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星芒劍現!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兄,你我空手搏斗?還是用以刀槍棍棒?"

靈塵站在高台旁邊武器架子之旁,其上擺有諸多未曾開鋒的刀劍長槍,供以族中子弟打斗之時隨時取用,畢竟刀劍無眼,用自己的,難免傷了對方而傷了和氣,而未曾開鋒的,反倒無礙了.

江一輕舔嘴唇.

"你我皆是劍修,就用長劍吧."

靈塵點頭,順手抄起一柄狹長的劍拋向江一,江一正要伸手接過,似乎受到體內什麼東西排斥似的,那已然到了近前的長劍突然發出"鏘鏘"幾聲,竟是在刹那之後變得扭曲,掉落在地……

靈塵愣住,而江一不由得伸出雙手,不明白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而正是伸手之間,那點點亮黃色的熒光突顯!

片刻之後,竟是形成了一柄長劍,劍周星光流轉,鋒銳的劍鋒之上,寒意炸現,而緊接著,劍身竟然生出一股暖意,順著江一的手掌,遍布江一的周身!

丹田之中,靈力似乎受到了這長劍牽引,瘋狂的運轉!

"星……星芒劍?!"

江一瞪大了雙眼,只是記得這星芒劍跟自己一同來到了這個世界,卻不曾想竟然融入了自己的體內,在自己取用的時候竟然直接閃現?

靈塵也是眨了眨眼.

"這怎麼回事?這劍……"

江一輕搖了搖頭,似是解釋.

"我倒忘了,我那傲龍劍雖然丟了,卻意外得了這星芒劍,看來,塵兄還是要討來一柄靈劍與我比試了……"

靈劍的標准並不高,只要有劍意流轉,只要能夠增加主人的戰斗力,皆能算為靈劍,只不過,像傲龍劍,紫皇劍,邪殺劍這三柄,已然登臨了靈劍的巔峰,或許有神鐵輔助,神匠鍛造的話,能夠更進一階!介時,這劍的威力,必能倍增!

可能被冠以靈劍之名的,已然並非普通刀劍那般簡單,靈劍便如精鋼,普通刀劍,便是凡鐵,靈劍能削鐵如泥,普通刀劍……只有被削的份.

而星芒劍,現在看起來,星芒劍意流轉,就算不能媲美當初的傲龍劍,也已然想差無多.

靈塵的父親一見這等情況,直接伸手甩出了自己的佩劍,雖然不能與紫皇劍同列名劍之列,卻也同樣可以問鼎靈劍之巔.

"這星芒劍,看起來倒是足以媲美傲龍劍,一兄,請!"

靈塵面色已然肅穆,比武就是比武,必然要認真起來才行,而江一也是生出了一股傲意,來自骨子里的傲意,無論江一,還是江易,皆是要強之人,且江易名震西北,為西北年輕一輩第一人,自然而然的也就引導了江一的脾氣!

兩人不再多言,直接動手,那身型游走之間,一個仿若下山猛虎,一個宛如游走靈蛇,彼此纏斗,一時間不分上下!

江一雖然第一次在這個世界戰斗,可有江易的戰斗意識引導,雖然修靈境,卻是暫戰修真境而不敗!

或許,也有星芒劍的原因吧.

畢竟,星芒劍每一次劈砍,都能讓迎上來的靈塵頗為費力,江一走的霸道路線,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講究一力破百會!

而靈塵講究游走輕靈,戰斗的時間越長,對他便越為有利,仿若靈蛇纏繞,又如靈蛇滑順,越是著急的劍反而越是刺不中靈塵的身軀,看起來雖然躲避為主,可只要對手在戰斗之中暴露了一絲半點的破綻,便是靈塵出手用以殺招之時!

靈塵講究的是,一擊必殺!

說是切磋,其實兩人已經完完全全的動了全力,他們不得不如此,也都有自己的小心眼藏在其中.

以往,江一雄居西北年輕一輩第一,靈塵只能屈居第二,可現在不一樣,江一修為大損,或許這就是他登頂第一的機會!

而江一,卻一直都在試探,動用全力才能更持久的戰斗,戰斗的時間越長,越能印證自己的猜想.

可事情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靈塵並未露出那黑衣蒙面人的任何戰斗技巧,這種東西關乎習慣,就算隱藏的再深,時間久了,也會不自然的暴露出來,可是,靈塵這里並沒有.

那黑衣蒙面人的身法蹩腳之中略帶熟悉,卻基本可以確認,應該並不是靈塵,那到底是誰?倒是讓江一有些琢磨不透了.

那靈塵手背上的紅痣,江一也看了個真切,只不過,比之江易記憶之中的那個手背的紅痣似乎小了一些,而且,那個的似乎也沒有靈塵手背的這個那般豔紅.

戰斗之中,江一已經分了心,原本,有五成猜測凶手有靈塵,可此刻,這種猜測已然不足三成.

剩下的三成之中,有紫皇劍的原因,畢竟紫皇劍是靈家的象征,丟的太過輕易,江一怎麼可能不起疑?可那動手的兩人又都不像是靈塵.

江一手中的動作越來越亂,終于,靈塵手中長劍一挽,避過了江一手中星芒劍!那劍尖,已然指在了江一的咽喉之前,寒芒炸現,一股森涼,已然在江一的脖頸之間流轉.

靈塵略有皺眉,反手收回手中長劍.

"一兄,你怎麼回事?就算你現在只有靈體十階,也不可能被我這麼快打敗吧,戰斗之時,可容不得分心!"

江一回神,同樣後收了自己的星芒劍.

"突然想起一些事情,這次的切磋,就此結束吧,算我輸……"

這三個字剛剛說出,江一的腦海之中似乎就有一股不岔之意出現,似乎很是反對江一這個決定一般,畢竟,只要這句話說出口,以後,西北雪域年輕一輩第一人的位子,便落在了靈塵的手中.

靈塵此刻沒有絲毫的雀躍,這樣的贏,可並非他想要的結局,靈塵可以說就是一武癡一般的存在,就算此刻江一懷疑他,可只要戰斗起來,真要比起誰是年輕一輩第一人的話,靈塵還是不希望有任何的放水,贏就是贏,輸就是輸,而並非現在這般因為戰斗分神而贏.

雖說真正的戰場之中,只有生死,輸的代價就是死亡,勝者才有說話的權利,可這也依舊不是靈塵想要的結局,還有一個原因,江一和靈塵,本為摯友,幼年交心,哪怕江一懷疑靈塵,靈塵也未有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