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越理越亂
g,更新快,無彈窗,!

傳聞發下這個誓言之後,若是話有虛假,便會受到天道的嚴懲,可是真是假,卻無從考究,又無人敢輕易嘗試……

"或許,我們可以去調查一下離天宗……"

江天命目前也只是抓住了這樣的一條信息罷了,因為眾人給出的信息實在是太瑣碎了,也很亂,而信息的潛在指引,除了靈家,他們江家和陳家都是把敵人的信息指向了另外兩家……

"調查離天宗?"陳長天搖了搖頭."我認為沒必要,若我是李天,我拿了三大靈劍,又要刺殺三家翹楚的話,那我絕不會留下任何讓人懷疑的地方,也絕不會親自前往靈家……"

"可若李天也是如你這般想,就是要兵行險境那?"

靈影序低吟一聲,卻是引起了陳長天的強烈不滿,相對來講,陳家不但損失了邪殺劍,還丟掉了自己兒子的性命,這已經不是幾句話就能消彌掉仇恨的事情了啊……

"哼!我看是你們靈家想要把事情推給別人吧,別忘了,我們和江家出事的時候,你們靈家的紫皇劍,或許都有出現!雖然我兒不知背後靈劍究竟是那柄,可能被我兒這般著重說的,整個西北雪域,也沒幾把,你們靈家紫皇劍,嫌疑最大!"

"你……"靈影序突然一拍桌案,這種罪名,哪能隨意的往自己身上攬?"陳長天,我知道你心情不爽,可你若是再胡說八道,我要你再也回不了陳家!"

"哼……"陳長天沒有一絲半點的懼意."我看你是惱羞成怒了吧……"

眼看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就要開打,江天命慌忙起身攔下,這原本和和氣氣的交流線索,卻是又一次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行了行了,既然線索已經都交流出來了,那兩位請回吧,要打也別在我江家打,出了江家,你們兩家打個你死我活我都不管!"

江天命又能怎麼管?這種事情,無論怎麼講,他都沒辦法管……

局面,已經變得很是僵化,若只是三家的劍都丟了,或許大家都會著急,會懷疑別人可也能夠平心靜氣的說話,這一旦牽扯到了一家少主的性命,事情紊時就變得很難辦……

三家可謂是不歡而散,只留下江天命與江一依舊暫留這闌珊亭之中.

父子二人面面相噓,對這件事情都大為頭疼.

"小一,你覺得,刺殺你的人,可能是誰……"

江一略有沉吟.

"靈塵,方虛,艾冬靈……"

江一只說出了這三個名字,靈塵是因為紫皇劍,方虛和艾冬靈,純純粹粹的是因為與江家有仇……

這兩人皆是閑散修仙者,沒有勢力,沒有背景,真真正正的游走在陰暗處的殺手!

"那你覺得,現在,靈塵還有嫌疑麼?"

江一搖了搖頭.

"應該是沒有,不過我始終有點想不明白,黑衣蒙面人的戰斗身型我有些熟悉,而方虛和艾冬靈他們兩個人的戰斗技巧我並不非常熟,可也同樣不排除他們偷了紫皇劍,其中一人在我後方偷襲于我,可那天我在靈家試探過靈塵之後,我便將目標鎖定在了離天宗李天,只不過時間太緊,我暫時還沒有開始調查離天宗的事情……"

江一分析的頭頭是道,總得來講,他還是很相信靈塵,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他相信那個人始終是自己的兄弟!

"可是,三家的三大靈劍都丟了,他們要靈劍干什麼,這三把劍已經是我們三家的象征……雖然我們三家在大陸上不足掛齒,可在西北也是無人敢惹,他們一旦用出了三大靈劍,只要被發現,必會被我們聯手絞殺,那為什麼他們還是取走了三大靈劍?"

江一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也同樣是他心中的謎團,同樣的,他也想不通這里到底是怎麼回事,冒著得罪三家的風險弄走了三大靈劍,難不成只是為了回去觀賞不成?可剛剛想到這里,一個危險的直覺浮現在江一的心底……

江一隨口而出.

"難道,就是單純的為了引發我們三家的戰爭?"

"不無可能……"江天命也是喃喃,同時也開始在心中暗自推算."這樣的話,必有漁翁得利之人,那得利之人……"

"離天宗,張家,王家……"

江一幾乎想都不用想,脫口而出,這三家在西北雪域的地位,僅次于江家,靈家和陳家,若是漁翁得利,這三家的嫌疑最大……

"看來,這三家都要好好的調查調查了,特別是離天宗……"

"那我們用把這個消息告訴靈家和陳家麼?"江一拖著下巴,手肘支在石桌之上,轉頭看向滿臉嚴肅的江天命."畢竟,靈家和我們這麼多年的攻守同盟……"

可江天命卻是搖頭了.

"先不告訴他們,我們先自己調查調查,畢竟這件事情……越來越亂,根本就弄不清楚他們兩家究竟說的真話假話,現在,在這件事情上,誰都不能相信,只能相信我們自己!"

見江天命這麼說了,江一點頭,這件事情,現在便是如此,已經容不得他們再大意了……

兩人都是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府邸之中,江一直接到了自己母親所在的庭院.

此刻,黎落正坐立不安的在院子中央晃悠,不為其他,只是因為她偶然聽說,江一似乎和幽靈學院的人打起來了?

幽靈學院的人都是些什麼人這黎落心中可是很清楚的啊,哪怕只是偏遠地帶的小型學院,只要被冠以幽靈兩個字,那便象征著鬼神大陸的王權!無人可以隨意撼動!

跟這樣的人打架,會有什麼好結果麼?黎落不知道,可當她過去的時候,人群已經散了,她慌忙跑了回來,可江一卻是未曾歸來,這讓她又怎麼可能不急啊……

可她也同樣清楚,江天命當時已經出去了,不論怎麼說,江天命也是江一的親爹,江一也是江家年輕一輩的翹楚,江天命應該會想盡辦法將他救下的吧……

可哪怕是這般想著,黎落還是有些心神不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