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服不服!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圍,江家護衛軍已然大批趕到,向這里圍攏,江小玥同樣立于江家護衛軍之中,看到江一同樣的也立在場地之中,正不知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卻聽那江一開口.

"小玥,你們都在一旁別動,正好我剛剛晉級,也好試上一試."

"哥,你修為還不穩固,我們……"

江小玥還想要再說點什麼,江一卻是搖了搖頭.

"我自己解決,解決不掉了再說."

江一已然直直的盯住了不遠處的壯漢,手中星芒劍已然在面前挽出了點點劍花!那壯漢唇角不由勾起.

"有點意思,年紀不大,膽量不小."頓了頓,壯漢又是開口."來吧,我空手和你打!"

江一也沒有和他客氣,他看得出,面前之人的修為比自己要高的多,若這種弱勢的情況下他還客氣的話,那只能說他江一真的是傻了……

"即如此,刀劍無眼,傷了死了,可別怪我!"

江一禦劍前沖,有那團記憶的引導,他要做的,唯有熟練那些已然印在腦中的戰斗技巧而已.

只見江一劍尖直指壯漢心窩,面對這一上來就是殺招的手段,壯漢不由得收起了笑臉.

輕退幾步之後,卻是在長劍到了他身前的時候,手掌一合,將那江一的星芒長劍夾在了雙手正中間,一時間讓的江一無論如何用力,都是推不動半寸了.

江一無奈,彈身躍起,腳尖輕勾,踢向壯漢的手掌,壯漢見這勁氣傳來,雙手一松,讓那江一的腳尖落空,無奈之下,江一慌忙穩固身形,順勢在空中一轉,長劍又一次直刺向前!

下一刻,江一穩穩落地,而壯漢卻是不由得向後躬身,面門險而又險的躲過了江一的長劍,見此情形,江一趁勢半轉星芒劍,劍刃向下劈砍,壯漢不由得面色肅穆了起來,他知道,不能再這般玩兒鬧下去了,被他看做是個小娃娃的這個小家伙,招招奪命,可並不簡單……

壯漢的腰身向左一偏,避過星芒劍劍刃,就要起身之時,江一突然一個掃腿,攻向了壯漢的下盤!

壯漢一個反應不及,被江一絆倒在地,緊接著,星芒劍的劍尖,已然指在了壯漢的鼻尖之前.

周圍,除了江家護衛軍,還有不少江家駐地之內的居民,只聽其內有人竊竊私語.

"哇,二少爺好厲害!"

"是啊,看二少爺招招凌厲,我要是有二少爺一半的修為,不不,只要三分之一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去參選江家護衛軍了……"

"也不知道這個大漢是什麼人,敢在這里挑戰二少爺,真是活的不耐煩."

"是啊,你們看江家護衛軍,還有玥小姐,只要二少爺一聲令下,恐怕那壯漢隨時都會被砍成碎片吧……"

……

江一沒有一點勝利的喜悅,他知道,面前這人,可絕不會這般簡單,也絕不會被自己輕易的擊敗,那怕自己現在已然占了上風!

只聽江一淡喝.

"服不服!"

這話音尚未完全落下,壯漢突然伸出兩根手指,夾住了星芒劍的劍尖,壯漢手中發力,似乎是想要將這劍尖掰斷一般,卻是劍身一彎,並沒有壯漢想象中的清脆響聲出現,只是感到江一開始了輕抖長劍!

凌厲的劍氣震得壯漢手指生疼,竟然有了縷縷鮮血出現在了這壯漢的指縫之間……

這壯漢伸出另外一只手掌一撐地面,一躍便已然立穩了身型,松開手中星芒劍的劍尖,向後退了兩步,看著自己破了皮的手指,雙眼略眯.

"真是好劍,看著模樣,應當是靈劍之列,足以問鼎西北名劍之中,為何我不曾記得有這麼一柄劍?"壯漢淡淡一笑."江家?我記得是坐擁傲龍劍的吧,那這柄劍,從何處而來?"

見這壯漢突然詢問了起來,江一略有愣神,可又怎麼可能和他解釋星芒劍的來曆?

江家之中已然知曉傲龍劍丟失,不過,卻被江一意外得來了星芒劍,江家人也只是知道,江一說,這劍是意外得來的罷了.

"咱們的戰斗還沒有結束,你還沒有詢問我問題的資格,之前我略勝一籌,你若服,便給我江家一個交代,若是不服,就再打!"

壯漢咧嘴一笑.

"這性子,老子喜歡,那就再打!"

說罷,這壯漢絲毫都沒有那種自己是前輩高人的自覺性,竟然直接沖向了猝不及防的江一,只見壯漢手型一變,換作爪狀,抓向了江一的面門,江一慌亂之間,偏身躲閃,又是一劍揮向壯漢的鐵肩,這壯漢舉起小臂,直接便擋在了江一的星芒劍前!

"鏘!!"

似乎真的是鋼鐵之間的碰撞一般,江一只覺虎口都是一陣發麻,連退數步,這壯漢也是痛的一陣呲牙,可臂膀之上,卻是沒有一道傷痕!哪怕是個紅印,都未曾留下,這壯漢咧嘴之間,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嘶……真疼,小兔崽子,剛才老子跟你玩鬧了一會,你玩兒真的啊!"

江一持劍而立.

"戰斗,容不得一絲半點的留手,若是憐憫對手,那只不過是在助長自己的敵人罷了,到了自己的對手全力還擊的時候,輸的代價,很有可能便是死亡……"

江一仿佛是在給這壯漢上課一般,說起這話的時候,帶著一種凌然自傲的氣勢,這江一此刻看起來似乎尚還年幼,可卻擁有兩個人共同的閱曆,相互結合之下,有了一種久經戰場的老練!

江易當時在這西北雪域得威望,可真真正正的未曾有一絲半點的摻假,那打敗同齡無敵手的聲名,可並非空穴來風,有了這樣的戰斗指導,江一的戰斗技巧可謂是無師自通,自然而然的,在同級的戰斗方面,便是高手之流.

面前壯漢的真實修為必然要比江一高很多,可畢竟壯漢施展出來的,也只是和江一同級的煉精化氣之旋照境罷了.

壯漢又是甩了甩手,正欲要再次動手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馬蹄之聲,而由遠及近的,一道道恭恭敬敬的聲音傳來.

"參見家主!參見家主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