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煉精化氣
g,更新快,無彈窗,!

可畫著畫著,江小玥卻是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並非說江一畫的不好,只是這畫中人,畫中事,似乎是在進行宣泄一般,帶有怒氣的畫筆,已然讓江一的氣息微微紊亂.

人能作畫,也能亂畫,畫能醒人,亦能毀人……

江小玥想要出聲制止江一,卻見江一已然開始勾勒起了最後的筆劃.

畫面之中,冰雪飄散,群山環繞,山體中央,有一男子正于面前黑衣蒙面人酣戰,而其後,有一蠢蠢欲動的身影隱于雪堆之後,提著長劍正欲向前,那人的面孔,只是一團墨跡,根本看不出是什麼模樣……

筆酣墨飽,江一停了下來,將筆放下,突然扯下畫板之上的畫紙,撕做碎片.

"哥……"

江小玥輕開口,還未有多言,卻聽江一先是說話了.

"一筆錯,筆筆錯,錯的多了,竟是亂了心境……"

"哥……"說江一畫的惟妙惟肖也不為過,那畫面之中,能夠看出面孔的唯有一人,正是江一自己,前面那道黑衣蒙面的身影,目有凶光,整個畫面,皆是充斥著肅殺之意!而江小玥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知道,或許自己哥哥前段時期的失蹤,正是這畫面之中的景象,那時候,有人圍攻于他,能夠活著回來,當真已是萬幸!

這件事情原本江小玥並不大清楚,可此刻之後,江小玥成了又一個知道當時戰局之人.

"哥,這兩人究竟是誰?是誰要害你,我們江家在西北,誰都不懼!只要你知道是誰,不出三日,咱們江家必然兵臨城下!可你也沒必要一直耿耿于懷,作踐自己啊,好在這是魂修,修煉之中並沒有什麼危險,如果是器修,難不成你還要毀了自己的修為不成?"

見江小玥也是略有怒意湧現,江一淡笑,搖了搖頭.

"並不是我作踐自己,也並非我要回憶過去之事,我的心境,又怎麼可能被已然過去的事情所亂?只是提筆之時,突然想到黑衣蒙面人目露陰戾,背後又有驚恐之中夾雜著憤怒的氣息彌漫,略有所感,可畫到驚恐之中帶有憤怒之時,卻是處處錯筆……"

江小玥一愣,不明江一到底何意,江一淡淡勾笑.

"想想看,你之瓶頸."

江小玥又是一愣,緊接著卻又突然若有所思一般,腦海之中突有思緒閃現.

"哥,你是說,魂修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但是,卻要從人性的七情六欲入手?"

"對!"江一點頭,將手中畫筆遞給了江小玥."若是七情六欲都把握不好的話,魂便太過于單一,單一的魂又有什麼用?畫不出七情六欲,世間冷暖,又如何做到畫筆空靈?沒了空靈的畫,便沒有絲毫的意義,更別說以魂生魂了,我突然明白了,為何以畫入修的魂修強者皆是白發人,有了人生閱曆,有了生活感悟,畫出的畫,才更加真實,喏,你來試試吧,我幫你研墨……"

可這話剛剛說完,江一面目之上的表情卻是凝固了,江一有些略懵,卻又在片刻之後反應了過來,這是進階的征兆!

不由得,江一心中大喜,只要進階成功,自己重回煉精化氣之旋照境,就又一次的踏入這真正意義的修仙者行列,慌忙在這畫室之內盤膝坐下,那周圍便已然有靈力湧動,自江一百會,納入周身之中!

江小玥頓時也是反應過來,知道自己的那個"小戰神"哥哥,馬上就要回來了!頓時放下了畫筆,為江一護法.

江一的體內,此刻那靈力似乎流轉在周身之後,不斷的向腦海之處彙集,江一知道,器修所修靈力納于丹田之中,而魂修修為,卻是容納在腦海之處,此刻,他所凝結的,正是魂修的魂力!

一般來講,器修和魂修是兩個單獨的個體,修煉起來需要各自修煉,可若是調和有度,配合功法,便可靈力化氣上湧為魂修所需之魂力,魂力化液下行為器修所需之靈力!

除了高階功法,一般來講,兩種修為同行提升的幾率很是渺茫,也造就了很多只有器修強大的強者或是只有魂修強大的強者橫行于世!

而真正能夠做到器魂雙修的超強修仙者,畢竟還是少數,又能修魂,又能修器的人,畢竟太少了……

魂修所修為靜,修仙者多有殺戮之輩,本就性情暴躁,又如何靜心?

像江一修習的功法,器修為冥劍真絕!實實在在的天階器修功法,雖然殘缺不全,只有一冊在手,卻已經足夠在同級之中碾壓群雄!

器修為丹青,卻只是人階功法罷了,可這人階的魂修功法,卻已然是江家搜遍西北能夠找來的最強魂修功法了!

畢竟,魂修太難,地階以上功法,恐怕在鬼神大陸第一勢力團體"鬼神塔",都不見得超過十冊!

能夠排名天,地,人三階的功法,皆是有了能夠讓使用之人器魂雙修的資質,效果高低說話而已.

看起來雖然很容易,可整個大陸,各類魂修,器修功法,戰技約莫著有百萬冊,能夠排名天,地,人三階的,不足千本,其余皆為不入流……

尋常修仙者,恐怕窮極一生,都未曾見到過人階以上的功法,戰技!

"煉精化氣,一心一意,沉心靜氣,致虛極,守靜篤,自然而然達成,運氣往返成循環,源源不斷,生生不息!心無雜念,而後無七情六欲,忘我之境,全在己心."

江一默默的在心中沉念,自己的意識似乎在這一瞬間變得有些恍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沉心靜氣,魂精往返……

江一的魂,似乎歸于虛空之中,一道道鴻蒙之氣似乎納入了江一的魂體之中.

外界,江一的氣勢突然拔高,從修靈境踏入修真境的改變,讓得那畫室之外祥云籠罩,刹那之後,悄然消散……

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卻是實實在在的在西北雪域,又多了一個煉精化氣之人.

"旋照境……"

江一睜開雙目,精光閃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