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四翼風蛇
g,更新快,無彈窗,!

斗獸場內,暗處……

一道有些陰戾的目光一閃而過,隱入了一條漆黑的小巷之中,這條小巷,正是外界捕捉靈獸之後送入江家的通道,平日里,少有人行.

江一的處境並不好,此刻已然有些筋疲力竭,唯一還算好的,便是那些靈獸暫時不會趁著江一鋒芒正盛的時候冒險,只是時不時的騷擾,就足以讓江一頭疼不已,當江一靈力耗盡的那一刹那,很有可能便是江一被撕成碎肉的那一瞬間.

突然,遠方天際似有一道十余米的身影一掠而過,出現在江家駐地的高空之中,江家駐地之內,無論是修仙者也好,普通居民也罷,紛紛抬頭仰望!

那天空之上的身影,盤沿之間,有四道並不大的肉翼始終扇動,控制著它的身形不曾掉落,那身影的似蛟似蛇,頭頂之處,似有肉塊凸起,巨大的血口時不時的開合,發出一聲聲慎人的嘶鳴……

江家駐地之內,上到擁有靈力的靈獸,下到家養雞鴨牛羊,皆是匍匐在地,似乎天空之上的身影有一股無形的威壓,讓他們不得不匍匐在地.

這四翼風蛇似乎很是享受下面靈獸對他的尊重匍匐一般,高高的揚起了自己的腦袋,口中吞吐著猩紅的蛇信,疾飛而過!

平日里,靈獸和人類都是保持的有適當的距離,人類不輕易的踏入靈獸群聚之地,而靈獸,也少有進入人類城池之中,此番,這四翼風蛇可並非前來游玩,它此行的目的,是帶著他的孩子離開江家駐地,順便給江家的人長長教訓!

那斗獸場內,正環繞在江一身側,隨時准備給江一一次致命打擊的風翼蛇,正是這四翼風蛇的幼生狀態,而江家怎麼捉到了這數百里內靈獸王者的孩子,便不得而知,只是,這四翼風蛇找到了自己孩子的氣息,他來,救自己孩子了……

風蛇怒,城土毒!

這是世人常說的一句話,意思,便是不要輕易的招惹四翼靈蛇一族,因為這種靈獸擁有很強的毒性,若是四翼風蛇大怒,整座城池,都會浸入它的毒素之中!

很快,江家之人發現了四翼風蛇的入侵,已經全面戒備,那江天命親自帶著一張大弓從哪居住之所的地方走了出來,箭矢上弦,只要四翼風蛇妄動,必要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現在,江天命其實還並不想與四翼風蛇徹底鬧翻,直接把它殺了還好,若是殺不掉,大禍臨頭的,便是他們江家,到時候,他們將會面臨無盡的麻煩!

斗獸場內,遠處突聞一聲難聽的嘶鳴,這原本正在和江一纏斗的諸多靈獸突然瑟瑟發抖,萎倒在地,更有低階者,屁滾尿流,江一見狀,慌忙後撤,有了些許喘息的時機!

唯獨那風翼蛇,似乎興奮起來了一般,那森冷的眸子里,竟然藏著一分不可抑制的歡呼之意!

所有靈獸都一動也不敢動,唯獨這風翼蛇,動起手來更加肆無忌憚!

江一且戰且退,欲要想辦法打開那已然被鎖死的大門,可那四翼風蛇到了.

紊時間,遮天蔽日,這並不大的斗獸場高空,似乎被這四翼風蛇完全遮蓋,只見這四翼風蛇盤沿在斗獸場高空精鋼編織的鐵網之上,眸子之中已經透露出讓人望而生畏的寒意!

這四翼風蛇突然將自己的頭顱向那精鋼鐵網上撞去,一聲鋼鐵碰撞的聲音在江一的耳邊響起,緊接著,四翼風蛇的頭顱,已經探向了江一的面前,猩紅的蛇信帶著一股股腐臭之味,流轉在了江一的鼻息之間!

江一大驚失色,連連後退,卻是撞在身後的牆壁之上,退無可退!

江天命和黎落到了,他們都知道江一在這斗獸場之中,此番見到這樣的情景,黎落當場昏死,江天命根本就無暇顧及黎落,厲喝出聲!

"四翼風蛇,我知道你聽得懂我的話,你若不想我們魚死網破,便出來商談一二!"

江天命自知不能將這四翼風蛇瞬間強殺,怕有損到江一的安全,故有此言,如若不然,此刻又怎會多有言語?早就讓的四方甲衛准備就旭同時動手,力求將這四翼風蛇一瞬斬殺!

這四翼風蛇聽到江天命的聲音,又是緊緊的盯著江一看了一眼,頗有陰寒!

那風翼蛇則是爬到四翼風蛇的脖頸之前,似乎是撒嬌一般的蹭了蹭,在四翼風蛇的示意下,爬到了四翼風蛇的脊背之上.

四翼風蛇暫且將那碩大的頭顱伸了出去,而江一暫時脫險,在四翼風蛇的頭顱探出的那一刹那,突然虛脫了一般,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西北江家……"

這四翼風蛇血口開合,竟吐人言,雖然生澀,卻已經足夠讓人聽得清晰,江一剛剛緩過勁兒,卻又不由得又是大驚失色!

"最起碼煉氣化神之心動境的靈獸?!"

獸吐人言,最起碼便是煉氣化神之心動境以上的境界才能有的特權,這已然比江一高的不是一兩級境界的問題了.

頓時一陣後怕傳來,哪怕游走在一群靈獸的中央,江一雖然倍感生命受到威脅,可最起碼的,還能夠保持淡定,可現在,卻是無論如何都淡定不下來了……

幸好,幸好自己的父親及時趕到,若不然,這四翼風蛇隨意放出一道氣勢,便能讓江一身死道消!

"趁我兒外出曆練,將我兒虜入你們江家之中,我自認,沒什麼好談的……"

這四翼風蛇圓溜溜的眼睛之中,兩道線形的瞳孔閃現著森然.

"當時,我們尚不知這風翼蛇竟是四翼風蛇皇的子嗣,意外擄走,現在,既然四翼風蛇皇已然將自己的子嗣帶出,那便請回吧,這里,畢竟是我人族的地盤,若是四翼風蛇皇貪戀這里的風光,呵呵,說不得我們江家府內,今晚還能多加一道風蛇湯……"

江天命說話但是沒有一絲半點的客氣,完全就沒有客氣的必要,你若走,或許我會放你走,你若不走,或許你便永遠也走不了了……

"哈哈哈哈,當真是口氣不小,只不過,我四翼縱橫西北雪域,倒還當真就未曾怕過誰,威脅我,那我就是不走了,你們,又能拿我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