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江海被打
g,更新快,無彈窗,!

江天命也沒有派人打探,江家駐地之中,江一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只用等他回來再問上一問也就是了.

江天命並沒有離開,和黎落一同吃著早餐,時不時和黎落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什麼.

等江一回來的時候,早餐尚未吃完,進屋之時,見父母都在,慌忙略有欠身的打了個招呼.

"小一,這大清早的,你跑到哪兒去了?"

黎落出聲詢問,江一順著黎落的言語開口.

"爹,娘,我之前去找武先生了,我已經加入了幽靈學院……"

一邊說著,江一伸手在自己懷中抽出了幽靈學院的邀請函.

"加入了?"江天命眉頭一挑,原本還以為要費點功夫,不曾想江一出去的一段時間,竟然已經自己拿到了幽靈學院的邀請函?

在江天命的眸子之中,江一點了點頭,可江天命一陣喜悅之後,竟是又多出一抹悵然,目光之中,同樣充斥著淡淡的擔憂.

"小一,幽靈學院號稱強者的搖籃,日後等你進入的時候,切勿輕易惹事生非,幽靈學院里面可並非咱們西北雪域,可以讓你為所欲為."

"我明白,放心吧爹."

江一話音剛落,江小玥已然滿頭大汗的從外面跑了進來,手中握著她那花刀,顯然剛剛晨練歸來.

原本還欲要嬉鬧黎落說肚子餓了的事情,卻見江天命也在這屋子之中,江一同樣的立于一側,不由得吐了吐自己的香舌.

"爹,娘,二哥……"

江小玥沖著三人打了個招呼,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與江天命開口.

"對了,爹,剛才我在後山晨練,遠觀大哥閉關的地方,有靈力大量湧入,想來大哥應該快要晉級出關了."

聽到這個消息,江天命雙眉一挑.

"好時候,哈哈哈哈,原本我還在想,若是海兒三天之內不出關的話,就把他強行叫醒,去參加幽靈學院的選拔,現如今,海兒出關,修為更上一層樓,進入幽靈學院,就更是多上一層把握了,哈哈哈哈……"

江一也是淡笑,記憶里,這個叫江海的大哥對他很好,既然都是一家人,那自然的,自己能幫助靈塵進入幽靈學院,也要努力幫一把江海.

只不過,江海得修為似乎只有靈體六階,就算此次閉關而出之後能夠達到靈體七階,似乎對加入幽靈學院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就看江海的魂修,能不能讓這武先生為之折服了.

江海的魂,似乎天生就比較強,只不過,魂修職業方面,江海選擇了煉丹……

"若不然,我去看一下大哥?之前武先生在外面放話,只錄取三人,我占了一個,靈塵占了一個,再之後,因為一些散修的叫囂,武先生臨時改了招生的規則,雖然又一次讓得外界有了三個名額,卻比以往的難之百倍,我帶著大哥過去,看能不能通融通融,按照以往的考核方式,這樣,也好助大哥進入幽靈學院之中?"

"改了規矩?"

江天命頓時不解,幽靈學院一向很有原則,這改規矩,又是怎麼一回事?

江天命望向江一,江一與江天命細細說道一番之後,倒是讓江天命倒吸一口涼氣,看現在這模樣,武先生根本就不想再要其他人了一般,自己去說已然無用,畢竟自己一旦現身,便必然被駐地之內散修發現,到時候,迫于壓力,武先生也不會讓江海入學.

可江一不一樣,江一已經是幽靈學院的學員了,就算他去了,外人也只會說道他是找武先生有事,暗渡陳倉之後,給江海開個小後門,就算進不了幽靈學院,也能有所緩和,畢竟現在的考核,根本就沒有任何給人留機會的余地……

江一正要出門去找江海,卻見劉氏已然面露悲意,奪門而入,江一剛剛轉過身來,便聽劉氏于江天命哭訴.

"天命,你快去看看海兒吧,海兒,海兒他眼看就進氣少出氣多了……"

江天命的面容瞬間凝固,身形驟然而起,就連江一,一時間也是愣住.

"怎麼回事?海兒出關了?走火入魔?!"

江天命能夠想到的,也只有如此了,若不然,這才多久?江小玥從後山回來,又說了幾句話的時間,江海就受傷了?

江天命可不信有人敢在江家駐地之中找他們江家人的麻煩,就連靈家,也不敢!

"不是,不是……海兒出關之後,直接就去了外面幽靈學院招募的地方,誰知道被一個幽靈學院的老師告知,抗下三招不敗,就能加入幽靈學院,海兒硬撐兩招,吐血倒地,被人抬了回來……"

劉氏不住的哭泣,卻還是清清楚楚的說清了一切,他來找江天命,便是准備讓江天命為其醫治,畢竟,在江家之中,江天命若是自稱自己是第二丹師,便無人敢稱第一!

江天命急匆匆的跟著劉氏離去,一直以來,江天命最為自豪的,便是這兩個兒子了,大兒子江海滿腹經書,無論是天文地理,兵法戰陣,皆是牢記于心,二兒子江一驚才絕豔,無論是何等功法戰技,短時間內皆能完美駕馭!

江天命也有自己的野心,他在琢磨著,將兩個兒子好好培養,爭取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一統西北雪域!

他相信,憑借自己兩個兒子的天賦,只要兩人兄弟齊心,必能其利斷金!

可現在,自己二兒子加入了幽靈學院,還不等他高興上一柱香的時間,自己的大兒子便受傷了?還是被幽靈學院的人給打了?

江一看著江天命離去的背影,沉吟片刻,于黎落開口.

"娘,若不然,我也去看看?"

黎落並沒有反對,應下之後,江一便轉身飛躍出了房門,江小玥也想要去,卻被黎落攔下.

黎落的面孔之上突然多出一絲讓人有些看不懂的情緒,卻是片刻之後舒展開眉頭,輕歎一聲,扶著江小玥的長發,陷入了自己的記憶.

江小玥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不明何意,卻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到底怪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