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邪殺劍,也丟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多時,甲衛回歸,附耳與陳長天耳側低語了幾句,只見陳長天面目之上雖然憤怒依舊,卻又多出了些許淡淡的尷尬.

武先生真的在江家駐地之中,而靈家,也當真是為武先生到此而來!

此刻,三家雖為西北三豪門,可同樣的也都成為了受害者,氣氛瞬時間變得有些沉悶,江天命不得不從中攪局.

"既然我們三方利益都受到了損害,現在最重要的並非如何打斗,而是坐下來好好商討一下,到底該如何應對,想一想那暗中針對我們的人究竟是誰,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雖然江天命很不爽,一上來這陳長天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殺人,幸好江一反應及時,若不然,現在就算沒仇也變得有仇了,可畢竟人家兒子死了,現在都已經這般局面了,難不成他們還要再鬧騰下去?

一開始還並沒有什麼,江天命知道有人曾經刺殺自己的兒子,之後傲龍劍便丟失了,卻也只是在琢磨是不是仇殺,畢竟他們江家為雄一方,難免有些敵人,而這些敵人之中,或許有人喪心病狂.

江一雖然去過了一趟靈家,卻並沒有于江天命說靈家紫皇劍丟失,或許是疏忽了這件事情,或許是還有些懷疑,可現在三家到了一起,事情似乎刹那間變的撲朔迷離……

現在,誰都知道事情不簡單了……

三家在一起一串通,江家傲龍劍丟失,靈家紫皇劍丟失,陳家少主陳百名身隕,這其中,似乎有人一直在暗中針對他們,似乎是有了共同的敵人,那便應當同氣連枝,共抗外敵!

原本劍拔弩張,這片刻之後,眾人不得不握手言和,分席而坐,開始說道他們所知不多的信息.

"江賢侄……"這靈影序開口."一直都聽說你被人刺殺隕落,卻又奇跡回返,或許這其中知道的最多的人,便是你了,不知,可否將你知道的說與我等,我等也好共同商議?"

江一輕咬下唇,點了點頭,這件事,一直塵封心底,不知為何,他就是不想說,可現在,他卻不得不說出來了,因為這已經不僅僅是損害到了他們江家的利益.

"當時,我只知道刺殺我的人,有兩個!"江一說到這里,眾人頓時聚精會神起來,不打算放過一個字眼!"一個人黑衣蒙面,在我身前與我纏斗,那戰斗技巧的身型似乎總是感覺有些熟悉,我卻始終想不起來究竟是誰,那人似乎刻意掩蓋了身型,還有一人,藏在後方,在我無暇分身的時候,突然動手……"

江一停頓片刻,看了一眼靈塵,又是開口.

"我看的真切,偷襲那人手持紫皇劍,手背之處有一紅色胎記,看起來與靈塵的相差無多,正是如此,我懷疑過那背後暗殺之人是靈塵,所以,我前段時間去了一趟靈家,靈家卻說紫皇劍丟了,再之後,我與靈塵打了一架,確定黑衣蒙面人並非靈塵,那背後偷襲之人,差不多有七成幾率,同樣不是靈塵……"

江一說到這里,停了下來,看向眾人,他知道的也只有這麼多.

"那當初,他們為何突然與你開戰?"

陳長天皺著眉頭開口,江一輕抿茶水,潤了潤自己的唇邊.

"突然出現,直接動手!"

只是這八個字,江一便不再開口!

陳長天突然眯起了雙眼,一邊回憶,一邊說起最後見到陳百名之時陳百名所說的言語.

"當時我到的時候,我兒子脖頸已經被劃斷,邪殺劍被帶走,凶手的腳印在雪地之上還未曾被完整的覆蓋掉,我們去追蹤,卻是在千米之後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腳印蹤跡,不過,我兒除了說殺他的人,手持傲龍劍,還說,背後應該還有一人,同樣持有靈劍級別的長劍!"

又是兩人,只不過這兩人之中不像江一這般,兩人同時動手,可能夠被感知出來靈劍劍感強烈的,整個西北又有幾把?

全都是能夠叫上名字的名劍!

難免的,陳長天其實也就有了對靈家的懷疑.

因為這實在太過巧合了,自己兒子被殺,自家邪殺劍丟了,偏偏江家和靈家的傳家之劍也丟了……

"不對啊……"陳長天皺眉."之前江賢侄說,你是有人背後偷襲,這般情況下,江賢侄如何脫險?"

江一知道,這一關,自己是無論如何都要過的,若不然,江易失蹤的那幾天,便是一個謎團,這個謎團,在這種情況下就仿佛是一根尖刺一般,讓人不得不心生提防!

"自有高人相助!"江一也不得不瞎扯起來,同時祭出了星芒劍!"我當時也以為我死了,可我未死,我的傲龍劍當時雖然丟失,可卻也同樣有人贈我這柄星芒劍!"

又是一陣沉思,此刻,三家都在各自打著心中的小算盤.

陳家懷疑江家和靈家……

江家懷疑靈家和陳家……

靈家倒還好,除了丟劍,靈塵竟然沒有受到一絲半點的攻擊,只不過在這種時候,卻也成為了最讓人懷疑的對象……

見陳家和江家得目光都是望了過來,這靈影序一時間也是無奈,明明自己也丟了東西,自己反倒成了嫌疑最大的人?

靈塵開口了……

"我只說我自己知道的事情吧,當日,離天宗宗主李天突然來我靈家,我父親有事,我便接待了他們,李天與我說起東邊一處礦脈的的分配問題,談罷之後,我們便去喝了一場酒,同行的還有他們宗門之中四大長老,除此之外,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是那日我喝的爛醉,一覺睡醒,紫皇劍便已經丟失了,而我詢問過家中侍女,說我回房休息的時候,紫皇劍依舊在我背後劍鞘之中,而從未有人進過我的房間,但是,紫皇劍丟了……"

原本已然說完,可生怕眾人不信似的,畢竟這說的也太故事化了吧……

有誰能夠直接深入靈塵的房間之中偷劍?何況還是有層層護衛把守的情況下?

"我說的話,句句屬實,如有虛假,天道剿滅!"

天道剿滅,已然是修仙者最為狠毒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