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誰在作祟
g,更新快,無彈窗,!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除了江一和靈塵,武先生並未再招收其他的任何學員.

而江家之中,江海的傷勢也日漸好轉,雖能下地走路了,可短時間內,靈力的缺失已經不可逆轉,武先生走了,江海最起碼在此次幽靈學院得招募中沒了任何的機會.

表面之上,江海似乎並沒有在意這件事情,見到江一的時候也依舊是笑嘻嘻的模樣,可黎落卻總感覺不大尋常.

黎落也明里暗里和江一提及了這件事情,可江一,卻並未在意……

江一知道,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也或許,能夠在三個月內再次提升自己的修為.

所以,這段時間里,江一可謂是更加發奮圖強,不用猜都知道,幽靈學院之內必然高手如云,為了能夠挑戰他們,磨練自己,江一也必須要更加努力!

江家駐地西方,斗獸場內.

江一手持星芒劍傲然而立,對面,一只雪白的大熊,眸子之中散發著不可掩蓋的凶殘,卻又不敢輕易上前.

這大熊同樣是煉精化氣之旋照境的靈獸,只不過,身為靈獸之軀,只是天生的防禦,便比及人類強之百倍!

一人一熊交手已然不止一次了,可卻皆未建功,江一勝在身體靈活,而這極地白熊卻勝在皮糙肉厚,江一破不了極地白熊的防禦,而極地白熊同樣的也攻擊不到江一……

江一還好,可極地白熊卻是越打越惱,如同面前之人是在戲耍于它一般,極地白熊無數次的想要將他撕成碎片,卻始終不得如願以償.

江一嘿嘿的笑著,手中星芒劍環繞著點點亮黃色的劍芒,江一抬步前沖,一躍而上,手中星芒劍自上而下劈砍而出,經過這麼多次的探查,江一已經探出了這極地白熊的弱點,正在極地白熊雙眼中央的那一縷銀色毛發,只要自己有足夠的力量砍下,那極地白熊便只能任由江一剮殺!

極地白熊又豈能不知自己的弱點所在?這長劍劈砍而下之時,突然揚起前面雙爪,立直了身子,前面雙爪揮舞在了江一的面門之前!

江一險險避過,尚未來得及再有其他動作的時候,那斗獸場的四方,突然有牢籠大開的聲音響起,頓時虎嘯猿啼,夾雜著鎖鏈的碰撞聲,向斗獸場的場地中央彙集!

江一頓時瞪大了雙目,這斗獸場之內,皆是些江家在外捉回來的各級野生靈獸,用以鍛煉家族中人的實力,低的只有靈體兩三階,高的,甚至已經到了煉精化氣之融合境!

江一趁著戰斗的間隙看向周圍,那斗獸場四方的鐵門已然盡皆大開,其內,幽森的綠眸,低沉的嘶吼,已然傳蕩了出來!

"不好……"

江一再也來不及說其他的事情,便已然見那四周十余道不同的靈獸身影奔襲而出,頓時,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場地中央的江一……

那寒霜巨狼的口水點點滴落在地,那金目雪猿已然站直了身子磨拳擦掌,寒靈鳥,風翼蛇,無影豹……

所有這些被囚禁了的靈獸都是恨極了人類,見到江一,盡皆已然將江一當做了自己的午餐!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江一頓時有些慌亂了,平日里,這些靈獸,關押的極為妥當,就是害怕某天意外出來了,為禍江家駐地四方,可今天,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來這麼多?

要知道,江一可是未曾帶一人到此,斗獸場內,其實相對來講很安全,因為沒什麼人會不要命的挑選跨級的靈獸進行戰斗,更何況,這其內能夠勝過江一的靈獸並不多,江天命特意給江一交代過不要輕易挑戰那些靈獸,倒也並不擔心江一的安全問題.

可現在,突然出現了這樣的變故,倒可當真的是讓江一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有人搗鬼!"

江一低聲怒吼,卻已然開始環顧四周,他要想辦法解了目前這個局,想辦法逃出去!

只要出了斗獸場,自然有人來幫助自己!

江一盡可能的讓自己的劍勢變得聲勢浩大起來,也幸虧這十多只靈獸的修為並非全部都是煉精化氣以上的境界,尚才讓的江一在被包圍之後有了突圍的機會,讓江一有了喘息的時機!

可這些靈獸之間似乎共通一種同樣的語言似的,只是不長的時間,便變幻了包圍的方式,強的在內,弱的掠陣,無論如何,也要將江一格殺當場!

這些靈獸出奇的安靜,能夠達到煉精化氣以上的靈獸,已經開了自己的靈智,已經可以領導統禦周圍的靈獸幫助他完成他想要完成的事情!

就如同現在這般,他們不出聲,便是不想引來其他的人,先將江一搞定,在做其他的打算!

江一的處境越來越危險,哪怕江一在嘶吼,可周圍卻也依舊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江一心中已經有了琢磨,必然是家族內,有人作祟!

若不然,這斗獸場周圍尚有江家護衛軍把守,自己這般呼喊,早就有人沖了進來,可現在,並沒有!

而能夠調動江家護衛軍的人並不多,除了江天命,劉氏,黎落,還有江一等三個嫡系江家子孫之外,便只剩下了江家的大管家!

而這人是誰?江一已經有了些許琢磨,江一暗暗發狠,只要自己出去,必然要那人好看!

可這已經讓江一覺得有些渺茫了……

江一只能努力的揮動星芒劍,星芒劍本為靈劍,劍芒耀眼,江一要的,便是劍芒引起江家人的注意,前來觀看,這樣,自己才有活的可能!

可事情,似乎並不是江一想象的這般簡單,只見距離斗獸場數百米開外的地方,一些駐紮守護江家領地得江家護衛軍遙遙望著這邊的情況.

"是二少爺在斗獸場吧?"

"沒錯,二少爺的劍,可當真是越來越凌厲了,這麼遠的距離,我都能感受到那股凌人的劍意!"

"是啊,不過看這聲勢,二少爺不會是在跨級進行戰斗吧,真是可惜了,我們必須留在這里駐紮,要不然,真想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