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98節:第8章 真龍轉生(1)
第8章

真龍轉生

蘭德走在護法身旁,感到雙腿僵硬而緊張。自己挺起胸膛去面對。對嵐來說,這很容易吧!玉座猊下召見的不是他,他也不必為了自己是否會被馴禦,或者受到更糟糕的待遇而憂心。蘭德覺得自己的喉嚨里仿佛哽著什麼東西,縱使拼命想咽下去,卻怎麼也辦法,反而讓自己的感覺更加糟糕。

走廊里到處都是匆忙來往的人。仆人們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佩劍的戰士也比往常來得多。幾個小男孩拿著練習劍,跟在大人們身邊,模仿他們走路的樣子。沒有什麼戰斗後的痕跡,但就連孩子身上都多了一絲警覺的氣氛,成年男子機警的樣子則更像是一只等待鼠群的貓。

印塔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蘭德和嵐,那幾乎可說是一種不安的眼神。他張開嘴,似乎想對他們說些什麼,但直到兩人從他身邊走過,他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高瘦、氣色差的卡金,看到嵐和蘭德走過來,便高舉拳頭大喊,"台沙馬吉爾!台沙曼埃瑟蘭!"那是"馬吉爾之血、曼埃瑟蘭之血"的意思。

蘭德被他嚇了一跳。光明啊,他為什麼要這樣說?不要做傻事。他告誡自己。這里的人都知道曼埃瑟蘭。他們知道每一個與戰爭有關的老故事。該死,我必須注意自己的儀態。

嵐舉拳應答,"台沙夏納!"

如果他現在逃走,能不能藉助擁擠的人群掩護自己,搶到他的坐騎?如果她派追蹤者來抓我……每多走一步,蘭德都覺得更加緊張。

當他們接近女宿區的時候,嵐突然說道,"貓舞于庭!"

蘭德吃了一驚,急忙按照嵐之前的訓練做出這個行走姿態——挺直背脊,放松每一塊肌肉,仿佛頭頂正有一根線吊著他。這是一種樣子有些閑散,甚至是有些傲慢的走路姿勢。蘭德知道自己的樣子看起來很放松,但他的身體絕對不是這種感覺。他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正在做什麼。兩個步調一致的男人很快就走過了最後一道走廊。

女宿區入口處的女子們平靜地看著兩人靠近。她們之中有一些坐在桌子後面,正在檢查一些賬目,偶爾還會做一下記錄;另一些人則忙著刺繡和針線活兒。她們之中,有身穿綢衣的女士,也有穿著制服的侍女。入口處的拱門大開著,除了這些女子以外,再沒有其他的守衛。這里不需要守衛,沒有任何夏納男人會在未經邀請的情況下走進這道門;但所有夏納男人隨時都准備著在需要時保衛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