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95節:第7章 血呼喚血(10)
蘭德盯著朋友的後背,看了半晌,突然笑了起來。"你想不想聽聽她對我說了什麼?我說的是那個醫務室里的兩儀師。你看見她個子有多高了。她和大多數男人一樣高,要是她再高一掌,她就能平視我的眼睛了。那時,她從上到下打量了我半天,然後嘀咕著說:'個子夠高啊!我十六歲的時候,你在什麼地方?我三十歲的時候呢?'然後她就不住地發笑,仿佛她剛剛說了個笑話。你想她是什麼意思?"

佩林拿出一件乾淨的襯衫,瞥了蘭德一眼。蘭德看著他魁梧的身軀和濃密的卷發,覺得站在面前的好像是一只受傷的熊,一只被他傷害的熊,而他卻不知道傷害是怎樣造成的。

"佩林,我……"

"如果你想拿兩儀師開玩笑,"佩林打斷他,"那是你的事,大人。"他開始將襯衣的下擺塞進褲腰里。"我沒有花很多時間去學會……幽默,是這個詞嗎?我只是一名笨拙的鐵匠,也許我擋了什麼人的路了,大人。"他從地板上拾起外衣,向門口走去。

"該死,佩林,我向你道歉。我很害怕,我想我陷入了麻煩,那麻煩也許過去了,也許還在纏著我。我不知道,我不想連累你和麥特。光明啊,昨晚,所有的女人都在找我,我想那是我麻煩的一部分。還有莉亞熏……她……"蘭德揮了揮手。"佩林,相信我,你不會想惹上這些麻煩的。"

佩林停下腳步。他仍然朝門口站著,只是稍稍轉過身,讓蘭德能看見他一只金色的眼睛。"找你?也許她們找的是我們三個人。"

"不,她們只是在找我。我希望她們的目標不是我,但我知道事實和我希望的完全不一樣。"

佩林搖了搖頭。"不管怎樣,莉亞熏想抓我。我知道,那是我親耳聽見的。"

蘭德皺起眉頭。"她為什麼……?但這並不要緊。看著我,佩林,我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佩林,我不是你說的那樣。現在,能不能告訴我關于麥特的事?"

"他睡著了。莉安……那個兩儀師說他再過一兩個小時就能下床了。"他不安地聳聳肩。"我認為她在說謊。我知道兩儀師從不說謊,你永遠也抓不到她們的把柄,但她就是在說謊,或者至少是隱瞞了一些東西。"他停頓了一下,側目看著蘭德。"你說的那些話,並不是你的本意?我們會一起離開?你、我,還有麥特?"

"我不能,佩林,我也不能告訴你為什麼。我必須一個人離開……佩林,等等!"

房門在他朋友身後砰的一聲關上了。

蘭德倒在床上。"我不能告訴你,"他喃喃地說,一拳擊在床板上。"我不能。"但你現在可以離開了,一個聲音在他的腦海中回蕩。艾雯會沒事的,而麥特也很快就能站起來。你現在可以離開了,不要等沐瑞改變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