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大靈劍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不由得為之側目,眉頭已然輕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著此刻已經滿目怒意的靈塵,不由開口.

"丟了?怎麼會丟?紫皇劍,不是你們靈家傳家之劍麼?"

江一的聲音之中,聽起來似乎有點陰陽怪氣,並不怪他,只是那一團記憶作祟,已然又一次影響到了江一,若不是江一強行壓制,此刻恐怕早已劍拔弩張,沒有了現在的平心靜氣!

靈塵眉頭一挑,也是聽出了些許不尋常的意味,其話語之中,似乎略帶審問之意,一開始直接開口的話語之中,便已經挑明了有詢問紫皇劍的意思!

靈塵轉瞬之間收起了笑意,被懷疑的滋味可並不好受.

"易兄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懷疑我是傳聞之中殺害易兄之人?"

江一未曾說話,可越是這樣,卻讓人越是覺得江一肯定的意思,靈塵的父親一開始的時候只是單純的認為江一前來是與靈塵切磋,卻不曾想到了現在竟然演變成了問罪之意?

靈塵的父親也是皺起眉頭,緊緊的望向了江一!

江一哈哈一笑.

"不不,我只是有些好奇,為何靈家紫皇劍會丟?"

江一又不傻,之前那記憶之中暴戾的波動引得話語之中有了些許不尋常的情緒,已然引起了靈塵的不快,若凶手真的是靈塵,那暴露太多只會打草驚蛇,若不是,自己現在暴露的多了,日後找出凶手之後,他們兩人的關系,也就黃了……

"我也不知,紫皇劍一般情況下皆是我貼身攜帶,只是九日前,我醉酒之後,回房休息,睡醒之時,紫皇劍便丟了,當時,我也曾尋找,卻是時至今日都未曾尋回……"

江一暗暗記下,這件事情不簡單,自己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個蛛絲馬跡,轉念之間,江一突然開口.

"不僅僅紫皇劍,我的佩劍傲龍,也丟了……"

西北雪域,兩大天才,三大靈劍!

兩大天才分別是江易和靈塵.

三大靈劍,一為江家傲龍劍,傳與江易,現已丟失,一為靈家紫皇劍,丟失之事是真是假還有待考究,一為距離他們萬里之遙陳家的邪殺劍!

"傲龍劍也丟了?"靈塵勃然大怒,一拍桌案而起身."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竟然偷了你我兩人的佩劍……"

江一時時刻刻的看著靈塵的表情變化,很是自然,沒有一點什麼不尋常現象的存在,一時間也是不知到底該怎麼調查了.

江易的那團記憶不斷湧現,甯可錯殺一萬,也不能放過一人的念頭不斷的在江一的腦海之中浮現,江一不由心生怒意,自己,又怎麼能被這團記憶擺布,自己,才是這具身體的主導,才是這具身體真正的主人!

可雖是如此,江一依舊開口詢問.

"對了,塵兄,可否告知當日誰人與你喝酒?"

他知道,想要完整的消耗掉那團記憶對自己的影響,唯有為江易報了仇!

"易兄……"

靈塵的話剛剛說出,卻被江一伸手攔住,靈塵一頓,只聽江一開口.

"我已更名江一,塵兄還是不要叫我原來的名字了……"

靈塵不明所以,可江一都這般說了,還是在生澀之後改了口.

"那好,一兄的意思是,懷疑與我喝酒之人有問題?"

江一淡笑.

"我可未曾這般說,不過,塵兄還是回答我的問題比較好,有些事情,弄不清楚的話,對你我,都不太好……"

靈塵皺眉沉吟.

"當日與我喝酒之人……離天宗宗主李天,還有他們宗門之中四大長老."

江一又是暗暗記下,隨後這些事情,他都是要一點一點的弄清楚,才好繼續下定論.

那黑衣蒙面人的身手不斷回蕩在沉思的江一的腦海之中,無論怎麼看,似乎都有點眼熟,又似乎有點蹩腳,似乎刻意的去學習別人的戰斗方式,又或者刻意的想要隱藏自己,江一起身,伸手與偏殿大門.

"塵兄,最近修為有些滑落,還請塵兄指點一二,助我破階!"

江一更多的,只是試探,靈塵的戰斗慣性雖然江易的記憶中殘存了許多,可畢竟當初自己並未在意,如今出事了,引而帶入,才是最好的辦法!

靈塵並未推辭,見江一這般說,未曾過多思索便站起身子.

"好,那便,得罪了……"

靈塵的父親尚有疑慮,想要攔下靈塵,以他數十年的處事經驗,又怎麼聽不出江一到底何意?每一句話聽起來似乎並不搭調,可卻實實在在的皆有試探之意!

"塵兒,你……"

江一頓住腳步,靈塵轉過頭看向自己的父親,片刻的甯靜之後,江一同樣側身.

"靈伯伯若是反對,那便算了."

江一這般說,可謂極為刁鑽,已然不曾再給靈塵的父親留一絲半點的退路,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

你不打,我就懷疑你,而你又不能留我,只要把我留下,我完全可以確定,你們就是殺害江易的人,介時,江家和靈家開戰,生靈塗炭是小,兩家滅門,也並非不可能之事.

"不不,我是想和塵兒說一下,畢竟江賢侄看起來身體狀況並不好,修為似乎也滑落到了靈體十階,我是與塵兒說一聲,千萬不要下了重手……"

他能看出江一此刻的真實修為,可靈塵卻是看之不出,此刻亦是大驚!

"靈體十階?!怎麼可能?就算晉級失敗,也不會掉級吧?"

靈塵的記憶之中,江一可是比他還要天才的天才,西北雪域,他們這同齡人一代之中,自己穩居第二,而江一,穩穩的可以居于第一……

可此刻,江一怎麼會滑落到了靈體十階?

"沒事,過段時日,或許就恢複過來了."

江一,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在江易的記憶之中,修煉的方法,還有江易曾經翻閱過的典籍皆是繼承到了江一的腦海之中,他亦深知,晉級不易……

江一又是淡淡一笑,又是伸出手.

"請吧,切磋一二,或許能助我直接晉級……"

靈塵鎖眉點頭,與江一一起,踏出了這偏殿大門,而那江家三十騎依舊一動不動的聳立在哪里.

不遠處,演武場之上,江一和靈塵,已經准備就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