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紫皇劍,丟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慢慢的適應了這個世界,他不得不如此,事情已然到了現在這種局面,若是不順命而為,還能怎樣?

想要活著回去,唯有逆天!

若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天難逆,可在這里,天亦可欺!

又是一日清晨,江一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像門外走去,自己腦海之中那團屬于江易的執念很深,深到足夠影響江一的思緒.

思緒之中,江易把那人當做殺人凶手,已經沒有了半絲好感,或許,會蒙蔽一個人真正的為人,他總不能想辦法把這印象中的幾個人全部殺死吧……

江一有感覺,這件事情很難辦,想要調查出來真相很麻煩,唯有一點一點的抽絲剝繭,尋找證據.

凶手有兩個,一人是殺江易之人,一人是纏斗江易讓他疏忽之人,猜都不用猜,這兩人必是同伙!

可思緒之內,那道出手殺了江易的人,竟然是江易幼年之時最好的朋友,滋臨江家駐地的靈家長公子,靈塵!

因為,在江易死亡的之前,劍刃劃過他脖頸的時候,他看到那凶手手背之上的紅痣,又看到了那吞吐著紫色火焰的紫皇劍!

紫皇劍,是靈塵的佩劍,而那紅痣的位置,正是靈塵胎記的位置!

或許……

靈塵,便是凶手!

至于出手殺掉江易的目的是什麼,江一不知……

可江一知道,自己必須先下手為強!雖然自己交代了下去,自己回來的事情,暫時不要宣揚,可一旦傳播了出去,或許出手殺掉江易的人會再一次想辦法出手,敵暗我明,江一的處境,相對來講可並不安全.

能夠一擊殺掉江易的人,也必然能一擊殺掉他江一……

其實,江一這幾日分析來看,靈塵有可能是凶手,也有可能並不是,畢竟當時的江易是煉精化氣之旋照境,靈塵與之同級,做到瞬殺,很難!

此刻,江一想要做的,便是去靈家,打探一下看有沒有什麼證明靈塵就是殺人凶手的證據!

江易的劍,神秘失蹤,可江一來的時候,卻帶來了星芒劍!雖然他並不知道此刻星芒劍其實就在他的周身之中!

江一此刻還在思索著什麼時候尋找那片冰原,把長劍找回來,畢竟那是跟著自己一同過來的,或許會成為他回去的關鍵!

江一一腳踏出房門,似是隨口下令.

"江家護衛軍,點兵三十人,和我出去一趟!"

那守護在江一門前的一個侍衛點頭應下,不足刻許,便已然帶著三十江家護衛軍,跟在了江一的身後!

江一失蹤的消息大家都知道,江家之內,也是少有人知,此行,若是獨往,那靈塵是凶手的話,自己處境堪危……

"走,跟我去一趟,目標靈家!"

江家護衛軍未曾有一人多說話,該問的問,不該問的不問,這是參選江家護衛軍的最基本條件!他們的職責,只有無條件的服從江家嫡系的命令!

江一抬步在前,江家護衛軍分做左右兩隊,跟在江一的身後,在駐地之內尋來馬匹,橫穿江家駐地,不顧駐地之內人員的目光,正午之前,已然到了靈家駐地的邊緣!

江家和靈家駐地交界的地方,是一片荒地,荒地中央,為一堵高牆,有幾個門洞供兩家交往通行,北為江家,南為靈家.

此刻,巡防之人見有馬隊從江家之內奔襲而來,皆是轉身,板著面孔詢問.

"什麼人!"

揚塵過,江一一夾馬腹,馬匹緩緩停在了兩家交接的一片荒土之前.

"江家,江一,來找老朋友……"

那靈家巡防之人定眼一看,先是一愣,又是慌忙欠身行禮!

"參見江少爺!"

"我們能進去了麼?"

江一並未過多的廢話,直接開口,那靈家的巡防之人那敢攔他?慌忙讓開道路,供江一通行!

江一淡笑之間,帶著三十江家護衛軍,絕塵而去!

那巡防之人竊竊私語.

"江家二少回來了?怎麼可能?前段時間不是說江家二少被暗殺了麼?"

"是啊,我也聽說了,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說江家連尸體都沒有找到,沒想到江二少回來了,若是知道是什麼人做的,恐怕咱們西北雪域,短時間內再難安甯……"

"行了行了."一中年男子開口."這那是我們能擔心的事情?畢竟都是傳聞,誰知道是真是假,不過看起來江家已經對江二少進行保護了,出門都有三十騎強兵跟隨……"

……

靈家,嫡系血脈所居之地.

靈塵正在靜修,突然有人傳來消息.

"少爺,江家二少來了……"

靈塵閉目之中,突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一抹精光閃過,似有興奮流轉,似乎還有些許其他的意思,不過稍瞬即逝,看之不出……

"江易回來了?"靈塵一躍而起,淡笑之間與那傳信之人開口."走,帶我去找他!"

此刻,江一正在偏廳喝茶,靈塵的父親親自陪同,這已然,是很高的榮耀,江一帶來的三十騎就在偏廳之外,整整齊齊的列在那里,只要江一一聲令下,片刻之間,他們便能沖進來!

靈塵來了,人未到,聲先行.

"哈哈哈哈,易兄,原以為你已然故去,我正勤思苦練,欲要找出凶手與你報仇,不曾想你活著回來了!"

說到這里之時,靈塵已然踏步進入了偏廳之中!

"不知易兄可知道,是何人于你暗下殺手,你我聯手,將其碎尸萬段?!"

江一並沒有起身,依舊是端坐在靠椅之上,吹著杯中漂浮在茶水之上的茶葉,略有笑意.

"塵兄那里得知我被人下了殺手?明明是傳聞,哪來的什麼凶手?"

聲音之中聽不出什麼,可依然暗藏玄機,巧言相問,為的,便是在不注意之間,或許會有些許被說漏出來的證據,哪怕只是猜測,可面前這人嫌疑最大,就算是摯友,為了自己的安全,也不得不防!

"皆是道聽途說罷了……"

靈塵話語一滯,卻是轉瞬之間恢複了笑意,與自己父親打了個招呼,便坐在了靈塵的身側,自顧自的取來一茶杯,為自己倒滿了茶水……

江一又是輕抿一口.

"此次前來,是有些許修煉上的瓶頸,我這想來想去,附近,你我修為最為相仿,便只能親自走一趟,來與塵兄切磋一二,請塵兄祭出紫皇劍,不吝賜教才好……"

靈塵又是一頓,雖是抿著茶水,可一股莫名的情緒,已然湧上了靈塵的眉角.

"紫皇劍?紫皇劍,丟了……"

新書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