命令行事,煉精化氣之旋照境以下的修仙者紛紛離開,開始分發避毒丹,防止四翼風蛇的毒進一步入侵到這江家駐地之內普通人的肺腑.

江天命雖在酣戰,卻已然在心中大肆誇贊江一,此刻的江一,已然有了做家主的風范!

做事已經明白顧全大局,讓的江天命頗為欣慰!在江天命心中,沒有什麼長子順位,也沒什麼強者居之,在他看來,最為適合,才是最好!

江家出現這樣的事情,整個駐地為之震動,江天命兒女三人,兩人在場,卻不見江海的身影,江小玥雖然離開了,卻是要照顧黎落,而江一,卻能夠在自己無暇顧及其余事情的時候幫助自己分擔掉其余的一切,這種對比之下,高下立見!

可江天命此刻也來不及去再多想些什麼,江天命的修為相對于四翼靈蛇,稍高一籌,奈何靈獸之軀,凡兵又怎能輕易傷損?

雖說落龍弓同樣是靈器,在西北雪域兵器榜上,也能排在第十三位,可對付起煉氣化神之心動境的四翼靈蛇,似乎還差點火候.

或許並非武器不強,就算是仙器,神器,用的人不強,又怎麼能完美的將兵器駕馭?

"小一,看好機會,看看能不能把這四翼風蛇的獠牙給打下來!只要斷了獠牙!四翼風蛇不足為懼!"

江天命毫無顧忌的開口,他根本就不怕四翼風蛇知道他們下一步的計劃,反正誰都知道那麼打,可成功把四翼風蛇獠牙打下來的,還真就沒幾個,所以,就算四翼風蛇知道了,也還真的就不怎麼怕……

血盆大口依舊長的很大,欲要將江天命吞入自己腹中,而江天命時不時的從背後箭筒之內抽出箭矢,拉動弓弦,目標直指四翼風蛇的上下頜間!

江一動手了,突然揮動了星芒長劍!

那四翼風蛇的背上,原本纏繞在四翼風蛇身軀之上的風翼蛇似是看到了江一的動向,彈身而出,欲要攔截江一,阻止江一打擾江天命和四翼風蛇看似公平得戰斗!

江一滿是頭痛,很顯然,江天命自己沒辦法將這四翼風蛇擊退,而江家護衛軍正在維持陣法,能夠動手的人不多,擁有砍下四翼風蛇獠牙的實力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四翼風蛇的牙,堅實無比!若非靈兵,必不可斷!

就算有人實力強又能怎樣?沒有靈兵相助,徒手掰斷四翼風蛇的獠牙不成?也並不是說不能將靈兵暫時借給別人用,可江一現在的情況,又怎麼敢把自己的星芒劍丟出去?自己可就這麼一把劍好吧,丟了自己了就要徒手跟風翼蛇打了,到時候,被風翼蛇咬一口,那根被四翼風蛇咬一口,差別也就大不了多少了……

兩個戰圈,兩處酣戰,外人,除了觀看,沒有一點介入的辦法,也沒有一點介入的機會,此刻仿佛就是一個完美的局面,一旦有人破局,有可能傷的是對方,也同樣有可能傷的是自己……

無奈之中,眾人只能靜靜的等待戰斗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