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64節:第5章 夏納的暗影(7)
"但願他能做到,也許要他停止喝水還更容易一些。"

"確切地說,他想擺脫兩儀師。"沐瑞有些憂郁地笑了笑。"如果能給蘭德一個機會,讓他把兩儀師甩在身後,還能跟朋友們再相處一段時間,他會像麥特一樣渴望這樣的機會。"

"但他怎麼能把兩儀師甩在身後?你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我們現在不能失去他,沐瑞。"

"我不能一路上跟著他。"從法達拉到伊利安是一段漫長的路程,但他已經走過相當長的路了。"他必須有一段擺脫束縛的時間。我不能幫他做什麼,我已經把他們的舊衣服全都燒掉了,因為他們穿過的衣物有太多機會被敵人利用,不能讓他們因此而受到追蹤;而另一個威脅現在則被鎖在這里的地牢中。"玉座頻頻點頭,並用疑問的眼神望著沐瑞,但沐瑞並沒有絲毫的停頓。"我將竭盡所能,保證他們一路平安,史汪。當蘭德在伊利安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在那里,我會見證他將號角呈獻在九人議會和集議團面前。我會見證伊利安發生的每一件事,史汪,無論是誰擁有瓦力爾號角,伊利安人和大部分參與大獵捕的人都會追隨他,哪怕那個人是龍,哪怕他是暗帝巴爾阿煞蒙。那時,在諸國開始對抗真正的轉生真龍之前,他將不再需要去聚集一批追隨者,他將擁有一個國家和一支軍隊。"

玉座倒坐在椅子上,但很快又傾身向前。疲倦和希望都鮮明地在她的身上顯現。"但他會承認自己的身份嗎?如果他害怕……只有光明才會知道他將如何行事,沐瑞,但自稱為龍的人都渴望得到權勢。如果他不……"

"無論他是否願意,我都有辦法讓他成為真龍,即使我失敗了,時代因緣也會讓他成為真龍的。史汪,記住,他是一個時軸,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正如燈芯無法控制自己的火焰。"

玉座歎了口氣。"這太冒險了,沐瑞,太冒險了。但我父親經常會說:'孩子,如果你不去試試看,你將連一個銅板都贏不到。'我們要制定新的計劃了。坐下吧,這個計劃不是很快就能完成的,我會叫人送酒和奶酪來。"

沐瑞連連搖頭,"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如果真的有人想偷聽我們談話,並察覺到了你布下的結界,他們早就起疑心了。我們不該這麼冒險,明天,我們再想個辦法碰面吧!"而且,我最親愛的朋友,我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我不能冒讓你知道我對你有所隱瞞的風險。

"就算你是對的,但你明天早上一定要來找我,有太多的事情我必須知道。"

"明天早上,"沐瑞點頭同意。玉座站起身來,兩人再次擁抱。"明天早上,我會告訴你我知道的每一件事。"

當沐瑞走出內室的時候,莉安用銳利的目光掃了她一眼,隨後便沖進玉座的房間。沐瑞盡力讓自己的臉上裝出幾分憔悴,仿佛她剛剛承受了玉座猊下最嚴厲的譴責。玉座猊下譴責之凶狠是很有名的,絕大多數的女子,無論她們的意志多麼堅定,在被玉座猊下責罵過後,無不眼神呆滯、雙膝發軟,但這樣的神情對沐瑞來說實在很陌生,所以她看起來倒更像是在生氣。不過,這樣的表情也起了相同的效果。沐瑞匆匆瞥了一眼接待室里的眾人,她發覺在剛才那段時間里,有人離開了房間,也有別的人走了進來。但她並沒有細看,時間已經很晚了,而在清晨到來之前,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事情要在她再次和玉座猊下碰面之前完成。