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噬魂爪
g,更新快,無彈窗,!

等江一到了的時候,屋內已然熙熙攘攘的圍了一群的丹師,顯然,一開始的時候,劉氏以為並不嚴重,先讓這些人對江海進行了醫治,奈何越來越嚴重,劉氏急了,才匆匆忙忙的尋找江天命!

這屋內的丹師,從一級丹師排列到三級,整整齊齊的立于兩側.

無論是畫師也好,樂師,丹師也罷,皆有十級可劃分.

一級最低,十級最高,雖說這些魂修職業關系著一個人的魂修修為,卻並不代表魂修修為高的人就一定有超強的魂修職業,比如有宗師級畫師天天在一普通人面前作畫,久而久之,就算這普通人資質極差,也同樣可以踏上修仙者的道路.

反之,這魂修職業級別高的人,魂修修為卻一定很高,故此,才有了職業等級的劃分.

魂修職業超過七級,就可以稱作宗師,整個鬼神大陸也寥寥無幾,八級,即為大宗師,似乎就更是罕見,再往上的,好像就沒有什麼過多的記載了.

江一真的論起等級的話,最多也就一級畫師罷了……

而江天命,雖然只有三級丹師的水平,卻已經足夠站在西北雪域的頂尖之流了.

江一一步踏入之時,這兩側頓時聽到動靜紛紛欠身行禮,讓開道路供江一走上那江海的床榻之上,此刻,江海面色猙獰,印堂之處尚有一抹淤青,眉角末端,有幾個圓形的小洞孔,雖然刺的不深,卻正在流淌著縷縷黑色的鮮血.

而江天命只是伸手搭在江海的脈搏之上,眉頭緊蹙,顯然對此也是感到頗為棘手,江一的思緒里,突然跳出幾個字,讓的江一沒來由得便脫口而出.

"青天府,噬魂爪……"

聽得這聲音,劉氏的悲泣之聲更是濃郁,惹得江天命也是一陣心煩氣躁.

噬魂爪,是青天府一種獨門爪法,中者如同魂魄被剝離了一般,順著施法者手指戳出的洞孔,連帶著血液,使其魂魄流出,再緩緩注入傷者體內,讓傷者生不如死,甚至游離在外的魂魄可以看到自己周身的一切,分外恐怖.

這一招,不可謂不毒,雖然短時間不會殞命,卻當真還不如一掌被拍死來的痛快,畢竟只是學員的招募而已,為什麼會引來噬魂爪的攻擊?這一點,無論是江一,還是江天命都是想之不通.

青天府的幽靈學院,老師的隊伍之中有青天府的人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們竟然真的動了狠手……

江天命皺眉轉頭,看向江一.

"沒錯,是噬魂爪,小一,還是要麻煩你了……"

江一頜首,以明其意,噬魂爪有毒,毒解魂自歸,魂回去了,剩下的便是外傷,便好處理了,而噬魂爪的毒,卻唯獨青天府之人才有,所以,想要救江海,便要讓江一去找動手的人要解藥,無論怎麼來看,都是江一去要比較合適.

江一頓時轉身離去,抬步疾奔,這種時候,容不得他大意,回去的晚一刻鍾,江海便要多受一刻鍾的罪,畢竟他們是一家人,記憶之中還頗為親密,江一自然不想讓江海受這個苦.

街道之上,人群依舊未曾退去,除了江海,倒還真的有愣頭青打了上去,結局無一不是受傷倒地,人們依舊在琢磨著看看這些人能不能把這七個幽靈學院的老師打累了,來做個黃雀在後的勾當,可似乎總是事與願違.

江一到了,很快便有人看到了他,又是恭恭敬敬的讓開了道路,供江一通行,武先生並沒有在這人群中央,依舊是那之前的七個黑衣身影傲立當場,環視四方!

見江一到來,方才有了一抹淡笑湧上面孔,卻也並未多言,欲要等待江一先開口.

江一大口的喘了幾口粗氣,與那幾名幽靈學院的老師行了一禮,直接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不知哪位老師之前動用了噬魂爪,還請將解藥給予學生……"

"哦?解藥?"其中一人走出幾步,眨了眨雙眸."為誰求藥?"

"家兄江海!"

"江海?"

這黑衣身影重複了一句,周圍之人更是熱鬧了起來,他們其實也沒搞清白,為什麼江海來參加幽靈學院競選連一個仆人都沒帶,他們雖然認得江海,可幽靈學院的人可不認得啊,江海在江家駐地囂張也就算了,囂張到幽靈學院的頭上去了,那可就真的有點耐人尋味了……

在江家駐地的這些民眾心目之中,江海的形象一直都是那種溫文爾雅的儒雅書生,雖然是江家大少,可平日里待人也是頗為溫和,也不知道這突然是怎麼回事,怎麼囂張起來沒了邊了……

"哈哈哈哈,江海……"這黑衣人勾著笑意."真搞不明白你們江家到底怎麼回事,據說有文武雙雄,武是你江一,文為江海,可我怎麼一點都沒有看出文在哪里?一來就要見武先生?武先生,又豈是他想見就見?"

看這人的面孔略帶陰陳,江一心中大呼不好,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並不是很好.

"家兄也是勵志加入幽靈學院,或許言語之上帶有偏激,還請這位老師勿怪才是,不知噬魂爪的解藥……"

那黑衣身影長出一口氣,自懷中摸出了一枚玉白小瓶,隨手向江一拋出,江一一個激靈,伸手接過,慌忙答謝,這黑衣身影退回他們自己的隊列之中,開口與江一說道.

"回頭告訴江海,並不是所有人,都要圍著他轉……"

江一點頭,看了一眼他們身後的樓閣,抬頭望向五層,隔著窗戶,似乎有一抹豔紅倚在窗戶旁邊,又是遙遙沖著上方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江一明白,完了,江海想要進入幽靈學院,恐怕這一次已經沒機會了,米玉在五層向下觀望,卻未有多言,很顯然便是武先生的意思,武先生拍板的事情,其余人,又怎麼可能能夠輕易改變?

揣著這樣的思緒,江一已經開始琢磨如何安慰江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