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陳家驚變!
g,更新快,無彈窗,!

若是去幽靈學院那里進行考核,那真可謂是公平,公正,公開,容不得一絲半點的弄虛作假,而若是這般有導師出來招募學員的事情,那多多少少的,便也摻雜了些許"人情",至于這"人情"如何處理,便看送"人情"這人到底會不會辦事了……

一行四騎行走在街道之中,突然有人從後方緊追其上傳信!

"參見家主,家主夫人,少爺,小姐……"

這人先是翻身下馬,當街躬身與四人行禮,四人皆是停下,轉頭後看,一青年傳訊之人正沖著他們弓著腰身.

"怎麼了?有什麼事?"

江天命淡淡開口,已然開始琢磨是不是武先生有什麼事情?可畢竟他們也才剛剛離開好吧……

可事情卻並非江天命猜測的那般,只聽這傳訊之人開口.

"回家主的話,陳家家主陳長天來了……"

"陳長天?"江天命挑起眉頭."這老東西的消息還挺靈通,武先生剛來他就趕來了?還有誰?他兒子陳百名來了麼?"

陳百名,在西北雪域之中也算是年輕一輩的俊才,雖然比不上江一,靈塵這樣妖孽般資質的天才,可同樣可以名列西北雪域年輕一輩前五之列!

在陳家,陳百名的地位便與江一在江家的地位相仿,家中翹楚,無上寵溺!

而陳家的邪殺劍,便傳承到了這陳百名的手中!

而江天命以為,陳家知道武先生來了,必然是要帶著陳百名前來參選幽靈學院的競選,除此之外,萬里迢迢,跑一趟可實在是不容易.

"未見陳百名,只有陳家家主陳長天,帶有數十甲衛."

那傳訊之人回聲,又是讓江天命摸不著頭腦了,可人家人都到了,總不能再把人家攆回去吧,頓時吩咐道.

"引他們直接到闌珊亭!"

"是!"

那傳訊之人應下,轉身上馬,便回身准備去引導陳家之人!

江天命看著江一三人,略頓片刻,開口道.

"小一,你隨我一同接待陳長天,你們兩個,便先回去吧……"

江天命與江一開口說罷,轉頭看向劉氏與江小玥,見兩人點頭應下,轉身離開之後,江天命便帶著江一,轉向前往闌珊亭!

闌珊亭,便是江家接待貴客之地.

此刻,江天命與江一已然泡好茶水,圍著那圓形石桌隨意坐下,靜靜等候.

不足刻許,一道道亮銀甲身影包繞著一青衣壯年走了過來.

這青衣壯年此刻滿目怒意,見到江天命與江一此刻正要起身迎他,突然暴起!

手中短匕斜刺向前,已然飛身劃向不知所措的江一!

江天命一時間反應不及,而江一嚇了一大跳,在最後關頭祭出星芒劍,堪堪擋下致命一擊!

"江易!還我兒性命!"

那陳長天此刻似乎發瘋了一般,猩紅的眸子充斥著濃郁的殺意,見江一躲過了他手中得匕首,頓時反手刺向江一的腰間,可此刻,江天命已然反應過來,慌忙丟出手中玉杯,將這匕首打偏,玉杯破碎,而江一也有了後退的時間……

江一連退數步,那陳長天又欲向前,卻被江天命攔下!

"陳長天!你干什麼!"

陳長天此刻可謂怒發沖冠,怒吼出聲.

"你兒子殺了我兒子,難不成要我忍氣吞聲不成?!"

江天命愣了,江一也愣了……

江天命的認知之中,江一雖然消失了幾天,可也絕不可能橫穿萬里冰原去斬殺陳百名啊,可江一卻是完完全全的懵了,江易的那團記憶之中,根本就沒有斬殺陳百名的記憶……

甚至,對于陳百名的記憶都很是模糊,連他的相貌,都有些記的不大清晰.

"殺了你兒子?有什麼證據!我兒子最近根本就未曾出過遠門,何來殺你兒子的事情?"

"證據?"陳長天怒極生笑."證據就是,我兒子被找到的時候還殘存有一口氣息,他親自說,殺他的人,黑衣蒙面,殺他的劍,江家傲龍!"

"傲龍劍?!"

江天命與江一同時驚愕出聲,又聽江一開口.

"傲龍劍已然丟失,斬殺令子的事情,我並不知曉,也不知何人所為!"

"丟失?你一句丟失便算丟失?誰都知道傲龍劍為你江家傳家之劍!怎麼可能輕易丟失!"

江天命皺緊眉頭,將江一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陳長天,你信便信,不信便不信,傲龍劍確實已經丟了,只不過,我兒前段時間遇刺,我還正找不到是何人所為,不過看你今日情形,一來便直接刺殺我兒,還用那種莫名其妙的借口堂塞我等,呵呵,陳長天,你說我該不該說,你就是凶手?!"

"江天命!少拿這些鬼話糊弄我,你兒子犯了錯,你自然會包庇,你以為我會信你?!"

兩方正爭執不下之時,亭外突有聲音傳來……

"江家傲龍劍確實已然丟失……這一點,我可以作證,不僅僅江家傲龍劍,我靈家紫皇劍,同樣已然丟失……"

話音主人的身影在片刻之後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正是靈家家主靈影序,而他的身旁,尚有一儒雅身影,正是靈家靈塵!

"靈影序?呵呵……"陳長天左右環顧."怎麼,我這剛來,你就到了,看來這就是埋伏好的就等我來殺我滅口不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家私底下的關系,呲臨駐地,若是關系平平,我絕不信!"

"信不信由你,不過,還真不是我們埋伏好的,幽靈學院武先生帶著幽靈學院的幾個老師來江家駐地停留三天招收學員,我們早一天收到了消息,我自然是帶著我兒靈塵前來參選,只不過,我來的時候,江家侍衛說你們都在闌珊亭,我便直接過來了,這點,江家主勿怪才是……"

江天命輕搖頭,卻依舊未曾轉去目光,依舊緊緊的盯著陳長天!

如今,西北雪域三大世家好巧不巧的在這江家聚齊.

"武先生?幽靈學院?!"

陳長天一愣,轉過頭與一甲衛使了個眼神,那甲衛點頭之間,飛身離去,似乎,是要去打探消息,確定一下這靈影序所說信息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