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囂張壯漢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口濁氣從江一的口中吐出,江一環顧四周,卻見畫室之內空無一人,不由皺眉,站起身子欲要外出尋找江小玥,在他琢磨之中,或許是有什麼事情讓得江小玥臨時離開了,可江一明白,就算如此,江小玥也必然留有言語于畫室守護者,自己自然要去詢問一番的.

可剛至門前,還未曾開門,卻聽門外突然傳來外面一陣喧嘩之聲.

"小女娃子口氣倒是挺大,膽子還真是不小,敢跟大爺我這麼說話的,可真沒幾個,哈哈哈哈,人都滿了?讓這里面的人給老子出來不就行了麼?"

外面還有些許瑣碎的聲音,而這聲音一邊說著,一邊還蠻橫的敲起了這江一所在的畫室房門,江一頓時不願意了……

畢竟這是他們江家的地盤,江一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畫室之內,明文規定,任何人不得喧嘩,畢竟這里也算一清靜的修煉之地,就算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也要等出了畫室再做計較.

若是畫室人滿,便順位排隊,平日里,可沒有人敢這般找麻煩,畢竟,找麻煩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至于去了那里,至于是死是活,再無人知……

江一一把拉開畫室房門的時候,那畫室的守護之人正開口呵斥著.

"這里面可是江家的人,你們找死麼?!玥小姐已經去調動江家護衛軍了,等江家護衛軍到,就算你是他家家主,擾亂畫室秩序,按大陸法則,同可當誅!"

雖然並未說明是江家何人,可在這江家駐地,江家的人,便是不可被撼動的存在,說的不好聽點,在這里,江家的人便是土皇帝,說一不二!

更何況片刻之前,江小玥已然放下狠話,出了畫室去集結自家人馬去了.

江一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也聽到了江小玥的動向,想來自己晉級的時候,外面的人已經到了,江小玥此刻已經開始外出調動江家的人包圍這里,留下這里的守護者繼續為自己護法,等待自己晉級成功!

外面,那叫囂之聲依舊很大.

"江家?"鬧事的為首之人是一壯碩男子,古銅膚色,在西北雪域這等冰天雪地的環境之中,卻幾乎是半.裸.著上軀,壯碩男子身側,有一嫵媚女人,壯漢寬大的手掌,正輕撫這女子的盈盈一握,話語之中,依舊帶著些許傲然."江家很了不起麼?老子……"

這壯碩男子的話還未曾說完,江一已然走了出來,眉頭緊蹙.

"在我江家的地盤惹事,不怕我江家護衛軍封鎖這里對你們進行誅殺麼?"

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威脅,壯漢依舊不為所動,可見正主又出來了一個,竟然又是個他眼中的小娃娃,不由哈哈大笑,讓的江一頓時覺得似乎這整個樓閣都在晃動似的.

"你們是什麼人?!"

見江一又是詢問,這壯漢絲毫都沒有顧忌的模樣,自顧自的開口.

"帶上剛才的那個,一共出來兩個人了,唔……應該出來完了吧,若是完了,那我們可就進去了啊,剛才說畫室都滿了,這不,現在有空出來的房間了吧……"

這般說著,這壯漢便摟著懷中嫵媚女子欲要向那房間之內走去,江一頓時伸出一臂,將他們攔住.

"你們,未免也太不把我江家看在眼中了吧……"

壯碩男子身形一頓,停了下來.

"小娃娃,那你想怎樣?"

壯漢面目之上滿是戲虐,似乎看著這個人小鬼大的身影,頗為不屑似的.

"要麼,你給我們江家一個合理的交代,然後從哪里來,回哪里去,趁我江家護衛軍還未曾包圍這里,要麼就在這里等死吧……"

江一還是未曾用慣那種上位者應有的霸氣,還給了這壯漢選擇的權利,不說當初江易如何,就只說江小玥.

之前江一在畫室之中晉級到最後關頭的時候,這壯漢在外面嗷嗚亂叫,江小玥直接出來,只說了一句話.

"在畫室之內搗亂者,死!"

可江小玥知道自己絕對擋不住這壯漢,在這畫室的守護之人上來之後,直接自一旁窗口跳了下去,此刻已然開始調動四周圍的江家護衛軍,對畫室進行封鎖,進而對這壯漢進行誅殺!

江一此刻面色之上略帶寒意,他已經越加適應這里,已經把這里當做了自己第二個家,有人挑戰這個家的權威,江一自然是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維護!

可這大漢在江一眼中似乎那般不識抬舉,竟然又是嬉笑著開口.

"那我要是都不選那?"

江一皺眉.

"那便再也沒有你選擇的余地."

雖不想動輾就打打殺殺,可也明白,在這個世界之中,避讓,就是最大的軟弱!他的話,已然很明了,你若都不選,那我幫你選擇第二個,永遠的死在這里.

這壯漢的手終于松開了女子柔若無骨的腰.身,雙手指節輕輕活動了幾下.

"好小子,就連你們家主都不敢跟我這般說話,你們兩個小家伙倒是有點意思,那個小女娃子走了,那就你了,走吧,跟大爺我出去練練,讓我看看,這麼嘴毒的小家伙,修為夠不夠毒……"

說罷,這壯漢根本就不等江一回應,便直接從這二樓樓閣旁邊的窗戶之處跳了下去!

江一抬步上前,低頭向下方相望,那壯漢正活動著手腕,絲毫沒有顧忌周圍人詫異的目光,遙遙與江一對視.

面對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對手,江一也是一時氣悶,不過,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若是不打,才是真正的辱沒了江家的顏面,想到這里之後,江一同樣的從哪窗戶之處一躍而下!

半空之中,星芒劍憑空而現,輕輕一抖,劍光乍現,周圍飄雪似乎紛紛變了方向,落在江一的腳下,讓得江一如同是被這雪花接著,然後緩緩的落到了地面之上一般.

壯漢一笑.

"花樣倒是不少,就是不知道你這手段,有沒有你這花樣這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