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江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冰川之中,一道身影蜷縮在雪層之上瑟瑟發抖,目光之中,充斥著濃郁的求生欲望,奈何此刻的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做其他的任何掙紮,還支撐他活下去信念的,只剩下一個.

回家!

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記得自己在虛擬網游"鬼神法則"之中被人追殺,一百多級的等級被一個技能鎖定,在自己強行下線的時候,等級一次性掉落到了十級,還沒來得及從游戲艙之中爬出來,卻是眼前一黑,一陣精神恍惚過後,再看到面前的景象之時,便已然到了這冰川之中,衣著依舊是在他躺入游戲艙之前的那一身夏季的休閑裝,只不過,多余的是,有柄長劍,跟著他,一同到了這莫名其妙的地方.

長劍,正是他"鬼神法則"游戲中的佩劍,也是整個"鬼神法則"之中唯一的仙品長劍,正是因為這長劍,才導致了他被諸多勢力的追殺.

"我是誰……"

男子無力的喃喃,他的目光略有渙散,試圖想要在說話時強打起一些精神.

"江一?江易?我是誰?"

自從到了這里,似乎有一道意識便進入了他的腦海之中一般.

意識簡單的告訴他,這里是鬼神大陸,一個"鬼"和"神"並存的大陸,那道意識叫江易,意識告訴他,給他報仇,意識告訴他,想要回去,或許唯有證仙……

"我是江一,沒錯,我是江一!我要回去,我要活著回去!"

江一努力的嘶吼著,強打精神想要站起身子,努力了一下,卻又不得不蜷縮而下,他的身體已然僵硬,再也讓他不能有丁點的移動.

江一有些絕望了,單薄的衣衫,根本就不知是什麼地方的冰原,或許等待他的,唯有死亡.

……

"哥!你在哪?"

"少爺!少爺你在什麼地方?"

……

遠方,有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江一想要發出聲音讓人來救他,卻是無論怎麼張嘴,都發不出一絲半點的聲音了……

可求生的欲望在一瞬間被激發,江一努力的抬起手臂,緊接著,便又無力的摔落而下,好在,似乎有人看到他了,在江一的意識即將消散的時候,他看到一個身著紅裝的女子踏著碎步跑了過來……

那面孔,似乎有些眼熟……

江一感覺的到,一個溫暖的懷抱將他抱在了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一股暖流瞬間流淌在了江一的周身,在昏迷之中,江一也是舒舒服服的打了個哆嗦.

若隱若現一般,那聲音似乎說.

"快,快把二哥帶回去,小心點……"

隱隱約約,江一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知覺.

沒有人發現那已經被掩埋在雪層深處的長劍,此刻,眾人都忙碌著抬起江一僵硬的身軀,准備帶回江家,誰都沒有發現,那被掩埋的長劍突然消散,化作點點星光一般,流轉在天地之間,轉瞬之後,便又星星點點的隱入到了江一的體內.

就連江一自己,都未曾發覺自己體內的變化,或許,此刻江一已然垂死,已然沒有能力去顧忌這方面的事情了吧……

再之後發生了什麼,江一再也不得而知,只不過,當江一又一次蘇醒的時候,躺在一綾羅帳內,四下無人,江一的頭突然一陣刺痛,大量的信息湧入了江一的腦海之中,江一痛苦的想要顫抖,卻是連顫抖的力氣都沒有.

所有的信息,都是來自江易的記憶,記憶之中充滿戾氣,記憶並不知道最後暗殺江易的人到底是誰,只不過,已然列舉出了幾個人,或許,這幾個人的其中一個或是幾個,就是殺掉江易的凶手,江易希翼著江一給他報仇!

江易的身份是江家二少,只不過,這個位子,現在已然被江一頂替.

大腦一陣刺痛之後,江一滿頭冷汗,小心翼翼的向四方觀望了一圈,除卻奢華,在江一能夠想到的詞組之內,再也沒有第二個可以用以形容自己看到的景象了.

他一時間還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莫名其妙之間,來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

這里,以武為尊……

這里,拳頭,就是法則!

江一動用著自己體內為數不多的力量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有些絕望了,不是做夢,這一切,歸根到底,還是真的……

他要回去,他要知道當年父母失蹤的真相,而且,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還有太多的事情,無論如何江一都無法割舍!

而那記憶似乎知道江一的想法一般,只是給出了他或許是唯一能夠回去的哪一條路徑.

唯有證仙!

仙是什麼?江一有些模糊的想象,可記憶告訴江一,這里的仙,並非他想象之中的那種仙.

這里的仙,是能夠毀天滅地,破碎虛空的存在!

這里的仙,是至高無上的象征,代表著鬼神大陸的王權!

證仙很難,難到讓江一有些絕望,記憶中的江易驚才絕豔,在十六歲,也才煉精化氣之旋照境,和仙比?仿若云泥之別,泥,還是那種溝槽中的臭泥……

按照這個速度的話,自己就算再快,就算沒有瓶頸,豈不是也要等到百十歲?

這樣來說的話,那就算自己證仙了,就算自己回去了,已過百年,早已物是人非,那自己回去,還有什麼意義?

萬念俱灰.

此時,這個詞最適合形容江一此刻的狀態,江一很絕望,不過,在記憶的翻找之中,似乎有的仙人可以逆亂陰陽,可以改天換地,或許唯有那種層次,就算已過百年,千年,萬年,再回去之時,也依舊是自己離奇離開之日……

江一強打著精神,這是支撐他唯一的信念,至于江易的仇,自己似乎並不想報,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弄到這里,為何要多給自己找那麼多麻煩?江易死了,又關他什麼事?自己又有什麼義務一定要幫他報仇?

正在這般思索著,腳步聲突然從門外傳來,距離屋子大門似乎越來越近,只見一紅裝女子此刻正笨拙的端著一個黑色的陶碗走了進來,一股濃郁的藥味,便已然在這紅裝女子進門之後的片刻,彌漫在了江一的鼻息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